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88章 少男心碎
    何荣生拄着拐杖出去,他是想要分家,却没想过会用这种方式来达成目的。

    他紧赶慢赶追到村里的卫生室去,隔得老远就听到何大山的惨叫声,听着他老人家中气十足的嗓音,何荣生绷着的神经稍稍舒展了一些,只恨他的腿伤得不是时候,想走快一点都做不到。

    正当何荣生陷入自厌自弃的消极情绪时,一道堪比天籁之音的女声响了起来,“何荣生同志!你这是急着去哪里?要做什么?”

    秦玉英假装不知情的样子,实则她又领到了渣渣系统18188颁布的任务——送何荣生去卫生室,奖励五百颗超级水稻种子!

    系统给出的奖励十分诱人,秦玉英抵抗不住诱惑,特地从野猪养殖场绕了道跑去何友良家,绕了个大弯子才过来“巧遇”何荣生。

    面对绯闻女主角,饶是厚脸皮如何荣生都有些不好意思了,“秦玉英同志?你怎么会在这里?你跟友良叔借了车,这是要上哪去?”

    秦玉英特别热心问道:“我打算去县城一趟。你急着去哪里?要不我载你一程吧?”

    何荣生没想到秦玉英在他们俩闹了绯闻之后,还愿意主动靠近他,帮助他,这是不是意味着她对自己是不一样的呢?

    这个念头不合时宜,像极了裹了糖浆的毒药,看着很甜美,实则夺人性命。

    何荣生内心的渴望让他鼓足了勇气,抬头看向秦玉英,对上她那双纯澈的眼眸,那颗粉红色的少男心瞬间失去了跳动的能量,萎了。

    确认秦玉英对他并没有一丝暧昧之后,何荣生的理智瞬间回笼,不再对此抱任何的期待和幻想。

    何荣生解释道:“我爸不小心摔伤了,我二哥送他去看医生了。我想过去看看,不然不放心。”

    秦玉英没多问,只拍了拍车后座:“你上来吧,我顺道送你过去。”

    “这,这不太好吧?”何荣生踟蹰片刻,看秦玉英大大咧咧,丁点没把他们俩的绯闻当回事儿,顿时横下心来。

    人家小娘们都不担心,他一个大老爷们怕啥?

    村里那些爱说人闲话的,可没少在背后议论他,被人说又不会掉块肉!

    何荣生乖乖爬上了秦玉英的自行车后座坐好,快要到村卫生室的时候,他忍不住问道:“秦玉英同志,你,你有没有听说我,那个啥,要给你当上门女婿的传言?”

    “哈哈,我听过啊。但我当笑话来听的,我有天底下最最最可爱的弟弟,我家也没皇位要继承,上门女婿就是无稽之谈。我想,你应该想得跟我差不多吧?”秦玉英哈哈笑道。

    她半点没把流言放在心上,就算系统颁布的任务没有那么大的奖励,她听说合作伙伴的父亲出了事儿,怎么着也得想法子过来探望一二。

    何荣生是天生做生意的料,秦玉英还想着等他的腿痊愈后,趁着农闲再跟他合作一波,多赚一笔钱给她爸爸和弟弟购置生活物资呢。

    摸清楚秦玉英的想法,何荣生心情有些郁闷,就算他早知道人家女同志对他没半点暧昧之情,可亲耳听到对方用这种满不在乎的语气说出这些话来,心还是被狠狠扎了一下。

    秦玉英没想到她为了那五百颗超级水稻种子,又一次在无意之间狠狠伤了何荣生同志的少男心,她将人送到了村卫生室门口就走了。

    目送着秦玉英离去的背影,何荣生轻轻叹了口气,连忙拄着拐杖进去看何大山:“爸你怎么样?看起来疼得很厉害,要不你咬我的手?”

    何大山本就疼得厉害,听到老儿子这不着调的话,注意力立马被转移,怒斥道:“滚~~~!”

    这一声“滚”自带混音特效。

    何荣生没脸没皮嘻嘻笑道:“爸,我这不是怕你咬破了舌头,心疼你嘛?我是你儿子,让你咬几口啥事儿都没有。”

    何大山气得直瞪眼,恨不得跳起来狠狠揍何荣生一顿,省得他有事没事抖机灵!

    二哥何荣新没好气瞪了眼何荣生:“老三,你咋一来就惹爸生气?”

    “老二,你老子我没死呢!轮不到你教训荣生!”何大山偏心偏惯了,在两儿子跟前又特别不讲理,转而将怒火撒在第一时间送他来看医生的二儿子身上。

    何荣生看了眼委屈又可怜的二哥,不由得想起刚刚大哥何荣全的反应,顿时拉下脸来说:“爸,你别欺负老实人,刚刚要不是二哥背着你过来,你这会儿还在地上躺着呢。”

    何大山被老儿子这指责弄懵了,转头看向何荣新,动了动嘴唇却没说出一句服软的话来。

    何荣生给二哥递了个抱歉的眼神,语气凉飕飕提醒道:“爸,刚刚大哥大嫂可是跟我说了,等你回家就让你把家给分了。”

    “啥?!何荣全这耙耳朵!我咋会生出这么没出息的儿子?”何大山怒气冲天,破口大骂,因情绪过于激动扯痛到伤口,疼得他整张脸都变白了。

    何荣新一看到亲爸这么难受,当即求助一旁看好戏的医生:“丁医生,你快给我爸开点止疼药吧?”

    丁医生摊了摊手表示无奈:“我这里没止疼药,中药和西药都没有。”他是驻村的医生,本来就没多少药品。

    “二哥,你就别难为丁医生了,止疼药得去县医院买。我已经拜托人去帮忙买止疼药了。”何荣生特地请秦玉英帮忙捎一些止疼药回来,就是不想让他爸何大山遭太多罪。

    丁医生诊断出何大山断了一根骨头,他这边没什么药,只帮着何大山正骨,又开了一些他自己泡的药酒。

    何大山嘴上说着信任丁医生的医术高超,肯定能给他治好。实际上,他只是怕治病花太多的钱,说什么都不肯去县城医院。

    趴在何荣新背上的何大山,愁得不行。

    这一摔摔出大问题来了,他断了一根骨头跟何荣生一样都得养足了三个月,意味着他三个月都不能下地干活。

    家里俩儿子闹着要分家,偏生他摔断了骨头,丧失了劳动能力。他倒是想压着何荣全两口子,可他自己都伤成了这样,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累赘,不再像之前那样掌握着家里的话语权。

    何荣新突然开口,说:“爸,分家吧,我和惠香养你。”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