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51章大闹天宫
    老皇虫淡然一笑,“我中宫的人除了酒囊饭袋,就是花痴睡神,反正没用,不如就让他们打发了正好,也省得我半夜三更睡不着觉起来给他们唱催眠曲。”

    “你个老东西,师父和徒弟一个德行,竟然还敢占据天一宫最好的中宫,陆重天,你如此偏袒这些人,难道是要毁了天一宫?好,今天当着三千弟子的面,我们十大长老决定罢免你掌教主的位置,从现在开始,我们要替天一宫清除祸害。”

    大长老对着老皇虫发出了近乎咆哮的声音,在他的心里早就看老皇虫不顺眼了,不知道为什么陆重天那么一味的迁就他,还让他和几个弟子占据了天一宫最好是的风水宝地。

    “大长老,你这是要毁了天一宫啊!”

    眼看着自己大势已去,陆重天仰天发出了一声长叹,转身飞下祭台,几个闪烁之后,消失了身影。

    “老东西,掌教主说对了,你们是要毁了天一宫啊。”

    陆重天的退位,让老皇虫对大长老的嘴脸嗤之以鼻,陆重天都对他彬彬有礼,这个大长老也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天一宫的执法弟子听令,捉拿中宫的叛逆,以正宫规。”

    陆重天一走,大长老压制的怒意瞬间爆发了出来,手掌一挥,牵动着他身边的空气出现了一道裂痕,形成了一道扑面而来的能量气势。

    “逍遥长生,你们快走,大长老,你们要杀杀我,一切都是因我而起,我不能让他们成为我的替罪羊。”

    玲珑挺身而出,对着大长老大叫起来。

    “小丫头,你也脱不了干系,等我们清理了门户之后,再和你算账吧。”

    大长老一挥手,将玲珑的身影震退了出去。

    “好好好,既然事情因我而起,注定要让我成为叛逆者,那就先拿我开刀吧。”

    逍遥长生的眸子,一下子布满了血丝,仿佛要滴出血一般,一股暴虐的气息从他的身上荡漾开来。

    一缕缕阴煞之气,开始从逍遥长生的全身毛孔里流泻*出来,瞬间形成了一道寒潮,朝着四面八方扩散开来。

    “这个小妖孽,已经入魔了,将他就地正法,格杀勿论!”

    大长老的怒意顿时化作了杀意,恐怖的力量带着灭世的威力奔袭而来,直接开始压制逍遥长生的阴煞之气。

    “这个不要脸、不讲理的天一宫,毁了也罢,孩儿们,该出手时就出手,你们死了老皇虫给你们挖坑,然后再来陪你们斗酒玩花睡大觉。”

    老皇虫的这句话,无疑是向天一宫宣战,他们这些中宫的弟子,今天真的要成为天一宫的叛逆者。

    “师兄们,逍遥长生不才,让我先来吧。”

    逍遥长生从糊涂仙人的手里,抓过酒葫芦,咕噜咕噜的灌了一气,然后从散花天女的鬓角之上取下一朵鲜花嗅了嗅,迈开脚步,朝着飞掠而来的执法弟子走去。

    广场之上,忽然风起,风很寒,带着几分秋天的萧瑟,吹得祭台之上的旗帜唰唰作响,这是来自逍遥长生身体之内的一道寒意,让这一片天地瞬间变色。

    寒云潇潇,玲珑望着逍遥长生黑发飞舞的背影,眼角之上,一滴清泪,低落而下,为了她,逍遥长生竟然准备大闹天一宫。

    逍遥长生的手里没有武器,有的就只有一道不屈的意志,虽然他是一个人见人恨的小妖孽,但也不是随便就可以被欺负的,谁触犯了他的底线,就是要剥他的逆鳞,对不起,他不能等死,只能反抗。

    “挡我们执法者—死!”

    十来个执法弟子手中的法杖闪烁着幽幽的血光,他们手里的那些法杖,不知道吞噬了多少人的鲜血,在逍遥长生的面前释放出了一道嗜血的气息。

    “对不起,我也一样,挡我者—死!”

    逍遥长生五指合拢,形成指剑,手指尖寒光涌动,然后剑芒划过,在虚空之中留下一个漂亮的弧度。

    没有丝毫的悬念,第一个执法弟子被逍遥长生的指剑袭中,发出了一声不可置信的惨叫,一股血液,喷洒在了旁边执法弟子的身上。

    “这个小妖孽疯了,真的敢在天一宫杀人,他注定已经没有回头之路了。”

    无数的天一宫弟子看见逍遥长生杀了人,相互对望了一眼,面色一片苍白,只觉得口干舌燥,喉咙冒烟,将逍遥长生视做了天一宫的叛逆者。

    敢在天一宫里随便杀人,这在天一宫的历史上还没有出现过,这个逍遥长生,竟然开了在天一宫诛杀同门的先河。

    “杀了他!”

