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134章 本宫要克复京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网]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p>

    “先生至孝,本宫佩服!”朱慈?R一脸诚恳地说,“不过先生的老家河南如今已经兵祸连连,哪儿还有能让先生守孝的一片净土?先生不如留在朝廷,出任东阁大学士,辅佐本宫剿贼御虏,待天下清平之后,再去为令尊守孝吧。”

    侯恂果然满意了,再不满意就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

    而且他和史可法、钱谦益不一样,他是被朱慈?R放出来的,还一路带来了大沽口。这等于给贴上了太子一党的标签!现在再拒绝太子的拉拢,那简直就是冥顽不灵了。

    侯恂也不再推脱,马上站起身向朱慈?R行了个揖拜之礼,“太子殿下所言极善,臣侯恂愿效犬马之劳!”

    他的这番表态,正巧不巧的就被正赶来替崇祯询问何时可以南下金陵的冯元?听见了。

    冯元?和他兄弟冯元飙也是东林党人,和侯恂的关系也很不错,所以一下就听出了侯恂的声音,当下也是一惊——他这是代表东林党投靠太子了?

    史可法和钱谦益他们会同意吗?

    “冯抚台,千岁爷有请。”

    冯元?正盘算东林党是不是要集体投靠太子的时候,黄小宝已经出来宣他入内了。

    冯元?连忙跟着黄小宝进了大堂,哦,其实也就是一个普通的厅堂,根本不大。

    “臣天津巡抚冯元?参见太子殿下......”

    看见冯老头颤颤巍巍要给自己下跪,朱慈?R笑着一挥手道:“免礼,免礼......冯抚台可是有大功的臣子啊!若无你替本宫和陛下安排退路,我大明恐怕已经为闯逆所灭了!等本宫到了留都,要奏请圣上封抚台一个伯爵,好让抚台子子孙孙,与国同休!”

    “老臣所做皆份内之事,何干居功。”冯元?嘴上说着客气话,心里面却有点感激朱慈?R。

    “冯抚台今日前来,所为何事?”朱慈?R笑着问。

    “殿下,是圣上着老臣来问,何时可以启程南下?”

    现在急着南下了?朱慈?R心想:一定是觉得大沽口这里没人听他的,想去南京碰碰运气吧?

    “现在还不是时候,”朱慈?R的眉头皱了起来,“现在大沽口这边云集数万之众,粮食有五十万石,还有许多车马行李,抚军大元帅府中还有存银四百多万,都需要分配发运。

    而且......辽东总兵吴三桂还驻军永平,山海关上还有总兵高第,两者拥兵不下五万!若南方也有勤王之军抵达,兴许可以克复京师!”

    ......

    什么?你说什么?那逆......太子说要克复京师?”

    崇祯皇帝听到冯元?带来的朱慈?R的话,忍不住就想跳着脚骂逆子了。

    当时在京师城内是谁急着要逃跑的?为了逃命,甚至还在皇极门发动宫变......这是大逆不道啊!

    现在都已经到了大沽口了,海船也齐备,马上就能浮海去登莱,最多一个月就能到南京了......居然又说要克复京师了!

    你现在要克复京师,当初又何苦从北京落荒而逃?这来来回回的折腾,你也不嫌麻烦啊!

    “陛下,”冯元?又奏道,“太子殿下还想让老臣走海路去一趟山海关,同吴三桂见面并商量会攻京师之事。”

    “太子有何谋划?”崇祯问。

    冯元?道:“太子认为关外的东虏一定不会放弃趁火打劫的机会,极有可能会兴大兵绕道自长城燕山各口而入,扑击北京。

    而李自成在北京根基不稳,又大肆拷掠逼饷,已经失去人心,绝不敢死守城池。若闻虏至,要么弃城而走,要么在城外浪战。无论逆贼如何选择,京师都会落入东虏之手。而我方只要严守山海关,伺机收复天津卫并坚壁清野,再泛海东进重建东江镇。

    由此形成扼虏南下掠夺之路,控虏东西运动之径,并且在辽东沿海时时袭扰。使虏陷于进击不得,运动不便,后路不保之境地。如果能迁延日久,虏将不得不与我和谈,到时许以岁币就可以收复京师了。”

    “这这这......”崇祯皇帝听得都懵了。

    这办法好像能行啊!这么厉害的儿子,朕是怎么生出来的?

    “皇上,”一旁的顺天巡抚宋权小声说着,“这番谋划倒有七八成把握啊!如果能够得手,我大明中兴就有望了!”

    是啊,到时候朕就是太上了!崇祯心想:春哥儿要是复了京师,群臣只怕哭着喊着要他即位当皇帝了吧?

    “陛下,”冯元?还有些犹豫,看着崇祯,“臣要不要走这一趟?”

    崇祯想了想,“你去吧......你不去,他也会让别人去的。”他忽然压低了声音,“不过朕要给王永吉下一道密旨,你给朕带去......记着,千万不能让太子知道!”

    太子会不知道?冯元?心说:您那儿子就是人精啊,他会不知道自己和皇上走得近?会不知道王永吉手头还有2000督标,还有山海关总兵官高第的万把人也可以指使?

