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881章 认清现实
    “认清现实吧。”

    萧长歌起身拍着他的肩,哎了一声,从他身侧绕过离开。

    走远还听得见唐莫书连连呕吐的声音,看来这事儿把他给恶心坏了。

    他没想到是个男的。

    难怪这几天他去青楼,老鸨都不给他喊姑娘,让他别祸害姑娘们了。

    原来是这意思。

    “旺财,旺财。”

    唐莫书喊着,旺财快步进来。

    “少爷,怎了?”

    “你说,外面你是不是传闻我有龙阳之好!”

    唐莫书紧拽旺财的肩,用力紧捏。

    “哎哟少爷疼,这都是外面传的,旺财知少爷喜欢的是女子。”

    “外面传的?哪个混账东西传出这种事,你去,去把传出这事儿的人给老子抓起来,老子要让他体验体验痛苦是什么滋味。”

    唐莫书咬牙切齿道。

    他一世清白就这么被毁掉了。

    “少爷,这人怕是您动不得。”

    旺财小声道,唐莫书冷哼一声。

    “哼,难不成是天王老子不成。”

    唐莫书根本不将这放在眼里,就算是天王老子这么诬蔑别人也是要遭罪的。

    “少爷,不是天王老子,是你老子。”

    旺财声音低了几分,小声喃呢。

    “你说什么?我爹?”

    “对,上次您不是抓了那位公子吗?之后老爷怕你真有龙阳之好四处派人去打听能治龙阳之好的法子,这一去找药,那些人一猜就知是少爷您。”

    “毕竟老爷老了而唐家也只有一个少爷。”

    旺财将一切全盘托出,唐莫书气得脸发黑。

    别人都是坑别人,他家老子倒好专坑自己儿子。

    “王妃,您是跟唐少爷说什么了?从唐府出来您一脸高兴的样子。”

    秋冬好奇问,萧长歌笑道:“在讨论一些秘密。”

    恐怕这阵子有得唐莫书烦了。

    她猜想不止会有一大群媒婆踏烂唐家,还有一大群男子上门表白。

    唐莫书可真是个妖孽,还男女通杀那种。

    “王妃现在咱们是去萧家?”

    秋冬又问,萧长歌点头。

    元氏的父亲身亡,元氏该在元家帮忙才是,她也许久没回去,也该回去看看了。

    萧府,家丁见萧长歌来时主动让开条路,萧长歌踏入时长叹一声,有种物是人非的感觉,整个萧家也不像以前那般热闹。

    当初老太太还在时她一回府还能瞧到好多丫鬟在门口处忙碌,如今却连个人影都看不到。

    率先出来的还是温氏,温氏朝萧长歌点头温柔道:“回来啦。”

    “恩。”

    萧长歌点头,看温氏还是跟以前没什么两样。

    “快些来坐,别站那儿。”

    温氏热情招待,至于其他人都不见人影。

    萧长歌坐在大厅内,大厅正上方还高挂着一世忠心的牌匾。

    这牌匾是当初先帝赐给她父亲的,一挂便是好多年。

    生怕牌匾沾了灰层,天天都有命人用梯子爬上去打扫。

    而如上面却挂着蜘蛛网也无人打扫,灰层布满牌匾。

    温氏顺着萧长歌的视线看着:“从老太太去世后就无人再惦记着这牌匾,该找人打扫打扫了。”

    温氏缓缓道,声音温柔万分。

    岁月

    没夺走温氏的容貌反而在她身上还看到一丝韵味,让她更添风采。

    “家里可还安好?”

    萧长歌询问。

    自从萧永德离开后她也没回过萧家,如今萧家如何她还真一点都不知。

    “还好,前几日永诀接了圣旨去带着兵去北漠援助你父亲去了,希望你哥跟你父亲能平安归来。”

    温氏点头,近日严氏也没作什么妖,她也闲得很。

    没事养养花草,种种树之类的。

    “永诀哥哥带兵去北漠?带多少?”

    萧长歌挑眉,她发现自己什么事都不知道。

    “恩,就前几日的事,带了好像五千兵,十车粮草。”

    温氏回忆着,萧长歌的脸色却有些难看。

    五千兵,五千兵过去能做什么?除了给对方送人头。

    楚皇帝怎会下这种圣旨。

    “怎了?”

    温氏不解问,她对这些兵家之道懂的不多,见萧长歌神色有异忍不住问了句。

    “没什么。”

    萧长歌摇头,这些事也不该跟温氏说才对,免得她自扰。

    她爹应该能挺过去,不,是一定。

    “希望你爹无事。”

    温氏又念着,如今对她来说整个萧家最重要的也就是萧永德,只期盼他能平安归来。

    等这一次归来她一定要劝着萧永德告老还乡,别再参合这些事中,免得丧命。

    “二娘呢?”

    大厅内冷冷清清地只剩两人,以往她回来时胡氏也会跟着一同出现,但这会不见胡氏。

    “你二娘给你雅儿妹择了一户好人家,你雅儿妹妹下月便要出嫁了。”

    “本是想将一切准备妥当后再将这事儿告诉你,现在你来了我也就在这直接跟你说了。”

    温氏说着,萧长歌点头:“是下月几号?许配给哪户人家了?”

