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3章我来也
    “又经过了亿万劫年之后,天地之间,流传着另一个传说,说是一百零八颗天地之星孕育出了一颗红色珠子和一颗黑色珠子,最后,红色珠子和黑色珠子在长生河里结合在了一起,经过始界的三生三世之后,孕育出了一颗“长生石”,这颗长生石又经过了三生三世之后,诞生出了一个生命体,这个生命体被人称之为大魔神。”

    “大魔神进入转世轮回,大闹了三天三地之后,最后陨落在了天界。一百世之后,这个大魔神再一次转世轮回,大闹了六天六地之后,最后陨落在了神界。”

    “从此以后,每经过一百世,便会出现这个大魔神转世轮回的机缘,所以便有了‘百世再生,不为长生!千世轮回,只为初心!彼岸花开,不死神话!九界封印,天地争霸!’的由来,这一个天地再生的生命体,也被位面世界称之为‘神魔天子’,也就是‘顺天子’和‘逆天子’的混合体。”

    “于是,在位面世界之中,又出现了一个传说,那就是神魔天子为什么不能‘天地争霸,六界封印’,那是因为神魔天子没有聚齐散落于三千大千世界天地之星,从而形成转世轮回的生命体所演化‘紫微斗数’的格局,所以无法重建时空新秩序,重铸时空新纪元。”

    有关于大魔神的传说,在整个始界里有着无数个版本,不过,不管哪一个版本,都被传说得神乎其神,玄乎其玄。

    老皇虫所说的,不过是其中一个版本,提起这个神魔天子的名字,在老皇虫的眼里,带着几分敬畏的神色道:“不管是神魔天子还是大魔神,他们都是位面世界里最强大的存在。”

    其实,老皇虫不知道,在这次神魔大战之前,凡界之中,同样也发生了封神大战。

    在整个天地大宇宙,自从上次千佛大战千魔之前,九天九地已经发生过无数次神妖大战,佛魔争霸。

    凡界之中,几经大战,特别是姜子牙张榜封神之后,九天九地,龙蛇混杂,佛魔乱舞,每一个生灵都想成为天地的主宰。

    “什么是元体?什么是三清之气?”

    对于这个东东,逍遥郎十分有兴趣,终于开始厚着脸皮的向老皇虫请教起来。

    “元体就是容纳三清之气的空间,就像储物的储物袋一样,三清之气就是玉清之气、上清之气和太清之气,不管你修炼出哪一种清气,都可以在这个始界里占据一席之地。”

    “初生的始界之人是没有元体的,只有孕育出了元体之后,才能进入到轮回的空间,重生下一次生命,所以,这一个世界的修炼者们,他们修炼的终极目标就是成为超级元体,可以飞升凡界,进入位面世界。”

    “那些位面世界,就是异界,他们分为小千世界、中千世界和大千世界,也就是人们常说的三千大千世界。”说起这三清之气,老皇虫的眼睛里,也不由得带着几分神往和尊崇。

    这一番话,说得逍遥郎直咂舌,他想不到这个始界竟然是如此的神奇,他这个祸害了几个城市的家伙,原来不过是一只井底之蛙而已。

    看着逍遥郎没有见过世面的土鳖样,老皇虫哼了一声,道:“这个始界,对于这些修炼者来说,一个一星的地气师可以轻易打败一个二星的天气师,同样,一个一星的原气师,也可以轻易的打败一个二星的地气师,这就叫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可以说,这些修炼者最终能走到超级的练元师就只有那些原气师,他们才是这个世界最终的大主宰。”

    “哎,我家没有天墓,我也不是大世子大公子,看来我就只能做一个混吃混喝的混世魔王了。”

    这样仰望般的存在,逍遥郎只能当他们是一个神话,他一个四海为家的浪子,能够吃饱胡子穿暖身子,就已经是阿弥陀佛了。

    “天底下的事不要强求,是你的总归是你的,不是你的得到了也会失去。小臭虫,这个天墓就是你的重生之墓,跟我老人家走吧,只要有机缘,每个人都可以成仙成佛,留下属于自己的传奇。”

    老皇虫一把抓住逍遥郎的后腰,身影一闪,离开了天墓。

    这一去,谁也不知道逍遥郎去了哪里,等待他的也不知道会死什么样的命运。

    时间,并没有因为逍遥郎的离开而变化,依然按照它固有的脚步,沿着岁月的长河奔走而去。

    三年之后。

    天伤城外。

    当第一缕阳光照射到像墓碑一样的大门之上,在城门外的不远处,慢慢走来了一个摇头晃脑的少年。

    这一个少年,只有十七八岁的样子,清瘦的身材,俊逸的脸庞,哼哼唧唧,唧唧歪歪,唱着他自己都听不懂的小曲儿,优哉游哉的朝着天伤城而来。

    这个失踪了三年的逍遥郎,不知道从何而来,为什么还要回到天伤城?

