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859章 安哲的严厉警告
    然后秦川和乔梁坐回去,安哲看着乔梁:“小乔,既然你说是数据原样复制过去的,那原稿应该是没有错的了?”

    “是的。”乔梁点点头。

    “那为何现在是这个样子?”安哲拍了一下桌子,瞪眼看着乔梁。

    “我,我也不知道,秦秘书长看完稿子,说没有问题,让我不要再改了,原样打出来,我就这么做了。”乔梁道。

    秦川这时心里有些紧张了,卧槽,不大好玩了。

    安哲看着秦川:“秦秘书长,这事你怎么看?你认为那小数点是如何不翼而飞的?”

    “这个……”看着安哲深沉的目光,秦川心里更紧张了,尼玛,自己是临时起意决定搞乔梁一下的,这样能借此让安哲出丑,还能狠狠整一下乔梁,没想到仓促之下疏忽了那原始材料,现在乔梁坚决不背这黑锅,安哲又穷追不舍,自己突然就陷入了被动。

    秦川顿时后悔,早知道不搞这一出啊,现在自己骑虎难下,不好收拾了。

    秦川脑子快速一转,事已至此,安哲显然意识到了什么,如果矢口否认,显然很难过这一关,而且还会暴露自己的意图,看来只能抵赖狡辩。

    于是秦川道:“安书记,既然小乔如此说,那看来问题是出在我看稿子的环节,应该是我看稿子的时候,不小心动了下鼠标,无意中触动了键盘,不经意把那小数点删掉了。”

    “不小心动鼠标,鼠标还得恰好在小数点那位置,无意中触键盘,还得正好触动删除键,秦秘书长,这应该是极其巧合啊。”安哲面无表情看着秦川。

    秦川心里有些发慌,强自镇静地笑了下:“是啊是啊,确实太巧合了,没想到会这么巧合,不过,想想也只有这一个可能。”

    “秦秘书长,你认为我相不相信如此的巧合?”安哲的口气有些生硬。

    秦川心里更慌了:“安,安书记,我认为你应该相信,因为这的确是巧合,虽然巧得不能再巧,可也是有这种几率的。”

    安哲干脆道:“秦秘书长,你觉得我会不会认为你是故意而为之?”

    安哲这话说的很直白,秦川一下愣了,没想到安哲直接撕开了脸。

    秦川顿时难堪,虽然自己是故意这么做的,但安哲如此说,还是让自己无法接受,他太不给自己面子了。

    乔梁心跳加速,安哲这话说的很重,看秦川如何下台。

    秦川满脸尴尬:“安书记,我是市委秘书长,我从来都是一心一意维护你的,我怎么会故意做对你不利的事呢?”

    安哲一时没说话,“啪——”突然伸手拍了下桌子。

    秦川和乔梁都吓了一跳。

    安哲接着道:“秦秘书长,你这话我十分愿意相信,在这个前提下,我当然不会认为你是有意而为之的。”

    秦川松了口气。

    安哲接着道:“所以,我十分愿意相信这是巧合,即使这巧合几率实在很低。”

    “对对,巧合,巧合。”秦川使劲点头,“不过,虽然是巧合,我还是要向安书记检讨。”

    “既然是巧合,你这检讨肯定口服心不服。”安哲似笑非笑道。

    “不不,我心服口服。”秦川道。

    “既然心服口服,那就不是巧合。”安哲又道。

    秦川一时有些发晕,不假思索道:“不不,我口服心不服,是巧合,是巧合。”

    “秦秘书长心里不服,那就是对我有意见了,有什么意见,说吧?”安哲道。

    秦川头大,尼玛,自己被安哲绕晕了,别说自己现在理亏,就是有意见也不能说啊。

    “安书记,我对你没有任何意见。”秦川道。

    “真的没有?”安哲道。

    “没有,绝对没有。”秦川道。

    “但我却对你有意见。”安哲脸一拉,不冷不热道,“秘书长同志,我希望你能清醒认识到自己的身份,明确看待自己的位置,牢记自己应尽的职责,这种所谓的巧合,我希望是最后一次……”

    秦川额头冒冷汗,安哲如此称呼自己,话里显然别有意味,虽然他没有把脸彻底撕开,虽然没有否定这巧合,但他心里应该是有数的,显然是相信了乔梁,显然认定自己在出幺蛾子,他此刻这么说,显然是对自己的严厉警告。

    乔梁此时有些惊心动魄,上次是楚恒,这次是秦川,这是安哲第二次毫不留情对待常委了。

    虽然楚恒和秦川是常委,但他们的资历显然比安哲浅多了,而且安哲级别还比他们高,他对他们这态度,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合适。

    乔梁暗暗畅快,好爽啊。

    秦川忙不迭点头:“安书记的话我记住了。”

    安哲接着摆摆手,秦川站起来神情沮丧地出去了。

    安哲重重呼了口气,接着沉默不语,脸上的神情很严峻。

    看安哲这神情,乔梁小心翼翼道:“安书记,我其实觉得秦秘书长不适合干这位置,因为他不但和你不一条心,而且还……”

    “住口!”安哲打断乔梁的话,抬眼看着乔梁,“这话不是你该说的。”

    乔梁忙闭上嘴巴。

    安哲不苟言笑看着乔梁,沉默片刻道:“你挺会配合我演戏。”

    乔梁一咧嘴:“必须的。”

    安哲接着道:“后怕不?”

    乔梁点点头:“后怕,很后怕。”

    安哲接着把稿子递给乔梁:“回去修改后重新打印。”

    乔梁接过稿子刚要走,又站住:“安书记,周末你有什么安排?”

    “周末我在办公室加班批文件,你有事?”安哲看着乔梁。

    “丰大年现在江州监狱服刑,明天我想去看看他。”乔梁道。

    “还有谁?”安哲问道。

    “我老板和孙永。”乔梁回答。

    安哲点点头:“嗯,李有为是丰大年的老部下吧?”

    “是的,他们的关系可以追溯到丰大年在三江任县委书记的时候。”

    “如此说来,李有为对丰大年倒是有几分情义。”

    乔梁笑了下。

    安哲接着道:“你为什么想去看丰大年?”

    “如果老板不去,我可能也不会去的。”乔梁道。

    “我明白了。”安哲点点头:“其实我和丰大年以前也打过几次交道,对他多少也有些了解,他在官场也算是个人物,可惜他没有管住自己的手和下半身,现在他落得这结局,也是咎由自取,既然你去看他,那替我捎句话给他。”

    “安书记你说。”乔梁看着安哲。

    安哲缓缓道:“你告诉他,保重身体,深刻反省,好好改造,重新做人。”

    乔梁点点头:“好,我记住了,一定转告他。”

    此时,乔梁意识到,李有为让自己告诉安哲去看丰大年的事,似乎还真有些必要。

    【作者***】:通知:还没有关注作者微信公众号的书友请抓紧关注:“天下亦客”,以免看不到更新或找不到本书的时候,无法联系上作者。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