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86章 真倒了霉了
    <script src="https://www.293870.com/gg.js"></script>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网]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p>

    嫁祸为夫正文卷第186章真倒了霉了看清那柄短刃,孟雍才收了三分力,眸中冰冷的杀意缓缓褪去。

    二人连连对招,一个绞尽脑汁想怎么逃脱;一个则暗自皱眉想怎么放她走。

    赵宸是真没想到,楚皇竟会把这位提督大人派出京。

    上回私闯关家被撞见,要不是暗道怕早被抓了,这回可是人生地不熟的江南…

    不过一瞬,她决定想办法往老三那儿逃,既避免这位提督大人怀疑到武亲王,也好彻底坐实自己是丞相的人——

    忽然,孟雍气息一滞,竟被短刃突破剑幕,割向脖颈要害,他极力偏头躲避,面具还是被削碎一块,露出些许几乎透明的皮肤。

    耳听他气息凌乱,赵宸惊疑不定,手上却毫不留情,试探着又朝他颈间抹去。

    情势瞬转,赵宸很快试出虚实,确定他真的出了什么状况,心思也活泛起来,不仅放弃逃跑,还主动纠缠着不让他退走。

    趁人病要人命,最好再能引来孟雍,合力把这个提督宰了,省得以后麻烦…

    打定主意后,赵宸招招全力,短刃几次贴近对方,虽然每次都被堪堪躲闪开,但明显对方的情况越来越糟糕了。

    生死危机令孟雍杀意再起。

    他丝毫没怀疑“熟睡”的赵宸,那么这女子就是自作主张跟踪他——

    一瞬,他强行压制体内异状,剑风凛冽,透着骇人气机,将她牢牢抵在剑下。

    赵宸吃力地架住,却毫不慌乱。

    不管他出了什么状况,此时拼命不过是末路一搏,等她扛过去他也就玩完了…

    正在二人即将来个你死我活时,异变再生。

    他们几乎同时察觉到,一批人在快速向他们这儿靠近,似是被打斗惊动而来。

    电光火石之间,赵宸心思急转。

    不会是孟雍的人,老三的人可能性也很小,那…今晚上还真倒了霉了——

    孟雍冷冷看了一眼剑下的女子,不等她动作,忽然一脚把她踢进旁边的民宅,同时将全部重量都倚靠在门框上。

    赵宸砸进废墟里,喉间霎时漫上腥甜。

    没等她爬起来,那批缉事厂的人已经临近,自觉被人家包围,她紧握住短刃,暗自蓄力准备迎接厮杀…

    然而——

    “提督大人?您…您没事儿吧?”庄巍行礼,试探问。

    在他身后大约有二十几人无声见礼,全都穿着乌黑官服,戴着诡异铜质面具。

    孟雍倚着门框,姿态慵懒,剑不知何时归了鞘,淡淡地看向他们,摇了摇头。

    庄巍暗自扫了一眼周遭痕迹,又小心地窥着他脸上碎了一角的面具,恭谨问:“不知大人可有什么吩咐?”

    等了许久也没有回应,他心中疑云愈浓,某种心思也开始蠢蠢欲动。

    “大人若有差遣,尽可调派我等,追查缉拿可疑之人本就是我等的分内事。”他边说边一步步向孟雍走近,依旧恭谨不减。

    窥视着外面的情形,一墙之隔的赵宸浑身绷紧,倒握短刃蓄势待发。

    虽然不知道这位提督为什么掩护她,但明显对方的手下,此时正在怀疑什么。

    庄巍见已相隔不足两丈远,对方仍一动不动,更不由疑色外露,继续向前走,也在这时,微风忽起,夹杂一丝极淡的血腥味。

    而源头则是墙后极度紧绷,忍不住喘了一口气的赵宸——

    “大人?您怎么了?可是有恙?”庄巍佯装焦急,却满眼谨慎地猛顿住脚步。

    几乎在他停住的同时,孟雍的剑止在他喉间,锋利的剑尖微微挑破皮肉。

    庄巍顿时僵住,难抑心中的恐惧。

    同样毫无征兆的一剑,同样在他全神防备之下,同样诡异地落在他脖子上…

    完全和昨夜第一次见面,谈及刺探武亲王之事时一模一样——

    他不由顺着雪亮剑身看向孟雍,明明隔着面具,可他却清晰地察觉对方在笑,血腥、不屑、玩味、近乎于蔑视…

    “大、大人无恙,属下就放心了。”他强稳着,顿了顿,“属下探到陶四海之母被抓…玄十二曾发现陶四海,但被灾民阻碍没能抓住…”

    他彻底熄灭不轨的心思,极为恭谨地将一整天探查到的东西汇报完。

    孟雍笑看着他,剑尖自他喉间缓缓下落,一寸一寸划过他的胸、腹,令他不自禁有些发抖,直到剑身离开——

    “既然大人没有吩咐,那属下等先行告退!”他伏地一礼,快速带人离去。

    确认那些人是真的走了,赵宸才稍稍自墙后探出头,“你…你干嘛掩护我?”

    话音未落,视线中的人忽然无力前倾,拄着剑半跪在地,鲜血自面具下流出,很快染红他的官服衣襟。

    “喂、喂!”赵宸从墙后跑出来,却没敢靠近他,刚才那一剑,她也很难躲开。

    见他根本没反应,她小心翼翼地朝前挪了挪,“你不会死了吧?喂…你可别想着诈我,你都这样了,我一刀就能杀了你的…”

    她像壮胆似的念叨,一点点向他挪,好一会儿才皱着脸伸出手——

    意识模糊的孟雍被气笑,正想用最后的力气拿下面具,好让这女人送他回去…

    “你没事儿吧?”忽然有人赶来,急急冲向赵宸,又倏地止住。

    赵宸看了一眼玄清,见他正眯着眼睛打量地上的提督大人,下意识侧身挡住,“没事儿,你怎么来了?”

    “刚才瞧见一伙儿缉事厂的黑贼,以为你碰上了——”玄清边说边凑近。

    赵宸想也没想地拦住他,正想说什么,身后那位提督大人忽然拄着剑站起来。

    玄清一惊,忙将她扯到身边,同时长剑出鞘,直指孟雍。

    孟雍踉跄站直,看了他们一眼,打消拿下面具的念头,默默扶着墙向远处走。

    见玄清竟不甘心地要追,赵宸忙扯住他,“你老实点儿!他、他刚救了我。”

    玄清愕然一滞,猛地看向孟雍的背影,眸中挤满了猜测,很快生出恍然。

    “这是两码事儿!”他依旧装着不甘心,压低声音,“我知天惑可查了好几年,现在天赐良机,怎么能不一探究竟?”

    赵宸毫无察觉,蹙眉道:“以后有得是机会,这次先放他一马吧!”

    “好,万金——”玄清摸出欠条。          <script src="https://www.293870.com/ss.js"></script>

    <script src="https://www.293870.com/pp.js"></script>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