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52章联手诛杀
    逍遥长生的指剑,没有太多的剑招,只有无限的杀意,在他的脚下,渐渐多了一些血迹斑斑的伤者,一道道血液,四处流淌,广场之上,一片血腥。

    逍遥长生不愿意在天一宫杀人,但是谁要想杀他,他也是一万个不答应的。

    “大长老,让他们走吧,不要再打下去了!”

    陆重天的身影,从一处屋脊之上飞了过来,落到大长老的面前,极力劝阻大长老放下屠刀。

    “对不起,陆重天,你已经不是天一宫的掌教主了,你还是赶快离开天一宫吧,这里的事,我自会处理,不用你操心。”

    大长老无动于衷望着陆重天,如果不是他纵容老皇虫这一帮人的话,哪里会有今天这样的血腥场面。

    “老皇虫,看在我的面子上,不要开杀戒了,他们都是天一宫的命脉,不可以毁灭了啊。”

    这时的陆重天,哪里还有一个掌教主的气势,一把拉住老皇虫的手苦苦哀求起来。

    “他们住手,我们自然会走。”

    老皇虫翻了一个白眼,给了陆重天一个答案。

    这一次大闹天一宫,这个地方已经没有他们的立锥之地,只要大长老等人让玲珑离开,他们自然不会赖在这里了,哪怕是亡命天涯,他们也不会再和天一宫沾染上半点儿关系。

    “大长老,让他们走吧,你不要一意孤行毁了天一宫,你放心,只要你们住手,我会离开天一宫,永远不再回来。”

    陆重天知道,大长老觊觎他的掌教主位置已经好多年了,现在如了他的愿,只要自己不再出现,他应该可以收手了。

    “其他人可以放过,对不起,这四个小子,必须杀!玲珑小姐,必须留下,当然是除非她主动交出日月星轮。”

    对于公然对战天一宫的老皇虫门下弟子,大长老是绝对不会放过的,这样的决定,已经是大长老做了最大的让步了。

    “好好好,既然你要杀,那就杀个痛快吧。”

    老皇虫对着大长老嘿嘿一笑,一道血腥之色,涌上了老皇虫的眼瞳。

    “伯牙之死,非我之罪,罢了罢了,就让天一宫毁去吧。”

    陆重天仰天一声大笑,发了疯一般离开了天一宫,这一去,他是再也不会回来了。

    “想要我死,你们也别想好活。既然要同室操戈,那就别怪老子不可气了,和你们的同门之谊,从现在起一刀两断,谁向我的出手,谁就是我的敌人。”

    看着一个个疯狂扑过来的内门弟子,逍遥长生开始动了焚天之怒。

    “布阵,诛杀逆徒!”

    几个为首的内门弟子一声大喝,上百个弟子兵器交错,人影重叠,各种原气汇聚一起,形成一条巨大的黑色长蟒,对着逍遥长生的头顶撕裂而来。

    蟒头之上那携带着恐怖原气的力量,大有要把逍遥长生直接撕碎的气势,逍遥长生的眼瞳,死死的盯着长蟒袭击而来的轨迹,在他的手中,一道华丽的光芒闪过。

    长蟒化成一片光波飞射出去,其上残留的原气,直接将几处地面切割出一道道裂痕,逍遥长生的手中,多了一样东西,那就是花仙舞给与他的储物灵器七彩碟。

    面对百余个弟子合力的一击,慌忙之中的逍遥长生,胡乱召唤出了七彩碟,终于轰灭了内门弟子的一记绝杀。

    “仙人板板的,想不到七彩碟竟然还可以作为一种武器,老子还真是糊涂,守着古董当药罐,错把珍珠当成鱼眼睛。”

    逍遥长生嘿嘿一笑,终于有了一件得心应手的兵器。

    “开始变阵,合力诛杀!”

    几个内门弟子大吼之中,驱动着各自的原气,手中的兵器源源不断的释放出各种色彩的光芒,朝着逍遥长生的全身部位轰击而去。

    七彩碟在手的逍遥长生,嘴角之上,露出一抹残酷的微笑,下一个时刻,逍遥长生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内门弟子的大阵之中。

    七彩碟挥动而出,锋芒闪过之处,一些人的兵器连同手臂掉到了地上,一片血雨纷飞,惨叫之声不绝于耳。

    逍遥长生的主动进攻,让这些内门弟子面色巨变,一时之间,乱了阵脚,被逍遥长生七彩碟一阵风卷残云般的袭击,无数的内门弟子倒在了地上,颤动的身体之上,是流淌不息的鲜血。

    一片恐慌的情绪,在这些内门弟子的眼瞳之中蔓延,在逍遥长生的脚下,在短短的时间之内,又增加了几十个不同程度受伤的弟子,这个时候,他们才知道保命要紧,一个个灰溜溜的退了下去。

