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090章 沈岳这是在做什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网]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p>

    慕容娇颜绝望的惨呼声,听在她爸和沈老大等人耳朵里,有如刀割。

    听在宋旌旗的耳朵里,却是十足的天籁之音。

    可沈老板听后,却又是另外一层意思:“来呀,小乖,快过来拥抱我,亲吻我啊。”

    怎么会这样?

    沈岳敢肯定,慕容娇颜绝对没有这样嚎啕。

    就算她会这样嚎啕,就凭沈老板对她的恶劣印象,也只会不屑的撇撇嘴,拱手说句“独腿公子,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咱们后会有期”后,转身潇洒的走人。

    慕容娇颜爱死就死,爱独腿就独腿,管沈岳几毛钱的事?

    就这种自以为满肚子洋墨水,明明智商极其欠费,还喜欢学、运筹帷幄之辈躲在幕后,失败后只会杀人灭口的蛇蝎女人死翘翘了,绝对是全人类的幸运。

    他没鼓掌大声叫好,就已经很不错了。

    但他明明是这样想,为什么慕容娇颜的惨嚎声,听在他耳朵里后,却是荡气回肠的让他无法控制?

    就是不能控制!

    每当有危机出现,藏在沈岳身躯内的那条白龙,就会让他做出反自然的动作,来躲避危险。

    他早就适应了。

    也“宽宏大量”接受了这个美好的现实。

    可现在沈岳才知道,白龙不但能帮他躲避凶险,更能在他只想用怜悯的眼神,目送慕容娇颜被推上手术台时,让他忽然疯了那样,抬手扒开挡在眼前的所有人,恶狗抢骨头那样,猛地扑在了病床上。

    泪水涟涟目送爱女去手术台的慕容二代,看到这厮扑过来,抬手就把正要给她注射麻醉剂的小王推开,又掀起白色被单,脑袋钻进去后,立即懵比。

    哭,都忘记了。

    满脑子都是:“咋了,这是咋了?沈岳,怎么钻到我闺女的被单下了?他这是要干啥子。”

    关心则懵比的慕容二代不知所措,沈老大却还保持着冷静。

    本来,他就为慕容娇颜被毒蛇咬,心中愧疚万分,恨不得代替她把左腿截断了好吧?

    现在看到沈岳竟然当众变成恶狗,当众钻进被单下,脑袋在慕容娇颜的左腿根部,上下一动一动的……握尼玛,人家孩子都这样可怜了,你竟然当着这么多人,做这种事!

    别说沈岳算是沈家人了。

    无论他是哪个豪门子弟,沈老大也绝不会让他当众羞辱悲摧的慕容娇颜。

    如果谁非得这样,那他就……去死吧。

    搀着二叔的慕容长安等人,随着沈老大的暴喝声,也都蓦然清醒。

    怒火,万丈万丈再万丈!

    慕容自负本来就恨死了沈岳,为他泡走任大咪的。

    只是奈何这厮背景也很强大,更是能打的要命,尤其自负公子青山归来后,总算看破红尘,知道世间非任大咪的风景独好,又寻新欢后,才能保持极其潇洒的理智,没和他闹矛盾。

    可现在,沈土鳖在泡走前妻任大咪后,竟然当众又对慕容家三代中的最嫩小黄花下手,他要是再忍耐,就不是个男人。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慕容自负再怎么男人,也不会和不是男人的沈岳动粗。

    他只会厉声喝斥:“贼子,敢辱我小妹。我不杀你,誓不为人。”

    相比起怒火填膺只会怒喝的慕容自负,慕容长安就实在多了。

    他没大吼,也没大喝。

    只是确定眼睛没出问题,沈岳果然钻进被单下,不顾娇颜拼命的反抗,抱着她的腿在做某些不可描述之事后,立即扑上去,抬脚狠狠跺了这厮屁股上。

    慕容长安再怎么狂怒沈岳该死,但还是保持着最后的一丝理智。

    讲真,长安公子对沈岳没啥好感,但也没任何的恶感。

    对他没好感,肯定是因为这厮泡走任大咪,让京华慕容丢尽了老脸不说,还是展小白喜欢的货。

    对他没啥恶感,则是因为慕容长安觉得沈岳那样做,貌似没啥不对的……

    不过昨晚,慕容长安亲眼看到他重创庄舞剑后,还是很佩服他的。

    可再大的佩服,能允许他眼睁睁看着这厮,当众羞辱悲摧的娇颜小妹?

    也正是慕容长安还保持着最后的理智,所以飞踹出的这一脚,才只对准他屁股,而不是后心等要害。

    慕容长安可是猎狐小组的头儿,别看相貌儒雅斯文,浊世公子哥的样,武力值却是相当不错的。

    如果沈岳是块青石板,挨了慕容长安这一脚后,也会当场断裂。

    幸亏沈岳是比青石板还要抗踹的存在……

    吱嘎,哗啦,哎呀。

    一连串的声音,随着慕容长安这一脚,接连响起。

    吱嘎声,是供慕容娇颜躺着的那张病床,发出的不堪重负声。

    哗啦,则是围在慕容娇颜四周的孟大夫等人,手中针管、消毒盒等器材,被遭受强大外力猛然向屋子里冲去的病床撞到后,都落在了地上。

    哎呀声,当然是老孟等人发出的惊呼。

    可钻在被单下,死死按着慕容娇颜的沈岳,挨了如此重重一脚,随着病床向屋内划出几米后,竟然没有任何的反应,脑袋还在那儿一动一动的。

    “沈岳,我杀了你!”

