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395章 帝王术
    <script src="https://www.293870.com/gg.js"></script>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网]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p>

    “毒药?”

    林宝吓的从嘴里吐了出来,竟然是一个小巧的胶囊。

    “里面是毒药,我知道杀袁天淳很麻烦,我给你多提供点思路。”

    原来她是来送毒药的,而是用嘴来送……

    “袁老板每天吃饭的时候,都有人提前试吃,和皇帝一样,你这玩意有什么用。”

    秦潇湘眯眼笑着,“可他终究不是皇帝,慢性毒药,大不了让试吃的人和他一起慢慢的死掉。”

    “呵……”

    “你所剩的时间不多了,可我看你无动于衷,我给你的毒药,你要么毒死袁天淳,要么自己吃了算了,免得最后死的太难看。”

    “你是根本不打算放过我了。”

    “我凭什么要放过你呢,我答应你,可以放过那几个女人,已经是最大的仁慈了,毕竟我也是女人,我最愿意保护女同胞了。”

    “多谢秦老板的一吻,我走了。”

    “不用客气,我可好久没和男人接吻了,身体都有点热了。”

    放荡的话,林宝根本没回头,立刻离开的小巷子。

    昏黄的胡同口,温度并不暖的天气,穿着暴露得夸张的女人,似乎一点感觉不到冷,静静的抽着烟,一旁的红袖慢慢走过来。

    “大姐。”

    “说吧。”

    “这几天,李晓婉有过相亲,现在在接触袁家,听说是谈什么生意,何婷婷去和一个男人相亲过,后续还不清楚,谢安琪……一直没出门,好像生病了。”

    三个女人的动向,一一汇报出来,完全都被秦潇湘掌握。

    林宝不见了,两个女人都开始相亲了,这些偷情关系,也没那么牢靠,不过是各取所需。

    “许霏霏在做什么。”

    “没什么变化,偶尔会去看看林宝的母亲。”

    这个女人,倒是有些手腕,能和许临风斗到现在,还慢慢做大,秦潇湘对许霏霏的本事,略微认可。

    “我和林宝接吻的照片,拍好了吗。”

    “嗯,都拍好了。”

    多留一枚炸弹,就能多戏耍林宝一次,她从来没想过要林宝死,她只想要他生不如死。

    另一边,袁天淳的救场施恩,不计前嫌的态度,轻松的收拢了方立寒,他不想服软都不行了,手下们亲眼看见袁老大带人救场了,他再背离袁天淳,就难以服众了。

    不愧是袁老大,手段就是多。

    他完全可以趁机落井下石,让风月馆痛打方立寒一顿,甚至直接出手,把他一次性压倒,再也不能跳脚。

    但袁天淳做的更高明,拿拳场股东的情义说话,用义气做事,谁能说他半个不好?

    “老方,你和许临风有来往,主要是为了钱,我可以理解,可以不计较,谁不喜欢钱呢,可有的钱,拿着是不是烫手,你心里清楚。”袁天淳恩威并施的话,让方立寒低下了头。

    “是我糊涂。”

    “和风月馆做生意,你占了秦潇湘的便宜,和许临风你又白得了钱,好处都被你占了,可你有没有掂量过,你值这个价吗?如果不值,你受得起吗?”

    字字敲打,屋子里只有他们两人,袁天淳也说话不留面子,“方家是拳场的股东,到你这是第三代了,你什么都不做,吃着分红,都够你一辈子放肆的活着,做个像满清贵族的旗人子弟,难道还不够好吗,这些野心,除了害你,还有什么用?”

    能伤到袁天淳?

    地下皇帝要不是看在股东的面子上,早一把按死他了。

    方立寒被说的哑口无言,这些话和斥责没什么区别,按年龄,他比袁天淳小七八岁,说是同辈,实际上能力差的远了。

    “我建议你,把事情都推了,没能力做,硬要吃一口,结果就会变成今天晚上这样,这次我能救你,下次呢?”

