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96章 酒与女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网]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p>

    “公子高人,方才冒犯了,失敬失敬!”少家主举起白皙玉手抱着拳头,对着蛋儿一拱,不停的赞叹道:“想不到红尘俗世还有这般饮法,婆婆我真是白活了几十载,今日被你这孙子上了一课!”说罢又是噗嗤一笑,微微弯腰,一只手轻掩在面纱上,那神情姿态异常优雅,想必定是一个大家闺秀。

    只是蛋儿感觉她那话有些刺耳,原本想调侃她,却是次次被她占了便宜还说不出口,谁让他叫人家婆婆呢?既然你叫人家做婆婆,人家叫你做孙子也是正常!

    钱伯听了少家主的话,暗自偷笑,又到内室拎了五个大坛子和两个青瓷海碗出来,对着少家主问道:“少家主,这酒该放置何处?”

    “就放书桌上便是。”少家主指了指书桌。

    “这……”钱伯显然有些为难:“书桌是老家主最看重的地方,向来只放茶不放酒的!”

    少家主眼眸一瞪,竟自射出一道寒光,严厉道:“父亲远在广陵,我要你放便放,父亲问起来,我一力承担!”

    钱伯已是哆哆嗦嗦,忙将那五坛子酒放到了书桌上,又将书桌那玉如意移开,才倒了两碗酒出来,将一碗端给少家主,指着另外一碗对谢蛋儿道:“现在比酒量,一口一碗,不准洒落一滴,不准吐出一滴,不准上茅房一次,否则算输,五碗过后,方算过关。”

    娘的,刚才还说不和酒徒喝酒,这么个喝法,老子看你才是酒徒!再细看那海碗,心里不禁一震,那碗足可以倒半酒下去斤,如是喝五碗,必有两斤半的酒量,可是他充其量也只能喝个一斤左右,便有些胆怯了。

    也不知道这个女子是何人,竟然要如此豪饮,蛋儿再胆怯,也不愿意输在女人手下,顶多就想与药酒先生喝酒一样,醉个一天一夜而已,于是端起第一碗,咕噜咕噜的一饮而尽。

    少家主叫他喝了,也转过身子缓缓地喝了一碗,虽然是海碗,动作却是及其的优雅好看,不像蛋儿那般粗俗。

    钱伯围着蛋儿看了一圈,发现没有滴漏,便又倒了第二碗。

    蛋儿迅即端了起来,说道:“酒是好酒,只是这酸甜苦辣的滋味着实让我难受,仿佛至我在那情欲的边缘苦苦徘徊。”

    少家主听了这话,噗嗤的轻轻笑了一声:“乖孙儿,你好好感觉这酒的滋味,等下我可要考考你,第二杯是完全不同的滋味了!”

    这第二杯果然有些不同的味道,香醇中仿似带着些许淡雅,没有第一杯那样烧喉咙,不过后劲绵长,两碗过后,竟让他觉得头轻脚重,已有了五分醉意。

    钱伯见了,笑道:“小伙子,实在不行就放弃了吧,这酒后劲十足,怕你也扛不过去,别倒在我这书房里。”

    既然已经喝了两碗,蛋儿岂会轻易认输,心中想着那另外一块玉珏,即便是醉死也要滚出去了,他摇了摇头,坐在凳子上又喝下了第三碗,感到酒劲已到了极致,腹中已翻江倒海着实难受,这已经是他最大的酒量了,而且是三口一斤半,没有任何缓冲余地,再喝下去恐怕真要吐了出来。

    “乖孙儿,喝不了就算了吧,何必勉强自己。”少家主一口饮完第三碗,面不改色心不跳,优雅的弹着二郎腿笑道。

    蛋儿仰躺在凳子上,深深吸了几口气,想把腹中那股酒劲压下去,感觉实在喝不下了,对着少家主道:“哈哈……老婆婆,这三碗酒尚有些味道,待我小憩两分钟再来喝!”

    “也罢,钱伯,你去给我孙儿倒杯苦茶来。”少家主柔声道。

    钱伯显得有些为难,皱眉道:“少家主,这个……”

    少家主呵斥道:“休要??拢??俏宜锒??植皇潜鹑耍?缺?嗖栌趾畏粒浚

    “是,老奴这就去沏茶!”

    钱伯瞪了他一眼,恶狠狠道:“小伙子,在闯关过程中,能喝到少家主苦茶的,你是第一人!”