    萧长歌关心问。

    以前觉得萧雅烟可恶,可现在也释怀了,萧雅烟是恶劣了点但人也不是那么坏。

    “许配给赵家二公子,赵文澜。”

    “听闻那家公子生来俊俏又有文质彬彬,雅儿一与他见面就一见钟情合了眼。”

    萧长歌认真听温氏说着。

    上一世萧雅烟比她先嫁,这一世却是几位姐妹之中最晚嫁的一个。

    而且也不是嫁给那个人渣反而嫁给赵家。

    看来冥冥之中一切都在改变,早已不按上一世那样的结局了。

    萧长歌突然莞尔,凄凉笑着。

    不是便好,不是便好。

    “长歌?”

    听得这凄凉的笑声,温氏轻喊了句。

    萧长歌回过神:“我没事。”

    “四娘,我想去西院那边看看。”

    “你去,那本来就是你住的地方,纵你嫁出去萧家也永远是你的家,四娘也每日有命丫鬟们打扫。”

    温氏温柔道,萧长歌起身朝温氏点头便往西院的方向去。

    温氏看着萧长歌的背影,长叹一声。

    若非当初那件事,她想她可以跟萧长歌没任何过节,可以跟萧长歌好好相处。

    可那件事已发生,若被萧长歌知晓也一定会杀了她。

    温氏握紧手帕,手心内都是汗。

    秋冬许少来过萧家,也该是第三次来。

    以前来时这里热闹不已,现在看起来是比王爷府还冷清。

    “你这狗奴才,狗奴才,谁许你戴这支发簪谁许你梳这发鬓的?你也配跟本少奶奶比?”

    苏芊芊提着裙角,抬起脚,一脚一脚落在眼前的丫鬟身上,丫鬟哭饶着,披头散发,干净的衣服上也落了几个脚印。

    萧长歌见状本想转身绕其他路去西园,没想苏芊芊眼尖叫着她。

    “这不是长歌妹妹吗?既然来了怎还绕路走了?可是被我这模样给吓到了?”

    苏芊芊松开提着裙角的手饶有意思看着萧长歌,缓步走进。

    而那跪在地上被骂的丫鬟已是鼻青脸肿,连手上都有多道清淤。

    颤抖跪在地上不敢动弹。

    她今日不过是多插了跟发簪在头上,怎就成了她要跟少奶奶比美了呢。

    她是个粗人,怎配跟少奶奶相比。

    她也从没有过这种想法,可不管她怎么解释苏芊芊就是没放过她的意思。

    秋冬嘟着嘴,眨眼功夫苏芊芊已到萧长歌跟前拦了她去路。

    “长歌妹妹面恶,你这丫鬟也真是随了你了。”

    苏芊芊扫了眼秋冬,口无遮拦道。

    清冽的眼看着苏芊芊意气风发的模样。

    话音一落,啪地声清脆响亮的声音响起,苏芊芊睁大双眼,白皙的脸颊上浮现一道红痕,火辣辣地疼痛不已。

    等她反应过来后手捂着脸,怒气冲冲瞪着萧长歌道:“你打我!你竟敢打我!”

    手指着萧长歌,谁知萧长歌伸手握着她的手指,一弯,只听骨头咔擦一声。

    吓得秋冬缩着脖子。

    “啊,疼疼,放开。”

    苏芊芊喊道,整个花园内响彻着她那杀猪般的叫声。

    萧长歌也真听她话松开她的手,苏芊芊面目扭曲,另一只手护着手指:“我我的手指断了,我的手指断了。”

    “只是脱臼而已还没断。”

    “今儿个这一巴掌是让你长长记性,纵你嫁给永诀哥哥是萧家少奶奶,可连她们见了本王妃都要喊一句四王妃你却直呼本王妃的名字,你是什么身份,本王妃又是什么身份,怎容得你不分地位。”

    清冽的眼紧盯苏芊芊,见萧长歌迈上前一步,苏芊芊后退一步。

    萧长歌咄咄逼人,苏芊芊的气焰消去了一半。

    “你纵是王妃可你也是萧家的人,你需喊我一声嫂子,我喊你一声妹妹哪错了。”

    苏芊芊不满道。

    她既身为萧家少奶奶,萧长歌身为小辈喊她一句嫂子不过分,她喊萧长歌一句长歌妹妹何错之有。

    当苏芊芊说完这话时只见萧长歌轻笑一声,俯视比她矮了一丢丢的苏芊芊。

    “你也配?”

    三字,让苏芊芊震惊。

    见苏芊芊不语,萧长歌绕过她身边,苏芊芊反应过来时又快步到她跟前将她拦住。

    “四王妃,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你不认我这嫂子?”

    苏芊芊本想喊萧长歌,可方才萧长歌打她那一下还让她疼得打紧,她转眼一想,也不敢喊长歌妹妹了。

    “你是永诀哥的娘子本王妃自该叫你一声嫂子,可你无理又无礼貌地,本王妃又凭什么尊重你?”

    “都说好狗不挡道,萧少奶奶再挡着下去可就没意思了。”

    萧长歌冷声道,从苏芊芊身边绕过。

    苏芊芊这次也没追,反是在原地跺脚气愤不已,而后带着丫鬟去怀阁楼那边诉苦去了。

    秋冬心里爽得不行。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