    看着内门弟子在逍遥长生的手底下如此的不堪一击,大长老的心里,开始有些隐隐的担忧起来,难道陆重天对于老皇虫等人的纵容,就是早就知道他们是一个个的不能招惹的魔头?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他大长老可就是捅了马蜂窝了,这些不要命的大马蜂,会让整个天一宫不得安宁。

    但是,摆在大长老眼前的已经没有了退路,他只能硬着头皮错下去,只要诛杀了老皇虫等人,就算是付出再大的代价都是值得的。

    “老皇虫,让他们走吧,不要再杀人了。”

    玲珑看见一片片触目惊心的血迹,还是有些于心不忍,不管怎样,天一宫也算是他们青莲门的主脉之地,可不能让这么多的天一宫弟子无辜的惨死在大长老错误的决定之上。

    “嘿嘿,还是那句话,只要大长老住手,我们就离开天一宫,杀人流血吗?又不是没见过。”

    老皇虫面不改色,说得轻描淡写,因为大长老已经触碰到了他的底线。

    对于他这样的老怪物,不知道曾经手里沾染了多少别人的鲜血,本来是想留在天一宫过几天逍遥日子,谁知道还是要大打出手,血流成河。

    “老皇虫,你做梦,就算是拼光了整个天一宫,我也要将你们诛杀,然后祭奠老祖。十大长老,一起出手,诛杀叛逆!”

    老皇虫的傲慢让大长老大为冒火,一道如虹的气势瞬间爆发出来,喝令着一个大长老率先朝着老皇虫轰击过来。

    余下的九个大长老之中,走出来三个大长老,直接对着九天睡神、散花天女以及快活王子袭击而去。

    这个时候,这些大长老已经不再顾及脸面了,只有诛杀了老皇虫等人,才能将这个丑闻封锁在天一宫之内,他们的颜面事小,天一宫的存亡事大。

    一个个四星练气师的气势,暴动而出,震动着每一个弟子的神经,一道道威压,让逍遥长生感觉到呼吸所受到的压迫之感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逍遥长生现在的实力不过是一星练气师的境界,如果不借助于外力的帮助,根本就不是这些四星练气师的对手,现在,花仙舞已经为他受到了伤害,他唯一能够借助的,就只有阴煞之气了。

    “小妖孽,你纳命来吧!就凭你手上的这一个连灵器都算不上的破玩意儿,还能在我徐大长老的面前蹦跶出什么花样来?”

    徐大长老狰狞的嘴脸,出现在逍遥长生的眼前,狂暴的气势落到了逍遥长生的身上。

    “老东西,那我就让你看看这个破玩意儿的威力吧。”

    逍遥长生挥动着七彩碟,一道阴煞之气悄然而出,夹杂在七彩碟释放出的原气之中,朝着这个徐大长老轰击过去。

    轰隆!

    七彩碟和徐大长老的手掌对撞在一起,逍遥长生的身影,被徐大长老直接的掌力震飞出去,虚空之中,逍遥长生只觉得喉头一甜,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在徐大长老一击之下,他便受了轻伤。

    “啊……”

    看着逍遥长生倒飞的声音,正在得意之际的徐大长老,忽然发出了一声接触到烙铁一般的怪叫声,逍遥长生释放出来的那一道阴煞之气,顺着徐大长老毛孔进入到了他的身体之中,让徐大长老的肉体如同遭受到了毒蝎子狠狠的一蜇,痛得徐大长老头山冒出了虚汗。

    “这是什么鬼东西?”

    望着从地上爬起来抹去嘴角血迹的逍遥长生,徐大长老眼瞳里闪烁着阴晴不定的神色,没有贸然向逍遥长生再一次出手。

    深深的呼了一口气,逍遥长生慢慢的缓过气来,望着徐大长老嘿嘿一笑道:“想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你再来试试不就明白了。”

    “小妖孽,你以为我真的怕你那个东西吗?”

    徐大长老神情一变,身体之上的光华涌动,凝聚成一片恐怖的锋芒,无数的原气风刃盘旋呼啸着朝着逍遥长生旋切而去。

    这些原气风刃,无论那一只切割到逍遥长生的身上,都会叫逍遥长生的身体出现一个血窟窿。

    逍遥长生的身体,瞬间发生了转移,七彩碟之上,涌动出一片浓郁的阴煞之气,在自己面前凝聚出一道阴煞之气构成的壁垒。

    嗤嗤嗤……

    一只只原气风刃,射击到壁垒之上,竟然被阴煞之气直接腐蚀成一道道黑烟,随即黑烟翻卷,在七彩碟的原气迸发之下,突破了阴煞之气的壁垒,渐渐逼近了徐大长老的面前。

    “哎哟……”

    某一个时刻,徐大长老呼吸到了一缕阴煞之气,顿时让他的喉咙里好像吞噬了一口酸液一样,冒出了一道黑烟,瞬间将他的喉咙烧伤。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