    说罢,行进内室,端来一杯温热的差,杯中水呈墨绿色,飘荡着一股浓郁的异味,却是未见茶叶,蛋儿三碗酒落肚,又没有菜压酒,此刻得一热茶,用嘴唇贴了一下,感觉温度适中,便仰起脖子想一口喝完,那茶却果如其名的苦,刚进了一口,蛋儿便感觉难以下咽,这哪里是什么茶,简直比黄莲还要苦!便皱眉望了一眼少家主。

    少家主又是咯咯一笑,眨着大眼睛道:“乖孙儿,这茶虽苦,莫非比酒还要难喝?钱伯刚才已经说了,你是第一个能喝到我这苦茶之人,你莫要不识抬举!”

    娘的,这女子虽然轻言细语,却是有一股难以抵抗的霸道,不就是一杯茶么?还抬举不抬举的,蛋儿感觉腹中酒劲又在上涌,急需东西将酒压制下去,便再也顾不得茶苦,咕噜咕噜便喝了一个底朝天。

    说来也怪,这苦茶进了肚,却是有些甘甜回味了出来,尤为奇怪的是,蛋儿感觉肚子没有刚才那般难受了,完全恢复了平日的宁静,头也不晕了,看来这苦茶是一种解酒的良药,难怪钱伯刚才有些不高兴呢,原来他是责怪少家主让自己作了蔽,便拱手对着少家主道:“多谢婆婆赐茶!”

    “怪孙儿先莫说谢,待你闯完了关再说吧,那里还有两碗酒,你可敢再喝?”少家主又微笑道,眼角半眯,异常妩媚。

    钱伯又给他倒了第四碗,蛋儿端起碗道:“老婆婆,多谢这酒这茶,我谢蛋儿借花献佛敬前辈一杯。”

    那少家主嘴角淡淡一笑,与他隔空举了举碗,两人又是一饮而尽。

    四碗足足两斤酒下肚,蛋儿却感觉没有刚才那般难受了,又嚷嚷着要了最后一碗,喝罢,嘴角一抹,大笑道:“婆婆,这五碗酒这也喝了,不知道这一关是否算是闯过了?”

    “你还好意思说,没有我那苦茶,你能喝得下么?”少家主莞尔一笑:“这样呗,你告诉婆婆,你都喝了些什么类型的酒,又有何感受,只要能说对,便算你过关。”

    蛋儿虽然腹中轻松了许多,但还是有了九分醉意,听得少家主如此一问,皱了皱眉,回想起刚才喝过的五碗酒,虽然都是高粱酿造,却是香型各异,看着神秘少家主脸上的面纱,蛋儿醉眼朦胧,嘿嘿说道:“其实这酒与女人一样,虽然风月无边多姿多彩,终其根本都是一样,就是能醉人,好的酒可以醉人,艳丽的女子更能醉人。刚才第一碗酒是酱香型的酒,她幽雅细腻,入口柔绵醇厚,空杯留香回味悠长,度低而不淡,酒香而不艳,便如红颜知己,适合抚琴弄弦轻歌漫舞,用一生去细品;第二碗是浓香型的酒,她清澈透明,窖香浓郁,入口绵甜爽净,余味悠长,犹如小家碧玉,适合畅饮;而第三碗却是兼香型的酒,她酱浓而谐调,味香而舒适,细腻丰满,既有酱香之大雅,亦有浓香之大俗,犹如青楼花魁,适合开怀痛饮,让人无忧无虑酣畅淋漓的大醉一场;第四碗则是清香型的酒,她没有丝毫的沉淀杂质,清香纯正,入口绵甜,落落大方,醇厚爽冽,香气绕梁三日而不绝,便如清纯的邻家小妹初长成,适合泥炉慢火温壶小酌,莫要一口吞得不知味了。”

    “哼,奇谈怪论!”少家主细细听得他讲解了一番,翘着嘴瞪着眼,却又感觉无可辩驳,幽幽道:“看来我这孙儿对女人颇有研究啊!”

    “婆婆过奖了,咯咯……”蛋儿有些得意。

    “那这第五碗酒呢?又是什么?”少家主又问。

    蛋儿哈哈笑道:“而这第五碗酒,原本只是一种再普通不过的米酒,只是添加了一些果汁而已,因此变得清淡爽口,却又神秘莫测,既有酒的火辣滋味,又有果汁的甘甜气息,便如婆婆一样的红粉佳人,神秘叵测,虽然讨厌,却也令人忘餐,想探一个究竟!”

    “哼,你这没有良心的孙儿,婆婆好心好意给你苦茶喝,你竟然说我讨厌?”少家主玉手一挥,一粒黄豆大的东西飞进了蛋儿的嘴里,咕噜一声被他咽了下去…… <script src="https://www.293870.com/gg.js"></script>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