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85章 男朋友人选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网]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p>

    也许,这是我人生中的最后一个生日。

    老展的这句话,就像一把刀,狠狠刺在了展小白的心尖上,痛的她浑身发颤。

    她这才知道,这些年来,她貌似忽略了很多事。

    明天,父亲才满五十岁,还算年轻。

    为了她,父亲已经独守空房二十多年,好不容易把她拉扯长大后,也是时候该追求自己的幸福了。

    尽管闻燕舞下嫁父亲的目的不纯,可这有什么呢?

    只要父亲感觉幸福就好。

    如果不幸福,即便活一百岁,那又怎么样!

    “爸,我会让你开心的。”

    倚在电梯门口,无声哭泣很久的展小白,决定明天带沈岳回家,给他一起过生日。

    想到沈岳后,展小白稍稍愣了下,情不自禁的埋怨:“我爸要是早点打电话过来就好了。”

    老展提前十分钟给她打电话,那么她就不会和沈岳斗狠。

    从老展的话中,展小白能听出他已经知道,她和沈岳只是“雇佣”恋人关系了。

    但老展不在乎。

    他只在乎,能在最后一个生日时,看到女儿能有别的男人相陪,那样死后也能含笑九泉了。

    原本,展小白也能轻松做到。

    问题是,在老展打电话来时,她刚和沈岳斗狠,正式撕破脸皮,并获得了大胜。

    还没来得及享受喜悦呢,现在她又要塌下腰板,去求人家给当男朋友展小白就算用脚趾头来想,也能想到那厮会是一副多么恶劣的态度,对她冷嘲热讽一番后,再说老子不干。

    她也不想去求沈岳。

    但不求那个破人,又去找谁?

    明天就是父亲的生日了,短短一天内,让展小白去哪儿找男朋友?

    下楼来到车前,展小白脸色阴晴不定很久,拿出了电话。

    她的面子再值钱,也比不上让父亲开心更重要。

    至于沈岳会对她什么态度,她都会忍先让他得意着,以后再找回场子来就好。

    她非常庆幸,在踢开那个破人后,没有把他的手机号删除。

    “对不起,您拨打的用户正忙,请稍候再拨”

    很快,手机内就传来好听的机械女声。

    什么用户正忙啊?

    就是那个破人不接她的电话。

    搁在以往,展小白会很生气。

    但现在她没脾气有脾气,也得忍着!

    只好再拨。

    依旧是被拒接。

    “真是个破人,这么小气,有什么资格称男人?”

    连续几次被拒接后,展小白又开始咬牙,飞快编辑了一条短信,发送了过去。

    她虽然很生气,短信内容还是很客气的,大意是你接电话,有好处。

    天大的好处,沈岳也不理睬。

    看来,他是真心不想和展小白犯什么牵扯了。

    “混蛋,小气鬼,破人。”

    等很久都没等到沈岳的回信后,展小白耐心尽丧,开门上车:“我呸。姓沈的,你以为,天底下就只有一个男人吗?我展小白要想找个男朋友,只需振臂一呼,那绝对是应者云集。”

    她又决定了,哪怕沈岳跪在她面前,求着给她当男朋友,她也不屑用他,只会抬脚,把他有多远,就踢多远。

    半小时后,展小白来到公司办公室,刚坐下,就抓起了电话。

    以往遇到难题,展小白都会找谢柔情来商量。

    但这次接电话的人,却是赵刚:“展总,您有什么吩咐?”

    “谢处长呢?”

    “谢处长没来。”

    “没来?”

    展小白秀眉皱了下,抬手看了眼手腕上的昆表:“这都八点半了,她怎么还没来上班?”

    赵刚小心的回答:“七点时,谢处长给我打电话,说她身、体不舒服。展总,她没向您请假吗?”

    “她身、体不舒服?”

    展小白一楞,忽地想到了什么,慢慢放下了话筒。

    谢柔情请假,哪儿是不舒服了?

    是因为昨天她大力推销沈岳时,遭到了展总冷冷地拒绝。

    依着她的聪明,不难看出展小白对她态度的改变,再也没脸来公司了。

    “为了他,为了点钱,我们姐妹友谊的小船,就这样说翻就翻了。呵呵。”

    展小白无声冷笑了两声,脑袋后仰靠在椅背上,疲惫的闭上了双眼。

    静静地办公室内,有细微的灰尘,在透过落地窗的阳光内跳舞,却平添了太多无助和孤独,潮水那样把她淹没,让她感觉到了冷。

    就像知道展总当前心情实在糟糕那样,整整一个上午,都没谁来汇报工作。

    “怎么会这样?呵呵,我展小白再不济,也不会沦落到连个帮忙的人都没有吧?”

    好像睡了一觉的展小白,睁开眼打开电脑,开始浏览员工资料。

    李明,现年二十五岁,东省大学毕业,因工作出色,今年刚被提拔加薪。

    看着李明英俊的大头贴,展小白满意的点了点头,又拿起了电话。

    几分钟后,总裁办公室的房门被敲响。

    随着展总亲切的请进声,李明快步走了进来:“展总,您找我?”

