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七百六十四章 处境
    “查查这三个人现在处境。。”刃龙在办公室里左思右想,尤其是收到了青云的视频,那一剑看似轻描淡写,但霸气夺目,这个叫曹操的能力深不见底。

    “刘备在卖的多送外卖,孙权在阿梅尔酒吧当打杂的,这个曹操现在是啃JJ的‘非法劳工’”小蜜心里一阵无语,那个视频她也看到了,这个中年人不管是外表还是实力,怎么不像是会在啃JJ打工的吧。

    “```````````````”刃龙胸口一闷,他老家的人都是神经病吗!?各种心塞,这么强的实力非要当混子,不管了,不管了,临海那边龙组的人调些回来,那边魔头太多了,光白毛在内的东区三杰就是三个实力不见底的妖孽。

    东区,月心街,啃JJ分店。

    曹操发现这些快餐很简单,自己就是负责夹一下拼凑就好,炸薯条也是成品,而且简单无比。

    “三十号桌的客人那边,曹操你去送一下。”谢顶店长张茂看着曹操离开的背影,心里松了口气,这个家伙就是气势太凶太压迫了,其实外形能力都不错,而且勤奋学东西很快,这才一个小时就掌握了炸薯条,制作汉堡,完成度也是很标准的,关键他还不挑工资,很难想象这么勤奋的人居然是个无业游民,世道啊,世道。

    曹操端着盘子看着三十号桌的是七八个小混混,而且乱丢东西,坐姿也是有蹲在凳子上的,有躺的,穿的也是到处是洞的,将盘子放下后“给我坐好,放端正点用餐,你们几个。”

    为首的混混抬头欲惹事,看到曹操威严压迫的眼神直直的盯着自己,那股骇然的杀意,让其不寒而栗,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尸体,赶忙拍打左右“坐好,坐好!”

    “这就好了嘛,好好用餐,不要让我们留下什么不好的回忆。”曹操捏着小混混的肩膀拍了拍笑着,骤地变脸森然道“不然,你们都得死。”

    曹操转身回到后厨,暗道,到一个地方要站稳脚步,首先要镇压住那些爱挑事儿的,并且要建立威信和恐惧,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杀鸡儆猴屠个一两次城然后安抚民意,再做到恩威并施,赏罚分明即可,现在不想打打杀杀但为了这份工作能长久的干下去,所有可能影响我打工的都要被尽可能的排除。

    “那几个家伙一直都不守规矩的,你和他们说了啥?”店长问道。

    “没什么,不好好遵守餐厅规矩,我就宰了他们。。”曹操发现薯条不多了,开始炸薯条。

    张茂倒吸一口凉气,看着那几人脸色发白,像淑女般的坐在那里吃东西“你以前是干啥的?”

    曹操盯着薯条在油里不断气泡,想起了自己生前戎马一生,最终霸业就在眼前。。但自己却没有了时间,苦涩一笑淡淡回道“一个老兵罢了。。”

    月颜街,阿梅尔酒吧。

    孙权擦拭着酒杯准备茶餐厅转变酒吧营业。

    老板娘李梅尔发现穿上侍者装束的孙权简直太帅了,紫发碧眼,听他说不是染的天生的紫发碧眼,还是华夏人,为人也很踏实,大小活都抢着干,而且不喊累,就是话太少了,和他说什么都是冷淡淡的,但又不失礼貌的儒雅。

    小酒吧的人开始陆续来了些,但并不多只有十来个,环境典雅清新,而且安静,不一会儿孙权看到了进门的两人,叹了口气,这两个B人来了。

    “仲谋,你猜我遇到谁了?”刘备笑道。

    “不知道,也不想猜。”

    “孔明那小子也在这边。”

    “你肯定为难人家了吧。”曹操。

    “怎么可能,我和他什么关系,路上听老曹说他也找到工作了,在啃JJ打工。”

    “可以啊,要喝点什么?”

    “有二锅头吗?”

    “没有,滚。”

    “那随便吧,我带了二锅头的。”

    “这里不能自带酒水。”

    “什么破酒店。”

    “要么点单,要么闭嘴,要么滚出去。。”

    “给我来杯伏特加。。”刘备

    “我要威士忌,加冰。”曹操。

    “你们两个有钱吗?今天才第一天。。”

    “我今天结了工资。。”曹操脸不红心不跳。

    “我也是。”刘备想起了自己从林亮那里讹,不对是孝敬先皇的钱包,里面还有100来万联邦币呢。

    “等你结束了,我们一起去玩玩~~~”

    孙权暗道,他们两工资这么高吗?自己还是从顾客那里了解到了玩一次就是半个月的工资,而且还是比较次的,将信将疑的盯着两人,然后不禁看着老板娘想到,这娘们是不是在压榨我工资,但又不能显得自己不堪,尤其是在这两个家伙面前“可以啊。”

    说罢便向李梅尔请示上厕所,拿起剑出门冲进据老板娘提醒是街道黑社会老巢的楼房,里面的人还没来及看到是谁就被青冥剑的剑鞘打晕,孙权砍烂保险柜拿走现金和珠宝值钱的东西顺路找了家银行存钱,将值钱的东西也存了进去,翻窗进厕所,理了理领结,然后淡定的出来,保持职业微笑继续当酒侍,当看着刘备和曹操在调/戏女员工的时候,冷着脸过去支开了女服务生“喂喂,这里好歹是我的地盘,老板娘知道你们和我是熟知,影响我打工的事情,我不希望发生,自己安安静静喝酒聊天,等我下班,玩该玩的。。。。”

    “哎,也只有这样了。”刘备和曹操倒也没有多说什么,互相聊着陈年往事以及工作上的见闻,孙权回到吧台。

    “你和你那个两朋友以前是干嘛的,有点好奇,当然,不愿说就算了。”老板娘好奇道。

    孙权愣了一下,不知道该如何作答,非要说的话,我们三个生前算是名义上要‘不共戴天’仇人,但真要说是仇人也算不上,三个可怜人吧,谁都没有成为一统天下的霸主,倒是便宜的别人,不过那家伙也遭到了报应,早知道华夏会受如此劫难,哎,千金难买早知道“算是战友吧。”

    李梅尔心里一颤,脑海闪过了三个男儿在对抗变异生物和敌人的战场上,互相依靠,互相扶持,生死相依在战火于硝烟中的那种男人的浪漫,不禁脸红了,不过,按理来说退役的军人是有很好的待遇的,难道他们三个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好神秘的感觉。

    孙权看着李梅尔直勾勾的眼神,几秒间变换着各种表情,这娘们脑子在想啥呢。。

    “然后呢?执行任务的时候,没出什么事吧,比如为了心爱的女人。。。。”李梅尔话还没有说完,孙权赶忙就端着盘子走了“来了!!”

    “还害羞呢。。。”李梅尔望着孙权的背影笑道。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