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五十章 星语殿的黑影
    水星的府邸星语殿明显比星云殿低一个档次,楼宇也没那么高,楼顶上更没有雪国明珠,但却也是庭院深深,景致宜人。

    长廊挂满了红灯笼,就像一条火红的长龙,迎接着她的到来。

    在这满目红色中,她霸气的挥动衣袖,宛若一只开屏的孔雀,若问雪国谁最美,没有谁比她更美。

    一群宫女对着她下跪行礼:“奴婢拜见水星公主,水星公主千岁千千岁。”

    只有在这里她才能感觉到自己的尊贵,才能有一种唯我独尊的超越感。她目不斜视的朝着前走,绣花鞋碾过之处,映出了一朵朵精致的莲花,这就是她的步步生莲,也只有她才能走出这样的风韵来。

    一个香包滚到了她的脚边,这是从一个宫女身上掉下来的,对方神色紧张,屏住了呼吸。

    水星好奇的捡了起来,看到那上面的图案立即大怒,一把托起宫女的下巴,发现她的脸上涂着淡淡的胭脂水粉,嘴唇的颜色也很艳丽。

    “啪”的一下,一记耳光落到了宫女脸上,伴随着水星刻薄的声音:“鸳鸯戏水?这个香包是准备送给谁的?”

    “回公主话,奴婢是绣给自己的。”

    “绣给自己的?为什么还要化这种思春妆?”

    “请公主恕罪,奴婢下次再也不敢了!”

    “来人,给我关到柴房反思!”

    “是!”

    可怜的宫女被拖走,吓得其他宫女屏住呼吸,生怕身上再会掉出东西来,谁都知道,这位主子折磨起人来很吓人。

    回到自己的闺房,水星公主从镜子里望着自己娇美的脸,各个角度观望,这面不会说谎的镜子告诉她,她是雪国最美的女人。

    最美的女人又有什么用?还不是一切都是云星的?从小到大她不过只是她的陪衬,恰如红花和绿叶。

    镜子里浮现出奥千川的身影来,他温柔的揽住她的肩膀,正当她惊喜的伸出手指时,却碰触到冷冰冰的镜面。

    我一定要做雪国女王,我要嫁的人必须是奥千川!

    她身后的纱幔浮动,一个从天而降的黑衣人出现在她的身后,她并没有惊慌,而是淡然的看了对方一眼,问道:“你的药是不是也太慢了?到现在她看起来还是没什么大碍?”

    “不可能,她用药的时间也不短了,现在也该发作了。”

    “是不是药出现什么问题了?”

    “最近她经常往元鱼果那里跑,不知道会不会发现什么?”

    “她只是去那里治疗怕光症,应该不会发现什么。”

    “据说,元鱼果给她配置了调理的药膳,你难道就这么放心这只是单纯的药膳吗?”

    “那我们该怎么办?”

    “现在已经没有时间耗下去了,必须换药,尽快了结她。”

    “不!我的目的并不想要她的命,我只想要她卧病不起。”水星的神色犹豫,摇头拒绝。

    “成大事者,必须心狠手辣,不能给敌人留一丝喘息的机会,只要她死了,翼自会协助你登上王位。”黑衣人看了她一眼,眼神中冒出一股狠劲。

    “好!”

    “这个给你,掺进米粥内不会被发现,相信你会办好这件事。”黑衣人将一个纸包扔给她。

    “你确定这个能躲过银针?”

    “五分钟内试不出来,所以要尽快让她喝。”

    “那她喝完之后......”

    “这个简单,你可以找个替死鬼,也可以......”

    黑衣人离去后,水星的眼前浮现出很多回忆的镜头,都是有关于她和云星公主的成长片刻......

    而后她咬紧牙关,握紧了手中的药包,眼睛中迸发出一股偏激的火星。

    同一时间星云殿,一个面容清秀的小宫女端上了热气腾腾的药碗,这是元鱼果为她配置的排毒药膳,还融进去了调理功能,在她接受催眠疗法的同时,她的皮肤机能也需要调整。

    “公主,请用。”

    云星公主看了小宫女一眼,她来星云殿一年多了,是所有宫女里面话最少的一个,就连说话都很简练,也从不敢抬头看主子一眼。

    “嫣儿,你是不是想家了?”

    “奴婢不想家,星云殿就是奴婢的家。”

    “如果你想家了可以告诉我,我准许你探家。”

    “谢谢公主。”

    蒲草拿出银针在碗里试探,自从知道下毒后,她的每道菜每碗茶都会用银针测试一遍。

    “没事公主,可以放心的喝了。”

    喝过药之后,云星公主用手帕擦拭嘴角,望着镜子里那张戴着面具的脸,缓缓的摘了下来,昏暗的灯光下她的肤色白透,看起来就像是古墓派的小龙女。

    蒲草爱不释眼的望着她:“公主,你真的很美,希望你能彻底甩掉面具的束缚,早日以真面目见人。”

    “这个面具我从一出生就戴着,我已经习惯了黑暗,我现在正在一点点的尝试着和光明接触。元鱼果的治疗令我很放松,我想,这样过上一段时间,我就能慢慢适应日光了。”云星公主轻轻抚摸着脸颊。

    “那个小白脸,看起来一脸的不正经,想不到还有两下子!”提起这个名字蒲草的火就腾的一下上来。

    “蒲草,我知道你讨厌他,但总不能一直把人的缺点用放大镜放大吧?”

    “哼!处处和我作对,我恨不得撕了这个小白脸的白皮!但只要他能治好公主的怕光症,我就给他鞠躬至歉,端茶送水,捶背揉肩,将他当大爷伺候一天。”

    “这可是你的说的哦,在本公主面前不可以戏言,不然,我就将你许配给元鱼果!”

    “公主你就饶了我吧,臣绝无戏言!若是嫁给那个小白脸,我们岂不是天天闹得鸡飞狗跳,不掀了房顶才怪?”

    “好了,不逗你了蒲草,你从小就跟着我,我对你的感情就像姐妹一样,我一定会为你寻一个好人家,我知道你喜欢莫荨将军,我可以回禀母后为你们赐婚。”

    这正好说中蒲草的心事,她娇羞的低下头,双手指绕着手帕来回转,然后又有所顾忌的抬起了头,不安的说道:“可是......莫荨他好像对我无意。”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