    几个执法弟子的神情开始暴怒起来,从来都是他们决定别人的生死,想不到现在反过来了,这让他们如何忍受这样的规则。

    执法弟子各自发出一阵吼叫,挥舞着手中的法杖朝着逍遥长生砸了过去,逍遥长生没有躲闪,指剑挥动之间,划过了一个个惊心动魂的流线,那些砸向他身上的法杖,发出了嘁哩哐啷的声音,好像一堆烂铁一样落到了他们的脚下。

    一声声惨叫,从执法弟子的嘴里发出来,因为他们的手指头,也跟随着断裂的法杖一起落了下来,好像一颗颗花生米一样在地上滚动不已。

    这也算逍遥长生手下留情,不愿意在天一宫里制造杀戮,不然的话,这些人掉的可不是手指头,而是脑袋了。

    天一宫虽然不仁,逍遥长生可不能无义,不敢怎样,天一宫至少收留了他们这些孤儿,面对同门师兄弟,逍遥长生还是不愿意血染广场,相煎太急。

    “让玲珑小姐走,不要逼我杀人!”

    一道指剑斩断那些执法弟子的法杖之后,逍遥长生对着大长老发出了警告。

    “刑堂大长老,捉拿叛逆,祭祀老祖!”

    逍遥长生的要挟不仅没有让大长老就范,反而让大长老发出了格杀令。

    “善财童子,既然你无财可散,那就散命好了。”

    老皇虫对着逍遥长生说了一句别人听不懂的疯话。

    “好,龙有龙的命,鼠有鼠的命,谁生谁死,都是自己的命。”

    从逍遥长生的嘴里,一道偈语顺风而飞。

    等到逍遥长生的指剑再一次划出去,几个执法弟子的手臂离开了身体,落到地上,血液从他们的创口之上喷射出来,让一个个带着惊恐眼神的执法弟子开始了倒退,这个不要命的逍遥长生,终于让他们尝到了苦果。

    在逍遥长生的手指上,血液流淌,落到地面上发出了滴滴答答的声音,敲击着每一个人的神经,这个逍遥长生,真的疯了。

    “小妖孽,如果天一宫让你就这样糟践了的话,我们这些老家伙还不如撞墙死了算了。”

    刑堂大长老一声大吼,身影一震,快如闪电一般朝着逍遥长生扑了过来。

    逍遥长生的面上,没有一丝的的表情变化,静静地立在原地,等待着刑堂大长老的欺身而来。

    “你八十岁的老东西欺负一个十八岁的小孩子,你不觉得害羞吗?”

    在逍遥长生的面前,糊涂闲人的身影一晃,一道能量手掌奔袭而出,直接和刑堂大长老对轰了一掌。

    “好,疯了,你们都疯了,那就先杀了你再说吧。”

    刑堂大长老一声大喝,召唤出一只蛇头拐杖,挥舞之间,朝着糊涂闲人头上砸来。

    “善财童子,你照顾好那些三脚猫,我来收拾这一条四脚蛇。”

    糊涂闲人摇摇晃晃的喝了一口酒,满脸醉态的哈哈大笑,和刑堂大长老你来我往的过上了招。

    “逍遥九宫的内门弟子,给我杀了逍遥长生!”

    执法弟子的失利,让大长老召唤出了内门弟子来对付逍遥长生。

    直接动用内门弟子来收拾逍遥长生这个记名弟子,这在天一宫的历史上还是第一次,逍遥长生进入到天一宫以来,和四个师兄一样,连外门弟子都算不上,都只能算天一宫的半个弟子,如果不是陆重天罩着他们的话,早就被天一宫的其他宫门赶出去了。

    对于陆重天袒护老皇虫的这一些人,那些弟子早就是怨声载道,都说陆重天懦弱无能,才会让老皇虫这些疯子在天一宫里上房揭瓦。

    “好,这是你们逼我的!”

    逍遥长生一声大吼,指剑挥动,一个执法弟子感觉到自己的喉咙一痛,一道刺骨的光芒闪过,低下头来,看见自己脖子之上留下来的血液和在他眼前移动的影子,在不可置信的眼神之中,这个执法弟子瘫软在地,意识开始了模糊,然后眼前化成一片永久的黑暗。

    逍遥长生,终于开了杀戒了!

    看着一个执法弟子被杀,无数的内门弟子朝着逍遥长生蜂拥而来,他们要将逍遥长生碎尸万段,在十大长老的面前大显神威,赢取晋升真传弟子的机会。

    每一个内门弟子的心里,都有一个相同的念头,那就是杀了逍遥长生,出人头地,换取天一宫上层的修炼资源,从此成为人中龙凤。

    逍遥长生的脸上,依旧毫无表情,手中的指剑不断地挥出,在虚空之中勾勒除了一个个骇人听闻的弧线,每一次的舞动,都会听见内门弟子的惨叫声,寒光闪动下,一粒粒血珠,飞溅在空中,好像血色的蝴蝶在飞舞。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