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348章 大结局 却道天凉好个秋
    之前有过联系,知道白桦要过来。许琳也早早的,暂时将两位母亲请了出去。

    这会她将乔飞放在旁边婴儿摇篮中,自己已经在茶桌上砌好茶。

    其实许琳最爱龙井,而今天却是泡的金骏眉,这个茶不止是乔松,白桦、陈静也都喜欢。

    从逻辑来说,是因为白桦喜欢金骏眉,乔松逐渐习惯了那个味道,他又带着陈静也开始喝金骏眉。

    许琳并不知道这些,只知道他们三人都喜欢金骏眉。

    而扭头过去时,看到乔松、白桦一起走了进来。刚好起身迎接,快步而来白桦示意白桦坐下:“坐月子期间要少走动。”

    “没那么娇贵。”

    “不如此,怎的显示我会关心人?”

    “白桦,你有些坏喽!”

    “比你还差点。”

    面对许琳可不同于乔松,白桦更加放松着。也在几句玩笑后,她低头看向婴儿篮中的小乔飞。

    “可惜了,长得像乔松。”

    “白桦…当事人还在这。”

    “就是可惜,你可没许琳好看。”

    顺着刚才气氛逗着乔松,而乐着的许琳接话:“若论美,谁能比你白桦?”

    “若论非常,谁能比你许琳?”

    “咱们这么互夸有意思?”

    “我们说的是实话。”

    不骄傲、也不会谦虚,白桦说的很对,她们都在说着大实话。而她也和之前陈静一样,从口袋中掏出一枚金锁。

    “百福锁有了,我送孩子长命锁。”

    将长命锁放入摇篮,而乔松、许琳没有在说谢谢,那么的顺其自然。两个聪明人也听出来,她来之前见过了陈静。

    之后白桦坐在许琳面前,也端起一杯茶送入口中,品味着香气时却说了从前一个好玩桥段:

    “我很小的时候,就喜欢喝茶。高中时候乔松问我,什么是金骏眉,我说是红茶的一种。然后放学他给我买了一瓶冰红茶…呵呵!”

    “那时候的乔松,笨的有些可爱。”

    “不但可爱,更是非常的穷。他练足球活动量大、饭量更大,每次来学校带的钱都有数。三块钱一瓶冰红茶,是他晚饭的钱。”

    诙谐的开局,却是一抹回味的开始。在许琳面前,白桦突然说起了往事。而坐也下的乔松,没有接话。

    白桦继续说着:“他从来心思很重,也都会将苦楚藏于心中。这样的乔松,有资格被优秀的女人去爱。”

    “我承认。”

    “还有就是,乔松顾忌太多。”

    “我们都知道。”

    “他很傻,也有很多缺点。但如你刚才所说,乔松很可爱。”

    “呵…”

    许琳意识到一点,无论乔松如何去改变。在白桦心目中的他,依旧如从前。

    挺好,这是白桦的选择。

    而乔松坐在一旁,依然保持沉默。这是一旁孩子啼哭起来,他起身过去将儿子抱在怀中。

    白桦看着他问:“会让乔飞长大后踢足球吗?”

    “尊重孩子选择。”

    “嗯。”

    “白桦,你今天想表达什么?”

    “我想看到你一次肆无忌惮。”

    “……”

    “你觉着自己肆无忌惮?也是,两次右腿重伤,可一切都不是为了你自己。乔松,去自私一次吧!

    我、我们,都希望你如此。”

    相比于许琳、陈静,白桦的话说的更加直接一些。道理乔松懂,但最后那一下,他真的狠不下心来。

    低头看了一眼怀中婴儿,被抱起来之后他不哭了,又舒服闭上了眼睛。

    小家伙喜欢被人抱着,这睡的很安稳。

    就像他的父亲乔松,总爱寻找一个安逸的空间。但大人不是小家伙,不能一直被哄着。

    又抬起头看向了白桦、看向了许琳,乔松…闭上了眼睛。

    ……

    滹沱河边,秋风冷冽。

    一袭蓝色装扮,蓝色的头发在风中飘舞。

    沉默很久的陈静想旁边子苏问着:“以前他和白桦,经常在这里散步吗?”

    “嗯,夏天时候乔松还会跳河里摸鱼。”

    “呵…他那会一定很厉害。”

    “何止是厉害,简直就是嚣张。”

    白桦之外,子苏是见证乔松曾经最多的人。但她和白桦又不同,更愿意再次见证着乔松的改变。

    伸过手去放在陈静肩头:“那是从前的他,和你没关系。你爱着的男人,就是你心目的乔松。”

    “子苏姐,一切公平吗?对我、对他,对许琳、白桦…”

    “这些不重要,每个人都有追求幸福的权利。”

    “我想哭。”

    “一会在哭。”

    在陈静肩头的手,移直到她脸庞。轻轻抚摸过去,子苏将身影倒退数步,转身离开这里。

    她最早陪着乔松、白桦,之后又陪着陈静、乔松。到现在,子苏不知道答案如何?

