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477章 出事了
    第477章 出事了

    肖长生的胸口有些热,如果成了,秋月就会是他一辈子的女人。

    努力回想了一下玉儿说过的话,他深吸一口气上前,冲着赵家父母鞠了一躬,“叔叔,婶婶,这些东西还请你们收下,以后我会对秋月好的,现在没什么钱,但我有一口吃的,有一件穿的,都会留给秋月,以后我会努力赚钱,让秋月过上好日子,一辈子不离不弃。”

    顾晚柠教给他的也不是什么夸张的套话,反而是这种十分朴实的才能打动人心,赵秋月的父亲又是个秀才,他应该喜欢听这样的话,比起什么都不说,这样的话说出来加上那些足够分量的聘礼,赵家父母也该犹豫一下了。

    赵家父母听完,表情看起来果然动摇了,但是他们看了一眼身后的女儿,“长生,你是个好孩子,但秋月这孩子太犟了,我们得问问她的意思。”

    毕竟只有一个女儿一个儿子,女儿也是他们心头的肉。

    赵秋月本以为父母会答应了,没想到还在犹豫。她很想开口,可是女孩儿家太不矜持了,于是就抿着嘴紧张地等待着。

    顾晚柠见情况没有往前推动,就笑了笑,装成天真烂漫地转头看向赵秋月,“秋月姐姐,我哥哥可孝顺了,又会疼人,打着灯笼都难找的,秋月姐姐,你想给我当嫂子吗?”

    赵秋月看着顾晚柠的目光,不知道怎的,就忍不住点头。

    赵家父母本来还想再斟酌斟酌,这才推到女儿身上,没想到女儿直接就点了头。

    肖长生抑制不住地笑了起来,肖家父母见儿子高兴,也忙说道:“亲家,那事情就这么成了……”

    “等等……”

    这次开口的是顾晚柠,她将怀中的一百两银子掏了出来,放在桌面上,“叔叔,婶子,这是我哥这些年赚来的钱,我哥说了,秋月姐是十里八乡最出色的姑娘,人漂亮又勤快,谁都想娶回去,所以她值得最好的,这也是聘礼。”

    赵家父母惊呆了,一百两银子……别说在乡里,就是在城里都能拿出手了。

    加上顾晚柠说的那番话,赵家父母想着这一年来提亲的人最多也就给了五两银子,还都是些歪瓜裂枣,还口口声声说她们女儿大了,说不定有隐疾,气得他们不轻。

    肖长生这么诚意十足的一番举动,自然打动了赵家父母。

    赵父也终于开口,他看向肖长生,“长生,你是个不错的孩子,难得是当年我们拒绝了你家,你没有记仇,还拿出了这么厚重的聘礼,可见是真心喜欢我家秋月的,就冲这份心思,我和孩子她娘也不能再阻了你们,不过礼物收下了,钱你们还是拿回去吧。”

    肖家父母看到那一百两银子,脚下也有些发飘,他们怎么不知道自己家里这么多钱?

    不过眼前都是儿子女儿在说话,他们心里舍不得也不敢多说什么,害怕搞砸了儿子的亲事,和钱比起来,还是儿子的婚姻大事更重要。

    肖长生见赵父将银子递了过去,他不知道要怎么办,求助似的看向自己妹妹。

    顾晚柠就上前打圆场,“叔叔,这是聘礼,聘礼哪有收回的道理,叔叔放心,我们家日子好过了,一百两不算什么,以后秋月姐姐嫁到我们家,我哥还会给她更好的生活。”

    几番推辞下来,最终赵家还是收了银子和聘礼,亲事就这么定了下来,赵家立马用顾晚柠买来的肉和骨头做了一顿饭,留下肖家人一起用饭。

    而村子里看热闹的人也知道了肖家破落户发财了,不止发财了还花了很多聘礼把赵家那个漂亮丫头定了下来。

    肖家父母都很老实本分,赵家父母也不是什么难相处的性子,一顿饭下来倒是十分和谐,肖长生也没有刚刚紧张了,期间还在顾晚柠的授意下给赵秋月和她父母夹菜,让赵家人更加喜欢。

    两家想着孩子都大了,耽误不起,就将日子定在了秋天,满打满算也不过一个半月的时间。

    顾晚柠成了肖玉时间一长,带入了这个角色,看着眼前欢喜的场面,赵家人,肖家人都开开心心的,她心中也充斥着一股幸福感。

    定亲之后,肖长生也在顾晚柠的指点下,开始做点小生意,虽然累点,但赚得不少。

    顾晚柠开始也会帮衬着,每日和他一起去澜城。

    后来就让肖长生进城去卖,她则上山收一些山货,两人分工更快一点。

    这天,她在山里收了木耳和菌子回去,进屋没见到爹娘还觉得挺奇怪,门口路过的婶子看到她停了下来,“肖玉,你爹娘都去澜城了,你也赶快去看看吧。”

    顾晚柠放下手中的鸡食,扭头看向门口的女人,“婶子,我爹娘无缘无故地怎么去了澜城?”