    当这个穿得破破烂烂的好像八辈子没有睡醒过的少年来到陈门口的时候,守城的老兵正在做着流口水的黄粱美梦。

    来到城门之下,这个少年双手叉腰,望着城门上两个闪耀着流光的黑金大字,伸了一个懒腰,一脸的慵懒之色,一缕阳光照射到他的眼瞳之上,可以清楚的看到少年的眼神之中一闪而过的一分邪气,然后,在少年眼瞳里流转的依然是呆滞的目光。

    这个少年,没有爹,没有娘,他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也不知道自己要到哪里去,其实,说白了,他就是天伤城一个的孤儿。

    这少年的模样,没有太大的变化,不管是谁只要见到了他,就知道他是那个让人恨之入骨的混世魔王。

    不错,他就是三年之前被那些恶魔少主丢进了天墓的逍遥郎,三年之后再次归来的逍遥郎。

    逍遥郎之所以还愿意回到这个地方,就是因为还有两个和他同病相怜的人在等待着他。

    在他离开的这三年来,他不知道他们有没有离开这个城市。

    当然,逍遥郎回来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那就是还有几个恶魔少爷在等着他。

    他被那些恶魔少主玩了许多年,现在,风水轮流转,拿了我的给我吐出来,吃了我的给我还回来,也该轮到他当当爷了。

    现在归来的逍遥郎,少了一份斗气,多了一份傲气,特别是他那一双眸子里,更是增添了一抹可以摄人心魂的邪气。

    在那三年里,逍遥长生过着连自己都不知道该如何形容的日子,不管怎样,他总算是挺过来了,而且还活的非常的逍遥快活。

    “哈哈,你个狗日的屎壳郎还没有死啊?猫有几条命,你他妈的比猫还多一条命,想不到你这次还敢回来,是不是你这个混世魔王的脑袋彻底坏掉了?”

    睁开眼睛,一个守城的兵油子看见了在面前的逍遥郎,一把抹掉嘴边的口水,好像见到了鬼一眼大叫起来。

    在他们的记忆里,逍遥长生已经失踪了三年,正当他们要将他忘记了的时候,这个家伙竟然归来了。

    “嘿嘿……胡老八,老子就是打不死的小强,老子又回来了!”

    望着这个踢了自己不知道多少次窝心脚的兵痞子,逍遥郎只是嘿嘿一笑,似乎没有记胡老八的仇,脸上的笑容好像开心果一样。

    “哈哈,你这个捏不破、蒸不熟、砸不烂的铜豌豆,你怎么又死回来了?你知不知道,那几个恶魔少主自从把你赶出了天伤城之后,无聊的都快要上吊抹脖子了。嘿嘿,你现在回来了,他们可就又有得乐了。”

    另一个兵油子,看见一脸坏笑的逍遥郎,好想见到了一个活宝一样差点儿下巴都笑掉了。

    这些怀中抱着生满铁锈的破枪的兵油子,每一天都只有在自己的这一亩三分地上充当大尾巴狼,他们不敢欺负那些有钱有势的小姐少爷,就只有把拳头招呼在这些比他们弱小的人身上,每一次听见被他们揍的这些人发出鬼哭狼嚎的叫声时,这些家伙就好像吃了兴奋剂一样满脸冒鸡血。

    “哈哈,刘老二,老子回来就是给他们添乐子的,这一次,我会给他们一个大大的惊喜。”

    双手叉着腰,逍遥郎天不怕地不怕除了皇帝我为大的样子。

    “哟呵,你这个混世魔王,几年不见,怎么啦,你升官了还是发财了,还真是胆儿变肥了,还敢招惹那些恶魔少主?”

    将手里的破枪一指,刘老二笑得眼珠子都差点儿掉下来了。

    “胡老八,你知不知道你一共踢了老子多少个窝心脚?”

    转过头,上前一步,逍遥郎一脸嘻嘻嘻的望着胡老八。

    “哈哈,你这个不长眼的,还知道挨了兵爷爷的窝心脚啊,实话告诉你吧,你一共挨了爷爷一百八十七个窝心脚,怎么,难道你还想再添一脚?”

    将破枪往地上一插,胡老八一边说,一边慢慢朝着逍遥郎走来,看样子是要给逍遥郎上眼药水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