    “坐。”

    展小白欠身抬手,请李明坐下后,开门见山的说:“李明,你现在有女朋友了么?”

    刚坐下的李明闻言愣了下,但还是马上回答:“报告展总,我有女朋友。”

    “哦,你有女朋友了啊。”

    展小白脸上浮上失望的神色,又问:“你女朋友是做什么的?”

    李明如实回答:“也在咱们公司。公关部的宁馨,我们是大学同学。”

    听他这样说后,展小白又有些头疼貌似,她正试图和女下属,争抢男朋友。

    尽管是逢场作戏。

    是啊,只是逢场作戏罢了,又不是真的。

    沉默很久的展小白,放下手里的签字笔,认真地说:“李明,实不相瞒,我这次找你来,就是想让你给我当男朋友。”

    她的话音未落,坐在沙发上的李明,砰地一声出溜到了地上。

    展小白这番话对他来说,简直是太震撼了,莫名其妙的,怎么就要和他交朋友呢?

    李明的反应,展小白并没感觉奇怪,欢喜傻了不是?

    换成任何人,亲耳听高高在上的美女总裁,主动要求和他交朋友后,都会这样的。

    “我的魅力真大。”

    展总心中这样得意时,李明从地上爬了起来,慌忙摇手,连说您开玩笑了。

    展小白正色回答:“李明,我不是和你开玩笑。我是认真的。”

    李明又愣了下,再次摇手:“不、不行。”

    展小白的秀眉,一下子皱了起来。

    在振华集团,她可是天一般的存在,有钱,年轻,漂亮!

    难道,她不该是所有男性职员的梦中女友吗?

    李明却拒绝,这也太不给展总面子了吧。

    本来,展小白还想和李明说,这只是逢场作戏,可以提前通知宁馨的,以免误会。

    现在看他这样后,也懒得解释,只是冷冷地问:“怎么,我配不上你?还是,你不想对不起宁馨?”

    “都,都不是。”

    “那究竟是什么?”

    展小白越来越烦,厉声追问。

    李明嘴巴动了好几下,才抬头看着她,轻声说:“展总,我可以辞职。”

    “什么?”

    展小白愣住。

    李明重复道:“我可以辞职。”

    他宁愿辞职,也不想给展小白当男朋友。

    看来,他和宁馨的关系,相当好。

    看了李明半晌,展小白才摆摆手:“你走吧。不用辞职,就当我从没和你说过这些。”

    已经做好辞职准备的李明,闻言大喜,连忙千恩万谢的走了。

    他可不知道,他的欢喜,是建立在展总痛苦的基础上

    幸好,展小白没把他的拒绝当回事,反正公司里又不是李明一个帅哥。

    张军也不错啊,尽管不是名牌大学毕业,皮肤也稍稍黑了些,可却比李明更男人。

    尤其让展小白满意的是,张军没有女朋友。

    可

    当展小白“不知廉耻”的说出那番话后,张军的拒绝态度,却比李明更甚。

    这让展小白茫然了。

    继而开始强烈怀疑,她不再是冰山雪莲般的美女总裁了,而是个满脸大麻子的丑女人。

    借着电脑显示器,看了眼那张清纯的小脸蛋,展小白轻声问:“张军,能和我说说,为什么不想当我男朋友吗?”

    “因为我不想死。”

    脱口说出这句话后,张军有些后悔,连忙低下了头。

    你不想死?

    展小白呆愣了下,明白了。

    不是她的魅力不够,而是因为她被挂上杀手平台,随时都会遭到刺杀的消息,已经在公司里传开了。

    脑袋被门挤了的人,才会在这时候给她当男朋友。

    大家都能活这么大,容易吗?

    “好,好了,我知道了。张军,你回去吧。别担心,我不会因此就对你有什么看法的。”

    展小白语气苦涩,抬手摆了摆。

    就像李明那样,张军千恩万谢的走了。

    他说了些什么,展小白没听到,沉浸在了残酷的现实中。

    她是多么骄傲的一个人啊?

    以往,就李明和张军等人,她都不带正眼看一下的。

    可现在,她却成了大家眼中的瘟疫,谁靠近,谁就会有性命之忧。

    “珍惜生命,远离展小白。”

    也不知又过了多久,蜷缩在大班椅上好像睡着了的展小白,才睁开眼,自嘲的呢喃。

    窗外,又有晚霞浮上,这代表着明天又是个好天气。

    不知不觉间,她在椅子上呆坐了一整天。

    可就算是呆坐到明天早上,那又怎么样?

    也不会有个帅哥凭空冒出来,给她当男朋友的。

    展小白驾车回到春天花园时,已经是晚上八点,西边天际上的残红,刚被黑暗遮住。

    一整天,她明明什么都没做,却累得要命,精神也有些恍惚,满脑子都是该找谁来当男朋友的想法。

    砰!

    车窗上忽然传来的闷响,惊醒了展小白,本能地踩住刹车,抬头看去。

    一个人站在车门外,正用手大力拍打车窗。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