    “听说是你大哥出了事,他们都去了一个时辰了,你这丫头有主意,也赶紧去看看吧。”

    顾晚柠忙擦了擦手,走到门口,“婶子,你知道我大哥出了什么事吗?”

    “这倒是没听说……”

    “谢谢了,婶子,我现在就进城去看看。”

    顾晚柠锁了门,带上家里的银子,去村口租了牛车朝着澜城赶去。

    等她到澜城的时候都已经下午了,她饥肠辘辘,也没时间去吃东西,忙打听父母和大哥的下落。

    “早上集市那边好像是出了点事情,你去那边看看吧。”

    顾晚柠冲说话的人道了声谢,忙转身去了集市。

    她离集市不远,走了十多分钟就到了,下午集市上空空荡荡的,只有几个卖竹篓的还在。

    她忙走过去,询问其中一人,“大叔,我想问问早上集市上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是发生了点事情,有个后生被打了,还被打得挺严重。”

    听到有些严重,顾晚柠变了脸色,忙问道:“那叔你知道被打的人去了哪里吗?”

    “被送去医馆了,后来他父母也过来了。”

    “被送去哪家医馆,叔你知道吗?”

    那人摇了摇头,“我没跟去,不知道。”

    “谢谢了。”

    她道了声谢,心里有些烦,澜城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找起来还挺费劲。

    她脚步匆匆地离开集市,准备一路问过去。

    白延之在澜城留不到几日了,他很快会去另外一座城市,正在处理手上最后的事情。

    带着人去府衙的时候,忽然看到了顾晚柠的身影。她行色匆匆,脸上虽然没有太多表情,但他莫名地就是觉得她有事,还是不小的事情。

    他停下了脚步,从身边的随从道:“你先去府衙交代一声,我晚点过去。”

    “大人,我得跟在你身边。”

    “我不离开澜城,无妨。”

    听他这么说,随从才转身去了府衙,而白延之则转身朝着顾晚柠的方向走了过去。

    顾晚柠从一家医馆出来,整个人都很烦躁,坐诊的大夫说是有个人被抬过来,被打得太严重了,头破血流,他不敢治,就让人抬走了。

    顾晚柠心情不好,将人骂了一顿,骂他没有医德,危在旦夕之间,行医者却想着会不会砸自己的招牌,她吵得太厉害,直接被轰了出来。

    下台阶的时候还被绊了一下,但她没有摔下去,被一只手扶住了。

    她扭头道了一声谢,然后才看到扶住自己的人是谁,她像是被烫而来一下,立马收了手。

    白延之莫名地就会把她当成顾晚柠,但是现在她突然抗拒地收手,让他回过神来,然后面色无波地将手背到了身后。

    “刚刚路过看到你,看你有些着急,没事吧?”

    顾晚柠本来很想说没事,但她现在靠着自己未必能很快找到肖长生,而肖长生很可能还危在旦夕,想了想,只能说道:“大人,又得麻烦您了,我大哥在集市上和人闹了矛盾,似乎受了不轻的伤,现在找不到人……”

    听了大概的过程,白延之安抚道:“别着急,我派人去找找看。你在这里稍等一下。”

    白延之去了一趟府衙,很快就派出了不少人。

    顾晚柠很着急,白延之也没主动和她说话。两人就这样默默地站着,直到有人回来传递消息。

    “大人,找到了。”

    白延之点头,“在什么地方?”

    “在西城路的一家医馆。”

    “好,带路。”

    说完,他转头看向顾晚柠,“走吧,过去看看情况。”

    顾晚柠“嗯”了一声,还是道了一声谢。

    “不用谢,先去看看情况吧。”

    白延之其实也有些下意识地抗拒,身边这个女子太像晚柠了,和她站在一起的时候,总让他有一种错觉,站在身边的就是晚柠。

    这种感觉既让他留恋又让他抗拒。

    留恋的是,晚柠现在不在他身边,将来也很难有这样的机会。

    抗拒的是,她再像也只是肖玉,不是顾晚柠。

    顾晚柠不知道白延之想了什么,心里只记挂着肖长生,快速跟上前面带路的衙役。

    路途不是很远,几分钟之后,顾晚柠和白延之就到了那家医馆。

    顾晚柠疾步冲进医馆,里面的情形却让她意外。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