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320章 赵天的恨意
    第320章赵天的恨意

    “我,我已经这样了……你还想让我帮你做什么……?”

    赵天已经吓尿了,结结巴巴的说道,但是还故作淡定。

    但是被一个黑乎乎的枪口抵在下颚上,赵天早就没有了往日的猖狂英姿,怂了就像是一条狗,冷汗梭梭直流,已然打湿了衣襟,出卖着他此刻的心虚。

    “先别着急,我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你父亲那面,应该和你有差不多的结局。”

    黑衣人的言语里,充满了不屑和嘲讽之意。

    “你什么意思。”

    也不知道是黑衣人的嘲讽又勾起了赵天的最后一点勇气,还是在巨大的压力下赵天有了新的勇气,总之赵天似乎淡定了下来,朝着黑衣人追问着。

    “你如果再用这样的口气和我说话,我不介意让你知道什么叫后悔不及。”

    黑衣人走到窗前,侧过脸,不冷不热的说道,却又让人不敢怀疑他说的话。

    赵天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唾沫,因为他从之前救他出来的这个黑衣人的语气中,听到了让他感到阵阵胆寒的意味。

    “请您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说我爸爸那面会和我一样。”

    +喔对于自己唯一且最大的靠山,能让自己可以有现在这种生活的资本父亲,赵天还是很在意的。

    “等等你就会知道了,我现在想知道的是,你想不想报复他,找他报你所受的屈辱之仇。”

    黑衣人虽然没有点明,但是黑衣人的话一说出口,赵天就知道他在说谁了。

    罗天这个名字,直接出现在赵天的脑海里。

    躺在医院的这段时间,赵天无时无刻不再想着这件事,想着这个名字,愤恨充斥在心头,怨恨占据了脑海,那种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深深恨意,每每出现的时候,都使得赵天几乎要憋屈的发疯。

    但是又因为想的太久了,各种脑中的怨毒积蓄的太多了,让赵天困的不行,这才睡着过去。

    在梦里赵天用各种方法,各种手段,把罗天个折腾的死去活来,别提有多爽了。

    不过梦着梦着,又梦到被罗天收拾,修理的种种可怕回忆。

    只有他赵天欺负,打压过别人,怎么被别人收拾修理过,接着又梦到罗天使用他想到的对付罗天的方法,被罗天使用在他的身上,于是就变成了噩梦。

    直到之前醒来的时候,才发现是在做梦,做噩梦,这才心有余悸的淡定下来。

    安心之后,只觉得口渴难耐,这才起身找水喝。

    但是现在,罗天的名字又被黑衣人提起,而且还和自己的父亲有关。

    赵天自然听出,罗天这是要对自己的父亲下手,没有了父亲的支持他还有什么?

    这也从侧面显示出,赵天其实也并不是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的,至少在面临彻底的绝望时是这样,而罗天,就是让他感到绝望的根源所在。

    在恐惧与愤恨双重作用下,赵天终于努力着让自己不再对罗天感到惧怕,包括眼前的这个黑衣人,赵天觉得自己也是不再那么畏惧了。

    就是不知道是不是赵天在真的面对罗天时,还能这么勇敢了,谁知道呢。

    不过现在有这样的情绪,对赵天而言,或许已经够了。

    黑衣人看着眼中渐渐被怒火充斥,然后慢慢的又回到了淡然镇定,可是里面的恨意,是怎么样都无法完美掩饰的。

    并且黑衣人也感觉到,赵天在有意无意望了自己的那两眼中,也不像原先那么害怕和畏惧了,甚至同样有一点恨意在里面,说不清道不明的恨意,只不过掩饰的非常快而已,虽然是在自己也见目光转过去的时候,才进行掩饰的。

    但是在黑衣人的眼中,赵天的这种做派,恰恰就是他此时所需要的,黑衣人心里无所谓的冷笑一下,并没有去揭穿什么,因为他需要的,只是这些。

    “考虑的怎么样了,我没有那么多时间在你这里浪费。”

    听到黑衣人冰冷低沉的话语声,赵天瞬间清醒了过来。

    见状,黑衣人满是失望与不屑的瞥了找天一眼,在心里暗暗冷笑了一声,烂泥扶不上墙,帅不过三秒,说的恐怕就是赵天这样的人了。

    不知道是不是感觉到黑衣人的瞧不起自己的样子了,赵天倔强着握紧了拳头。

    “算了,看来你没有兴趣,简直是在浪费我的时间。”低沉的声音里充满了不满与不耐烦感。

    说完,黑衣人松开环抱的双手,朝着门口走去。

    “我要报仇!我想报仇!”赵天粗重着呼吸说道。

    不过黑衣人却完全没有停下的意思,依然继续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我要报仇!”赵天几乎是喊着说出这句话的。

    然而赵天所得到的答复,是一个敞开着的房门。

    安静的病房里,赵天此时已经呆住了,怔怔的看着大开着的病房房门发着呆……

    就在这时,一个女护士匆匆跑了进来,张口就问。

    “赵先生,发生什么事情了吗?刚刚听见你在喊叫。”小护士刚说完,就满脸惊恐的盯在赵天的床褥上。

    因为赵天的被褥上面,正安静的躺着一把漆黑的手枪……

    “狼头……”

    刚从夜店出来的罗天五人,脸上都不好是太好看,小逸,黑熊,蝙蝠和犀牛他们均是眉头紧皱,在稍显空旷的街道上四处打量着,似乎正在寻找着什么,而且还挺着急的,遍寻无果之后,小逸唤了罗天一声。

