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六十二章 七种死法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网]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p>

    闾丘无言坐在床上,有一搭没一搭摆弄着那个娃娃。

    这一次进来,她把这个娃娃也带了进来,不知道为什么,闾丘无言总觉得只要拿着这个娃娃,她内心就会安稳的许多。

    顾充这个大傻子。

    闾丘无言心里骂道,可是她也不清楚为什么,自己会这么的生气。

    管他呢。

    闾丘无言深吸了一口气,跳下床,准备把门锁起来。

    可谁想从门缝里,看到了在自己门口鬼鬼祟祟顾充。

    “哗啦——”

    闾丘无言拉开了门,把门外的顾充吓了一跳。

    “你干嘛呢?”闾丘无言没好气地问道,顾充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

    闾丘无言撇了撇嘴,打算把门关起来的时候,顾充一只脚伸了进来,刚好把门卡住。

    “那个,我能进来吗?我现在在外面,被看到就,不好了。”

    顾充小心翼翼地说。

    还算有点脑子,闾丘无言虽然还是臭着一张脸,但是还是闪身让他进来了。

    “我......”

    “你,”两人同时开口,又同时被对方打断。闾丘无言摆了摆手,示意顾充先说。

    顾充抓了抓脑袋,感觉莫名的紧张。

    “那个,我和毕怜没有关系,你,不要误会了。”

    闾丘无言挑了挑眉,表示自己对这件事情的不在乎。

    “你和她有没有关系和我有什么关系?”说着,她走到自己的床下,准备爬上去。

    不在乎?果然是这样吗......

    顾充心里因为闾丘无言没有生气而安心下来,但不知道为什么,他又觉得有些沮丧。

    “这样子......你没生气就好了,”顾充勉强的笑了笑,“那你早点休息吧,我先回去了。”

    说着,顾充竟然转身就要朝外面走。

    “站着!”

    闾丘无言本来都躺平了,这时候又坐了起来。她凶狠地看着顾充,说道:

    “哪儿去?!”

    “啊?”

    顾充有些不知所以,但是看着闾丘无言像是要吃人的表情,求生欲让他觉得自己说错话了。

    “给我睡这儿,哪儿也不许去!”

    说完,闾丘无言又躺了回去。

    顾充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儿一般,轻手轻脚地走到了那张空着的床铺前面,坐了下来。

    他抬起头,看向斜上方的闾丘无言。

    抿了抿嘴唇。

    ......

    毕怜坐在自己的宿舍里,抱着被子坐在床上,委屈地咬着下嘴唇。

    她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会持续多久,老实说,她已经有些坚持不住了。

    或许今天顾充没注意,但是桥本丸太死的时候,毕怜,也是在场的。

    因为毕怜是这个男孩的班主任,所以在运走遗体的时候,她必须在场。

    她看见那个男孩的头颅好像夏天被砍裂的西瓜一样,红的白的,就好像瓜瓤一样挂在他的头发上。

    她吐了。

    她真的再也受不了这种生活了。

    到底是什么坚持着她活过这几个世界的,毕怜自己也不知道。

    因为这个什么狗屎的转轮,男朋友离自己而去了,就连血脉相连的亲人,也曾经生过要把她送进精神病院的念头。

    没人愿意相信自己。

    或许这个世界自己会死吧。

    毕怜这样想着。

    那个男孩,毕怜脑海里突然闪过顾充的脸。

    长相其实很普通,看上去愣愣的,可不知为什么,毕怜总觉得,和他在一起,会有心安的感觉。

    可能因为他和年轻时的男朋友很像吧。

    那个男生和那个女生,他们或许互相喜欢,但是现在自己还没有发觉。

    年轻人的恋爱不就是这样吗?

    这么青涩,好像太阳下的肥皂泡泡,脆弱而美丽。

    “脆弱的东西特别容易毁灭呢。”

    是啊,脆弱的东西,不管再怎么美丽,只消轻轻的一触碰,马上就会消失的干干净净。

    当年他明明说过,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会抛弃我的。

    “这样的话怎么会有人相信呢?”

    怎么会有人相信呢?自己就这样傻傻的相信了,信了五年。

    “呵呵呵,这个世界单纯的人不就是会受伤吗?”

    受伤,是轻信别人的自己活该吗?

    “这样的人,或许只有死了,才会有被人记住的价值吧。”

    死了,就能让他记住自己吗?

    如果这时候,有人在毕怜的房间里,恐怕会被这毛骨悚然的场景吓到:

    毕怜一个人坐在床上,两只腿伸在窗外,轻轻的摇晃着,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天真烂漫的女学生一样;可她的双目无神,表情呆滞,嘴里还念念有词,似乎在和谁交谈着。

    “死掉吧,选择一种惨烈的方式,让那些离开你,怀疑你的人相信你所做的一切,让他们永永远远后悔,让他们永远记住你。”

    “永远,记住,我。”

    “记住,我。”

    毕怜突然跳下了床,发出了“咚”的声音。

    她走到桌子前,拉开抽屉,从里面抽出一把握把是血红色的剪刀。

    “记住我,”

    “一定要记住我。”

    “不要怀疑我,不要离开我。”毕怜喃喃道。

    “就这样做吧,”不知何处吹来的微风,抚在毕怜的耳朵上。

    有人在窃窃私语。

    “就这样,做。”

    剪刀张开了,顺着毕怜的嘴角,滑了过去。

    “哧啦”

    什么被撕裂了。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女孩子在笑。

    “这样,他们就能永远记住你了呢。”

    ......

    闾丘无言看着毕怜的尸体,一言不发。

    毕怜的嘴角被利器剪开,而那把利器还被她自己握在手中。

    按理说只是嘴角撕裂的话应该不会死,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的伤口一直都在流着血,在没有采取任何措施的情况下,她是活活流血流死的。

    汪梧是最先发现情况的人,奇怪的是,毕怜的尸体只有他们这些外来者看得到。

    汪梧双手环胸,一脸凝重地站在门的一边。

    “这看着像是裂口女的样子啊,我们这次的世界不是叫作七怪谈吗?”

    说这话的是汪梧。

    闾丘无言看了她一眼,淡淡地说:“七怪谈里面就包括裂口女了。”

    “啊?这样吗?”汪梧瞪大眼睛看向闾丘无言。

    “那这是不是说,这个世界,存在七种死法?”

    闾丘无言有些意外地看了汪梧一眼。

    “七怪谈,七种死法……”闾丘无言在脑海中思考着,她又想起了昨天,那个叫作新奈的女孩子,告诉她不要去寻找七怪谈。

    难道说,学校里面,也有对应的七种死法吗?

    还不等闾丘无言想清楚,姗姗来迟的唐承瑜和顾充就出现在门口。

    汪梧看到唐承瑜,刚才还大大咧咧的女孩子,突然就眼里含泪,朝着唐承瑜跑了过去。

    “承瑜哥哥,吓死我了——”

    唐承瑜灵活地闪开了,面无表情。

    闾丘无言:……

    这女孩子是不是有毛病?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