    慕容长安终于杀机顿起,双眼发红,厉喝一声纵身扑向了沈岳。

    他家的娇颜小妹,正在被沈岳当众非礼,还是在生命垂危之际,换谁,谁特么不着急,不想杀人?

    慕容长安想杀人,宋亲妈却想……被人杀。

    要不,一脑袋撞死也是可以的。

    她宁可没有这个不肖子,也不想出这么大的丑。

    恭喜宋亲妈,她终于顿悟,再怎么浓郁的母爱,都比不上人性更重要。

    她是真心不明白。

    儿子身边美女如云,各种各样的,会各种姿势的……要啥有啥,啥都不缺,昨晚更在沈老大的寿宴上,大放异彩,为她这个当妈的,争取了莫大的荣耀。

    可儿子现在怎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对慕容娇颜这个正宗渣女,做那种事呢?

    就算慕容娇颜比沈岳身边的所有女人,加起来还要优秀,非她不娶,也不用这么猴急吧?

    假如这厮非她不娶,只要给亲妈一定的时间,哪怕四处求爷爷,告奶奶,也要帮忙说和。

    “妈,妈,您醒醒,醒醒!”

    耳边传来蔺香君的声音后,宋亲妈才发现,她竟然因无法接受这惨酷的现实,双眼翻白瘫倒在了地上。

    看着爱女那张小脸,宋亲妈大放悲声:“香君,咱们不要那个混蛋当亲人了。”

    小姐姐痛苦的闭了下双眸,无言以对。

    她能说什么?

    难道,要她劝老妈看开点,沈岳那样做,只是爱慕慕容娇颜走火入魔,一时冲动,等会就恢复理智?

    蔺香君此时心中的痛苦,可能比现场所有人加起来,还要大。

    爱的越深,就越疼。

    急救室前现在乱成一团,所有的声音,都是在痛骂沈岳的无耻。

    尤其宋惠的声音,绝对是力压群雄,刺人耳膜,直冲斗牛:“我就说这个野种不配姓沈,更不配来山庄了吧?你们却都说我目光短浅,心里只有我侄子旌旗。看啊,都来看啊。如果他有旌旗哪怕十分之一的好,也做不出这种畜生都不如的事来。”

    大家都听到宋惠在怒骂什么。

    刺耳的怒骂声中,包含着太多的扬眉吐气。

    没谁反驳。

    也没谁在这时候,反驳她什么。

    砰!

    当慕容长安第三脚对他后脖子踢去时,屁股和后心接连挨了两脚的沈岳,终于做出了反击。

    他还用两只手死死抱着慕容娇颜,不许她挣开,更不管她的尖声怒骂,脑袋也没从被单下钻出来,还时不时上下动……可右脚却及时向后飞起,挡住了慕容长安的必杀脚。

    随着这声闷响,慕容长安反弹出了急救室门外。

    连床带人都牢牢抱住的沈岳,则再次向前冲去。

    砰的一声,病床终于撞到了墙上。

    急救室的屋子不是太大,纵深也就四米左右。

    病床撞在墙上后,趴在床尾处的沈岳,不用太费力,只需凭借神奇预警,双脚不住接连后踢,就能挡住慕容长安的进攻。

    屋子太小,窗户上又有不锈钢防盗网,外面的人要想冲进来,只能通过门。

    也就是说,沈岳只要封住房门,就能在短时间内,把其他人都挡在外面。

    要不然,就凭这厮的罪该万死行为,别说是荆红命了,上官柔然、华英雄等才俊,早就一股脑的冲上来,把他乱刀分尸了。

    “砸掉窗户上的防盗网!快,砸掉防盗网。”

    宋惠的叫骂声中,有人这样怒喝。

    一语惊醒梦中人啊。

    只要把两个窗户的防盗网都砸烂,那么就会有大批高手冲进去,把沈土鳖乱刀分尸!

    看到十多个人,用各种东西,疯狂的砸着窗户,躲在远处的秦凝心,幽幽叹了口气。

    所有关心慕容娇颜,关心沈岳的人,看到他那样对人家后,都在震惊不已后,深陷迷局中。

    没谁考虑,昨晚始终有精彩发挥的沈岳,为什么会这样做。

    秦凝心当然也想不到。

    虽说那个土鳖在来京华的动车上,误会她相约洗手间的意思后,不由分说扛起她的一双大长腿,借着动车的咣咣声,倾情演绎了现代版的西楚霸王,让她恨不得用小白牙,把他撕成碎片。

    但她却坚信,沈岳再怎么没人性,也不会在慕容娇颜被毒蛇咬伤,必须马上截肢时,当着这么多的人,做这种天怒人怨的事。

    “他那样做,肯定有他那样做的道理。只是,因情况紧急,他来不及解释罢了。”

    秦凝心秀眉皱起时,心中一动:“难道,他在给慕容娇颜吸毒?”

    她刚想到这儿,就摇头否认了。

    电视里,小说中,经常会出现某美女屁股被毒蛇咬了后,英雄的男主就用嘴巴给人吸毒的狗血桥段。

    但实际上,在现实中这种方式,没多大用处。

    别说是用嘴了,就算用吸、奶、器,也无法把剧毒吸出来。

    何况,这么简单适用的办法,老孟等人,不可能想不到,就建议给慕容娇颜截肢的。

    那么,沈岳究竟在做什么呢?

    秦凝心想到这儿时,急救室左边窗户上的防盗网,终于在宋惠的尖声怒骂中,被硬生生晃了下来。

    华英雄抬脚,刚要把窗户踢开时,一道寒芒,仿佛从太阳里飞来那样,在他眼角余光里暴闪! <script src="https://www.293870.com/gg.js"></script>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