    而罗天的脸色更是庄重,并且充满了严肃。

    因为就在四五秒的时间之前,他们失去了走在前面的那个,递纸条给罗天的长发女子的踪影。

    而且还是在这种空旷的街面上,这对小逸几人来说,甚至都不敢相信一个大活人会在这样的环境里,被他们跟丢了……或者说短短四五秒的时间就找不到踪影了。

    罗天没有回答小逸的呼唤,而是在街面上再次扫视了一圈之后,开始回忆刚刚出门时的场景。

    但是很快的,对于出门时候突然进去的那几个一看就是富家公子的人的怀疑,就被罗天断然否决了,如果那样的人是和长发女子有关的人,那恐怕也问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还不如不去浪费那些不必要的时间。

    但是不管怎么说,就算是耽误了四五秒,对方的移动速度,似乎也有点快,罗天看了看周围最有可能的逃跑路线,觉得如果是自己的话,也有些难以办到!或许再多一秒,还有可能!

    那么那个女子到底是谁?拥有这样的能力,看起来还是在小心翼翼的情况下,来提醒自己小心一个什么外务使……

    那面这个所谓的外务使到底是什么来路?那个长发女子又基于什么出发点来给予自己这样的提醒……

    理解不通,想不明白!

    抬手摸了摸额头,罗天淡然一笑,已然将这件事情放置脑后,转头对着黑熊,小逸几人道。

    “我们回去继续喝酒去。”

    “可是狼头……要不然我们在周围找一下?看看有没有什么痕迹留下。”蝙蝠也是有些严肃认真的叫住了罗天。

    “走吧,今天是给你们接风的,其他事情,都不需要上心。”

    蝙蝠蠕动了几下嘴唇,最终还是将话说出了口。

    “可是狼头,不能弄清这里面的事情……怎么安的了心,不如……”

    见蝙蝠还要准备说话,罗天挑了挑眉,轻轻的摇了摇头。

    “好吧,那我就说说不用找了的理由吧,首先她既然这么自信的送信给我们,现在又这么快速的失去踪迹,那就说明不是反侦察能力足够高,就又有人接应……”罗天顿了顿:“再者说,在我看来,她很可能只是来给我们送信的,也或许是这次接触不打算再有更多的接触。”

    罗天说完之后,看了看小逸,蝙蝠,黑熊和犀牛四人的反应,选择将剩下的半句话在心里,只是默默的对自己说着。

    或许……可能要不了多久,我们和她,就会有再次见面的机会了!到时候再将事情的来龙去脉问清楚。

    想到这里,罗天就在蝙蝠的肩膀上拍了一把。

    “走吧,喝酒去,别被别的事情扫了我们的兴致。”

    不过在黑熊,小怡四人都朝着夜店大门回去的时候,一起过来的小怡和楚雪黎两人却站在原地没有动。

    再次暗中打量了一下几个可能快速离开这里的位置的罗天,刚收回目光正常跟上的时候,恰好发现两人异常,温和的问道:“怎么了吗?”

    罗天的声音,将走在前面的黑熊,小逸几人的目光也引了过来。

    几人见到小怡和楚雪黎没有移动的身形,均匀一阵奇怪。

    “我们……”小怡有些迟疑的说道。

    见状,黑熊走过来憨厚的问道:“你们怎么不走啊?这里待着不习惯吗?”

    看着黑熊魁梧的身形,小怡的脸又红了起来,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虽然两人均没有说话,但是从两人的态度上,罗天已经大致猜到了原因,但也没有急着说话,而是等着小怡自己对黑熊说出来,也算是让两人能够多说几句话了。

    小怡迟迟不说话,罗天几人也都安静的等着,不去打扰,直到楚雪黎终于按捺不住,提出要先行离开了,小怡这才愈发紧张起来,小脸涨得通红,使人怜爱。

    后面一些的小逸则是没心没肺的大笑起来:“你个傻熊,还等着人家女孩子提出让你送人家啊。”

    听到小逸的揶揄话语,小怡顿时更加窘迫了,急忙摇晃着小手辩解起来。

    “不是的,不是的……我只是想和你们道别的……”

    说完之后,小怡看向黑熊的小脸涨的更加的红了,像极了红透的苹果。

    罗天看着四目相对的黑熊和小怡两人,眉头不知不觉的紧锁了起来,因为小怡脸上的这种嫣红,让他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而且是一种极好的感觉,只是刹那间,却又想不清楚是在哪里看到的了。

    罗天沉思着,努力回忆着,直到他的脑中浮现出叶语彤的身影时,这才想起来这样的画面,是在哪里看到的!

    罗天继续回想着上次那个雷雨夜里,和叶语彤一起在酒窖喝酒的那个晚上,回想着在叶语彤脸上所见的,和小怡现在几乎一模一样的这种娇羞而至的嫣红。

    连罗天自己都没有察觉到,他的嘴唇不觉着已是微微翘起,脸上也是露出会心的微笑。

    这抹笑意,是那么的帅气,健康,阳光,且迷人,纵然是在夜晚的霓虹灯下,依然可以看出这么多的内容,他到底是谁……

    楚雪黎从罗天身上收回小兔般偷摸谨慎的目光,紧了紧牛仔裤长裤口袋里的那叠钱,眼神里暗藏的忧虑少了很多,眸子前所未有的干净而清澈,更多的,是那份溢于言表的轻松感。

    虽然,只是少许,当与之前相比,已经让人感觉很多了。给力小说 "songshu566" 威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