    “不做?那生意前期投的钱怎么办。”

    “那就让我的人接手,帮你做,赚的钱还是你的,你同意吗。”

    终于暴露了目的,袁天淳在借机收掉方立寒的买卖,把他控制在自己手中,这几家股东,以前都是依附在袁天淳的保护之下,吃着股份分红,又打着旗号赚点钱,如今有了异心,袁天淳凭什么继续罩他们?

    安心退隐,吃股份养老吧。

    方立寒能力不足,不代表看不懂手腕,他脸色都变了,无法接受的样子,“袁老大……”

    “我给你两天时间考虑,风月馆那边等着答复,下次来找你麻烦,我未必能及时赶来了。”

    刚刚在众手下面前的仁义,转瞬间变成了侵略,袁天淳手腕的老辣,堪称帝王术。

    当天晚上,回到袁家别墅后,楼顶上照例开始了烤火。

    小白似乎喜欢上了烤玉米的口干,嫩嫩的。

    “晚上那人是谁。”

    “估计是风月馆的人,稍微动手了一下,人走了。”林宝这几天心事比较多,晚上没心情烧烤了,反倒是小白开始了宵夜。

    “明天晚上还要出门。”

    “你又想比一次?”

    “我遇到过很多高手,能让我有印象的不多,你是一个。”

    “人要活着,活着的内容是吃饭睡觉和拉屎,你把习武当做活着的一部分了?”熟悉之后,林宝慢慢发现,小白的性格,有一些奇特。

    “是啊,这就是我生命的一部分,还有……生活的内容不只是吃饭睡觉,还有生理需求,和吃饭一样。”

    对,奇怪的点就在这,她把这事形容成吃饭,饿了就吃……

    什么奇怪的逻辑呢?

    林宝忍不住笑了,这种思维的奇怪,就好像她脱离了社会,在一个特殊环境下长大。

    “这件事做完,你要和我打一场。”

    “既分高下,也分生死?”

    “如果我输了,你杀了我也可以。”她吃着玉米,好像在说一件很普通的事。

    那可是人命啊……

    林宝无语道:“你这脑袋,有空去医院看看吧,伤的挺重。”

    “是被重创过,所以味觉坏了。”

    第二天,进入了四月中旬,温度恢复的很快,没有那凉飕飕的感觉了,短裙丝袜的何婷婷,一点没觉得冷。

    一大早,她没有急着去公司,而是前往了另一个方向,星河酒店。

    本市有名的几家星级酒店,阔气的正门,仿佛进了皇宫,她在钟旭的指引下,上了一个专门的电梯,直通顶楼,开门就是干净松软的地毯,踩在上面,软绵绵的。

    电子门开了,她看见了更为奢靡的公主闺房,光吧台的装饰,就让她陌生又眼花,有钱人的东西,很多穷人是一辈子都没见过的。

    她心里嘲笑自己,这可能是刘姥姥进大观园吧。

    从进酒店开始,就一路领略谢大小姐的奢靡生活。

    “婷婷,过来坐吧。”

    “你怎么了,真的病了?”

    躺在床上的谢安琪,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一张天使般的脸蛋,显得没什么精神,何婷婷坐到床边,“什么病?”

    “发高烧。”

    “着凉了?”

    “我也不知道,两天了。”

    谢安琪是运动型的体质,各种运动都玩过,爬山滑雪是每年必备的项目,可以说她的体质比常人要好,也不需要像许霏霏那样,用长期健身来保持体形,她的运动习惯,就足够保持了自然健康的身材。

    生病对她来说,是稀有事情。

    “没想到你会来,情敌生病,你应该高兴才对。”她故意这么说。

    何婷婷回道:“情敌是情敌,可我欠你人情了,该来看看。”

    恩怨分明,谢安琪笑了笑,“听说你最近相亲了?”

    “我也没办法呀,谣传我是别人包养的二奶,我都不敢说话了……”因为自己真是被包养的。

    这时候,她手机突然响了,“你看,相亲对象约我了。”          <script src="https://www.293870.com/ss.js"></script>

    <script src="https://www.293870.com/pp.js"></script>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