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三章 危险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网]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p>

    “先生,”

    “我还以为,您已经忘了我了呢。”

    后台,紧锁的房门里,一个男人,坐在另一个人男人的身上,修长白皙的手臂缠着他的脖颈,宛如一条灵活的水蛇。

    被坐在身下的男人双手支在背后,背部微微拉伸,原本严肃正经的脸上,带着一种暧昧的潮红。

    “我怎么会忘了你?”

    “我想,是你忘了我吧。”

    “这几天,你做了什么事情,以为我不知道吗?”

    喉咙里吐出低沉的声音,有些生气,有些压抑。

    身上的男人轻笑一声,没有辩解,却低头,衔住了身下人的喉结。

    ……

    “韦赛利昂?”

    “这是谁?”

    方琳娜看着火戳上的名字,疑惑地询问。闾丘无言侧目看向她,

    “怎么,你们剧组里,没有这样的一个人?”

    “没有呀,”

    “剧组里的人我基本都摸熟了,并没有一个叫韦赛利昂的人。”

    “这就有些奇怪了。”

    闾丘无言的手,轻轻地抚摸着那个凹凸不平的火戳。

    “会不会是,这个剧本其实是韦赛利昂写的,但是,布莱克为了把剧本抢了过来,然后把剧本的原作者逼死了?”

    方琳娜说这话的时候,莫名的还有些激动。

    闾丘无言并没有立马反对,她的手一直在那个火戳上面抚摸着,似乎也在思考方琳娜话语的可信度。

    “你觉得,”

    “布莱克这个人怎么样?”

    “布莱克吗?”

    方琳娜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头发,这是她想事情时候的小动作。

    “怎么说呢?”

    “这几天相处下来,他这个人虽然是闷了一点,但是态度不错,人也很负责认真,总体来说,不像是个坏人。”

    “要我说啊,那个什么菲奥娜和沃特,可比他讨厌多了。”

    “哦,是吗?”

    闾丘无言挑了挑眉。

    “不过,”

    方琳娜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又补充了一句,

    “我总觉得,”

    “他好像,不喜欢女人。”

    “嗯?”

    听到这个消息,闾丘无言终于抬起了头,注视着方琳娜。

    “每次,我有意无意地想和他来一点‘亲密的接触’的时候,他总会躲开。”

    “可能他只是比较保守?”

    “不,不是。”

    方琳娜的语气很是肯定,

    “我在商场混迹了这么多年,什么样的男人没见过?再斯文楚楚一本正经的男人,对上投怀送抱,还没有任何风险的漂亮女人,都是没有抵抗力的。”

    “布莱克这样的男人,我不相信没有送上门的人,”

    “世界上没有人会不犯错的。”

    “我绝对是他遇到过最美丽的那个错误。”

    “但是,他拒绝了你,是吗?”

    “没错。”

    “这的确值得考虑。”

    闾丘无言轻声说了这么一句话,又转头看了看手中的剧本。

    “看样子,韦赛利昂,维斯特,和布莱克,他们之间,怕是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故事。”

    ……

    闾丘无言站在台下,望着台上的方琳娜和维斯特。

    维斯特这个人,就好像一只永远在发情的动物,随时随地在朝外面挥洒着自己的“气味”。

    那天她们撞见了维斯特和菲奥娜不清不楚的关系,这几天,他又表现出了对方琳娜浓厚的兴趣。

    怎么看,也不像是对男人有意思的人。

    可是,闾丘无言本能的察觉到,维斯特和布莱克,绝对已经超越了同事的界限。

    她没有再去找薇薇安询问,韦赛利昂是谁,因为她已经确定,韦赛利昂绝对是幻境之中,那个惊才绝艳的男演员。

    现在她需要的是一个肯定,肯定原来这出戏的男主角,并不是现在的维斯特。

    于是,闾丘无言在剧院绕了一整天,找了许多人调查关于韦赛利昂的事情。无一例外的,所有听见这个名字的人,都逃避了闾丘无言的询问。

    只有一个年纪还小的小孩子,告诉她,以前剧团的确有一个演员叫做韦赛利昂的,只不过后来消失了。

    虽然孩子马上就被自己的母亲拖走了,但是这么一点点消息,足够闾丘无言推测后面的线索。

    毕竟,像布莱克这样精益求精的男人,肯定会选择最好的演员,来诠释自己的心血。

    是什么样的原因,让他放弃了幻境中那样完美的演技,选择了维斯特呢?

    闾丘无言的嘴角勾起一丝微笑。

    今天这出戏,是方琳娜的最后一出,演完之后,就没有她的戏份了。

    方琳娜这个角色的结局,会为了男主角而牺牲自己,被女主角的长枪贯穿,吐出一颗金色的心脏。这颗金色的心脏,赋予了男主角最后一点的戏剧之魂。

    于是,舞台上,方琳娜穿着希腊式的绑带长裙,面色平和安详地看着面前的菲奥娜。

    “来吧,”

    “我不会退缩的。”

    菲奥娜手上拿着的长枪虽然是道具,但是为了逼真打磨的很亮,看上去和真正的银枪没有什么区别。

    此时,菲奥娜饰演的角色一脸的决绝,手中的长枪高高举起,打算往方琳娜那边投掷而去。

    闾丘无言就在舞台底下,她的眼神落在那杆泛着银光的长枪上,先只是好奇,随即变得有些疑惑。

    忽然,闾丘无言的表情变了,她甚至来不及往旁边的阶梯跑去,直接冲到舞台面前,双臂用力,支撑着身体直接蹦到了舞台之上。

    此时,菲奥娜手中的长枪脱手了。

    长枪的位置应该稍微偏一些,落在方琳娜的身边,方琳娜再伸手接住,做出被贯穿的样子。

    但是现在,长枪直直地朝着方琳娜的方向去了。

    方琳娜脸色有些改变,她嗅到了的危险的气息,可是事情发生的如此之快,让她的身体来不及反应。

    千钧一发之际,

    闾丘无言出现了。

    她直接扑到方琳娜的身上,抱住方琳娜朝旁边翻滚过去。长枪擦着闾丘无言的背部而过,重重地落在地上。

    发出仓啷啷的兵刃声音。

    “诶?谁让你上来的?!”

    站在侧幕条里的沃特走了出来,他指着地上的闾丘无言,语气里满是生气。

    站在一旁的菲奥娜也有些疑惑,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虚空握了握。

    闾丘无言没说话,她站起身,走到那杆长枪前,把它捡了起来。

    手中一沉,闾丘无言的表情冷了下来,她没有说话,单手执枪,朝着沃特站着的位置,用力投掷了过去。

    沃特只觉得一股冷风扑面而来,还来不及反应,那杆长枪擦着他脸飞了过去,狠狠地,插在了地上。

    没错,一把道具长枪,插进了厚实的木地板里。

    场一片寂静,只剩下枪杆在空中抖动的颤音。

    沃特面色惊慌地看了看身后的长枪,又看了看闾丘无言,他最后看向菲奥娜,毕竟,那把长枪是从她的手里丢出来的。

    “我,我,我,”

    菲奥娜的表情也很慌张,她赶忙张口解释

    “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一股毛骨悚然的微妙情绪,在现场蔓延开来。

    。 <script src="https://www.293870.com/gg.js"></script>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