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三十一章 夜间私会 秋波荡漾
    <script src="https://www.293870.com/gg.js"></script>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网]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p>

    舒蔓茵听了她的话,也不急不气,行至舒芳茵床下,俯下身的时候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得到的声音说道:“别觉得自己赢了,不过是不想和你计较罢了。收藏本站┏m.read8.net┛”

    舒芳茵看向了她,一瞬间觉得舒蔓茵的表情很是狰狞,就像是地狱的恶鬼一般,可一转眼的时间,又见她恢复了先前的笑意,舒芳茵的心底一阵阵的发凉。

    “好了,该看的我也看了,该回去了。”舒蔓茵留下了自己想说的话,便带着丁香与紫草两人出去了,只留下了舒芳茵一脸发白的坐在床上发愣。

    “二小姐,大小姐说了什么,你的脸色现在看起来可是不好。”田嬷嬷看到舒芳茵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凑上来问问。

    “嬷嬷,你说她是不是鬼上了身?有那么一瞬间,我就觉得她是从地狱里出来的恶鬼一样,看得我心底直发凉。”舒芳茵想起刚刚舒蔓茵的那个眼神,还是觉得很是不舒服,就像是被饿狼盯上了一般。

    “这我也觉得奇怪,之前大小姐可是对你十分贴近的,什么事都能想得到你,可自从那次落了水之后,再醒过来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这性格脾气与之前大不一样了,而且二小姐每次与她对上都得不到好,这可真是让老奴想不通。”田嬷嬷的一番话让舒芳茵若有所思,对就是从那次的落水之后,舒蔓茵就像是处处与自己对着干,就真的像是鬼上了身一般。

    “嬷嬷,你说会不会是落了水,被冤死的水鬼缠上了?”舒芳茵拉着田嬷嬷的手。

    “姑娘别多想,安心养病是大事。”田嬷嬷喂完了药,扶着舒芳茵的复躺了下来。

    “嬷嬷,我哪里能安心的下来啊,我倒是巴不得这病的时间拖得长点,那边到底是什么态度还是个未知数。”舒芳茵还在担心那边会不会事后算账。

    “姑娘,老奴听说老爷本想等姑娘病大好了再送姑娘出去,不过姨娘去求了情,老爷碍着姨娘的面子撤了姑娘去庄子的令,只是姑娘怕是要被禁足一段日子了。”田嬷嬷将打听来的消息说了。

    “姨娘去的?”舒芳茵是真没想到冯姨娘这次是帮了自己:“她不一直是护着那两个的吗,这次怎么积极了起来?”

    “姨娘怎么会不心疼姑娘呢。”

    “哼,我觉得她就是想以后还有个依靠呢。”舒芳茵脸上有些不屑。

    舒蔓茵此时正在老祖宗的院子里给她捏肩:“蔓丫头啊,我听说你爹娘要将二丫头送到别庄去?这怎么又搁了下来了?”

    “祖母,妹妹生病了。”舒蔓茵手里的动作没停。

    “她就是装病,这点都看不出来?”舒家老夫人显然是有些不满的。

    “祖母,爹娘那般聪明的人怎么会看不出来,只不过是心疼妹妹,再者这生着病还被送出去,怕是到时候传了出去还会落下个苛待庶女的名,爹娘都是珍惜羽毛的人,怎么会受了呢。”

    “这有什么好担心的,我舒家的女儿做错了事受些惩罚本就是应该的,这外面的那些个话都传到我耳朵里来了,真是个不省心的。”

    “祖母,这力道还合适吗?前些日子啊,我去国光寺还学了几道素斋,尝着味美,这些日子便学着做了,午膳的时候就送过来给祖母尝尝。”舒蔓茵声音带着笑,将话题瞥了开去。

    “还是你这个丫头贴心,哪个是真心哪个是假意,我这一大把年纪了还是看得清的,你也别将一些乱七八糟的话放到心里去,有我在,谁敢亏了你,我第一个不饶他。”舒家老夫人显然是担心舒蔓茵将外面传的那些话听进了耳朵,这会就更是心疼起了舒蔓茵,瞧瞧这个丫头,人长的好看就罢了,这心也是软的,要是被哪个不开眼的欺负了,可不是要心疼死她。

    舒老夫人拍了拍舒蔓茵的手,眼里都是爱怜。

    “祖母,这家里的人对我都好得很,祖母莫担心。”舒蔓茵的确是没有说错的,家里又没有旁支,更不向有些人家,家里乌七八糟的亲戚,爹娘又对自己宠爱有加,就连这后院里唯一的姨娘,暂时看来都是敬着自己的,所以还真没有谁欺负她,就算是舒芳茵,她还真没有放在眼里,这个时候的舒芳茵,在她看来不过是个上下跳脚的小丑。

    舒芳茵的院子入夜之后却来了一个想不到的人,舒芳茵虽说是将自己折腾病了,到底是真病,脸色煞是惨白,这半寐半醒时分,却进来的一个人,舒芳茵因为白日里睡得久了,晚上的时候倒是没了睡意,睡得也浅,睁开眼睛的时候却见一个黑衣的男子站在自己的窗前,她大惊,刚准备出声呼救,却被人一把捂住了嘴:“舒二小姐,别怕,是我,尉迟都问。”