    可她已经不忍心在看下去,陪伴他们的过程,也让她的心变得惆怅。

    祝福你小静,也祝福乔松、白桦,更祝福许琳和她的孩子。

    心中说着,子苏离开了这里。

    而陈静却没哭出来,将身体靠在一颗梧桐树上,遥望着眼前。

    秋日中喝水迎着光彩,片片落叶漂流向东而去。

    侧面泊油的马路,车来人往。

    天空中万里无云,天空如洗过一般的干净。

    所有的景色,汇成一副具有抽象美感的图画,烙印在陈静心中。

    ……

    白桦走出了屋外,许琳抱着孩子,乔松抱着她。

    紧紧的将头贴在她的额头,久久的不语。

    许琳笑着,右眼中泪痕划过。

    微妙的是,乔松流泪的却是左眼。因为面对面脸庞贴在一起,所以他们的泪水做了融合。

    没有说话,乔松朝着外面走去。

    等待她的白桦,看着他从身边掠过,望向屋中许琳。她的泪水已经不在,唯有一副飘然于世外般的笑容。

    白桦也笑着,向她微微点头示意,口中用只有自己听到的声音说着:“过往的岁月,落幕时你是最美的女人。”

    许琳没有回应,嫣然笑着低头看向怀中自己孩子。

    “乔飞,恭喜你的爸爸!”

    抬头望向外面,乔松不见身影,白桦也离去。在看像蔚蓝的天空,眼睛中有着爱恨情仇。

    “乔威,你该谢谢他。我的生命,不在孤单。”

    想要踌躇一番,可孩儿又次哭啼。许琳没忍住,又乐了起来:“小讨厌鬼,又向妈妈撒娇了,乖哦!”

    ……

    白桦将车,停在母校后门梧桐树下。一起下车后,两人缓步走到老地方。

    乔松说:“少年不知…不识……”

    “呵呵,你还是不爱学习。”笑着回应一句,白桦把话接了过来:“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

    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叙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就算气质变得洒脱,但白桦骨子中古韵的气势不会离去。她优美的声调中,将一首古词读的优美。

    乔松旁边看着,却打起了笑容道:“辛弃疾的词。”

    “还算你不太笨。”

    “谢谢。”

    “陪我散步。”

    “好。”

    而后的白桦,主动伸出了右手,在然后两人握在了一起,朝着滹沱河边走去。

    这是他们曾经走过太多的路,可这一次牵手,也只是牵手。

    没有回味,更无惆怅。

    简简单单一起笑着,朝着河对岸下那一排梧桐树走去。

    远远看去,那里站着一抹蓝色的身影。

    ……

    白桦、白桦!

    站在原地始终未动的陈静,心中默念着她的名字。

    太久时间中,也将她视为自己阴影,活在她的笼罩之下。

    现在陈静看来,那是作茧自缚。

    远远的看着,阳光下的白桦似乎在笑。她真的很美,美的让人沉醉。

    陈静觉着,她这样的女人不是阴影,只是美丽的风、美丽的阳光,让人心变得温暖。

    也觉着另外一位女人,更像是大柱一般,支撑着自己生命的踏立。

    许琳,许琳!

    也在默念着她的名字,陈静感恩、感激这她。如姐姐一般温暖,又如名字灯塔般照亮过心中世界。

    最后的目光,锁定在白桦右侧的乔松。

    他……

    混蛋、坏蛋、流氓,这是曾经岁月中,对于乔松最多的称呼。

    可就是这样一个男人,又让陈静陷入泥潭…不,是在一抹秋波中,无法迈出左右。

    依旧站着,等待着他的到来。

    ……

    路走的不快,甚至有些慢。

    每一步路,代表着过往、现在、未来。

    刚开始还在笑,到后来握着白桦的手越发的用力。

    而在最后一段路,白桦松开了他的手:“乔松,你我命中注定的路,到此为止了。”

    “嗯。”

    “我在送你,你也在送我,彼此别说再见。”

    “嗯。”

    转身,白桦原路返回。乔松站定,和前方陈静一起目送白桦身影渐行渐远。

    一直到她身影在视线中消失,乔松、陈静目光交汇在一起。

    陈静未动,乔松迈步前行。

    几十米的距离,很近、又很远。

    但无论路是长、是短,乔松没有在停下脚步。

    近了、近了。

    陈静的脸庞,映入乔松的眼中。

    乔松的身影,一直在陈静的心中。

    近了,近到两人只有一只手臂距离。乔松停下了脚步,看着陈静。

    相识九载,一起苦过的岁月,携手相伴。

    却道天凉好个秋,秋…又是秋天。

    全书完!

    【作者题外话】:写的不好,但我很感激《我的绝色老板娘们》一书。

    写书五载,以前为了生计写兵王、写休闲,写装逼打脸。实话说,那写玩意比现实题材书挣钱。

    这是快节奏时代,大多数人们,更喜欢快节奏东西。

    但老板娘这本书,让我攒了足够经验,纵然写的不好,我也爱她。

    最后打个广告《美女,求放过》明天在塔读上传,请大家继续支持北马,支持属于我的风格。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威信公号:HHXS665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