    舒芳茵听到是二皇子,一脸的震惊,她是真的没有想到二皇子怎么会出现在自己的院子,但是这人的声音她是认得的,她使劲地眨了眨眼睛,表示自己清楚了,尉迟都问这才放开了捂住她嘴的手。

    舒芳茵脸上一阵娇羞:“见过二皇子,二皇子怎么会在这里。”她的语气里不见半分责怪,倒是惊喜与害羞来的更多一些。

    “舒二小姐,实在是抱歉,本皇子听闻舒二小姐生病了,实在是放心不下,这才唐突了二小姐。”尉迟都问低沉的声音传进舒芳茵的耳朵,短短几句话简直让舒芳茵的心像抹了蜜一样的甜。

    “二皇子身份尊贵,臣女怎么担得起二皇子屈尊。”舒芳茵嘴上虽然说着拒绝,可是嘴角藏不住的笑是掩饰不了的。

    “本皇子初次见到二小姐的时候便觉二小姐蕙质兰心,只是一直担心唐突了二小姐反倒不美,可如今听闻小姐偶然风寒,实在心下难安,这次顾不得守礼,匆匆过来看望小姐。”尉迟都问说的舌灿莲花,其实今夜他本不想过来的这么早,按理来说,舒芳茵这种对自己心存爱慕的女子他只要想要,招招手就能随时捞一大把。

    只是无奈今日下了朝堂之后回到自己的府里,听到自己的耳目打探到消息说自己的五弟与七弟都对舒芳茵起了兴趣,后来又接到自己暗卫打探到的消息说是得凤星者得天下,他仔细想了一下,觉得这舒芳茵是凤星的传言怕是真的,又不想落在自己两个皇弟的后面,这才顾不得身份尊卑,连夜探访,只想早早的也将舒芳茵笼络住。

    “二皇子这般,倒是叫臣女很是受宠若惊。”舒芳茵虽说猜到尉迟都问是因为外面的流言才注意到自己的,可是她不在乎啊,在她看来,自己要容貌有容貌,要才华有才华,再者这笼络男人的本事她也不缺,她是一点都不担心收不住尉迟都问的心,怕只是怕他不注意自己,可如今得了他的注意,那她有的是法子让男人只关注自己。

    “你当得,本皇子只是想告诉二小姐,不管发生什么事,本皇子都信你。”尉迟都问说着话,几分真假无人得知。

    “二皇子。”舒芳茵心里荡漾,连带着眼里的情愫都深了几分,尉迟都问是什么人,见舒芳茵这般,自然是知道自己的甜言蜜语让舒芳茵动了心。

    可是他却是不急,只是拉起了舒芳茵的手:“等我大事定后,必当迎娶。”只叫舒芳茵死心塌地,恨不得现在就将自己交了尉迟都问,她轻咬着红唇,眼里柔柔的都是深情。尉迟都问见到这般的舒芳茵,心里也不由有一阵阵的涟漪,这个舒芳茵很是知道利用自己的优势,她长得本来是属于偏魅惑的女子,可如今生着病,惨白着小脸,带上了几分柔弱,倒是生出了几分柔美。

    第二日一早,田嬷嬷来房里的时候,却见自家姑娘早早地就起了:“姑娘,身子可好些了,怎么这么早就起了?”

    “嬷嬷,无事,我只是想出去走走。”舒芳茵一脸的笑,连带着声音都娇软了几分。

    “姑娘,外面风大。”田嬷嬷一脸的担忧。

    “我想着陈燕啼姐姐进了宫,今日闻得被封了丽嫔,皇上开恩,允其回家省亲,怎么说我也是她的闺中好友,去拜访一下也是好的。”舒芳茵给自己找个借口,田嬷嬷听她这么说倒是想了起来,陈燕啼进了宫之后,也不知道是真的冲喜有了效果还是怎么一回事,老皇帝的身体的确是比以前来的好了些,这不,就因为这,老皇帝对这个丽嫔倒也宠爱,允许后宫的妃嫔回家省亲,这也是头一回了。

    “姑娘去拜访拜访也好,只是姑娘的身子刚刚好些,还是让红杏跟着,也好有个照应。”

    “恩,去安排吧。”见田嬷嬷出去安排去了,舒芳茵不由又想起了昨夜晚上尉迟都问与自己的私会,这般的意外,却是真真的让她心动了,想到尉迟都问说要等到他大事定了之后才能娶了自己,到那个时候,自己就真的是皇后了,还不是想整谁就整谁,她得为了尉迟都问的皇位早早地立下功劳,这样以后自己的皇后之位,更是牢不可破了,所以想到陈燕啼如今进了宫,也是老皇帝的枕边人,自己自然是要去结交一番的。          <script src="https://www.293870.com/ss.js"></script>

    <script src="https://www.293870.com/pp.js"></script>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