    “臣领旨。”

    皇帝的旨意,冯元?自然不能不领,所以老冯还是恭恭敬敬领下了崇祯皇帝亲笔书写的手诏——现在崇祯皇帝也只有手诏可以下达了。内阁票拟是没有的,连皇帝的二十个宝玺也被朱慈?R的心腹黄大宝控制。

    没有朱慈?R的命令,崇祯皇帝根本不可能下达正式的诏令!

    ......

    “太子殿下,您真要让冯元?去山海关?”

    “殿下,他可是皇上的人啊!”

    “殿下,吾儿三桂那边可以放心,但是王永吉和高第还有一万多兵马......”

    “这倒不必担心,海运在臣手中,陆路又被流寇截断,他们过不来的。”

    抚军大元帅府内,吴襄、曹友义、李若琏和沈廷扬等四个卫指挥使正在给朱大太子出谋划策。

    朱慈?R则一边听他们说话,一边低头看着营务处的黄江、苏生所做的钱粮收支账目。

    现在已经是四月中旬了,他的克难新军刚刚支出了一笔月俸。朱慈?R给自己的这支军队开出的军饷水平可不低!

    最底层的帅府卫士也有一两五钱的月饷,帅府骑士可以拿到二两,校尉有三两,小旗有四两,总旗有五两,试百户是六两,百户有七两,副千户一下跳到十两,千户有十五两,镇抚是二十两,指挥佥事拿三十两,指挥同知拿四十两,指挥使拿五十两,左右都督是一百两,朱慈?R这个大元帅则是二百两的月俸。

    现在抚军大元帅府上下,都按照这个标准拿钱,包括朱慈?R的三个讲官,还有毕酒城、黄小宝等人,都授了相应的军阶,按照军阶高低,由营务处开饷。只有沈廷扬主管的海军卫例外,海军卫是外包给沙船帮的。包括原天津卫水师官兵在内的所有人员,都由沈廷扬开销。所有的船只,包括原属天津卫水师的沙船,也都一律转交沙船帮。

    而且沙船帮还得到了管理北洋海运贸易的权限!没有沙船帮的同意,任何商船都不得在北洋海域从事贸易。

    因此沙船帮有权向往来北洋的商船征收税银!

    作为交换,沈廷扬不仅要负担北洋海上作战,还要为朱慈?R运送人员物资,还要免费提供一定数量的火炮、火铳、火药。

    另外,从崇祯十八年起,沈廷扬还需要每年向抚军大元帅府上缴三十万两银子的“包税银”——这笔银子对沈廷扬而言并不是什么负担,因为他原本向各方面上贡的开销还超过这个数目呢!

    沈廷扬就是那种传说中不交税的明朝官商,但是不交税不等于可以不给各种大佬上贡。

    现在沈总舵主可是抚军大元帅府海军卫指挥使了,堂堂正三品的实职武官,还是太子亲信!

    向他索贿就和过去问锦衣卫指挥使骆养性要钱差不多了......而且朱慈?R还一再下旨严禁别人收受沈廷扬的贿赂,所以沈廷扬现在只需要向朱慈?R这个抚军太子交钱就行了,三十万两真心不多啊!

    “五梅,”朱慈?R看完了账本,直接唤着沈廷扬的号,“船只安排好了吗?陈圆圆也一块儿去的,可不能有什么闪失。”

    “千岁爷请放心,”沈廷扬笑道,“下官会挑最好的船和最好的水手。”

    朱慈?R点点头:“还有送苏巡抚和新军左师的7000人以及十万石漕粮都要尽快发运,他们早一天到登州,本宫就能早一天安心啊!”

    “臣已经安排好了,”沈廷扬道,“三日内,只要风向合适,就可以起运。”

    由于聚集在大沽口的人员和物资太多,发运起来就有点困难了。虽然沈廷扬现在有一百几十条大沙船,但还是不能一次性把大沽口的人员物资都运走。

    另外,朱慈?R还得在大沽口留下一批沙船随时待命——万一李自成吃错药率领主力来打大沽口了,朱慈?R和崇祯还得坐船逃命啊,所以人员物资就得分期分批的运走了。

    “好!”朱慈?R赞许地点点头,“对了,五梅啊,和你商量个事儿。”

    “千岁爷有何吩咐?”

    朱慈?R道:“能不能把海军的斑鸠脚火铳和佛郎机炮借给本宫?”

    “千岁爷要多少?”

    “斑鸠脚火铳给1000支,佛郎机炮给12门......能拿得出吗?”

    沈廷扬思索了一下,点点头:“拿得出......就是船上的防卫会有所欠缺,不过花上一两个月就能补齐了。”

    朱慈?R想了想,又道:“如果本宫下令旨给郑芝龙,让他采买1000支鸟铳或斑鸠脚铳,12门红夷大炮,他能答应吗?”

    沈廷扬笑道,“1000支火铳要少了,向郑家要5000支火铳吧。一支斑鸠脚顶天就是四两银子,5000支才20000两,12门红夷大炮最多2000两银子,对东南海商来说不算什么钱。只是货源难搞,江南不产火铳大炮。

    不过郑家是有货源的,他们的安平镇就产火铳、火炮,广东的火铳货源也被他家控制了。还有日本国的货源,日本国盛产火铳,上万支都能买来的......就是需要花点时间。”

    “那就要10000支吧!”朱慈?R对沈廷扬道,“五梅,你的1000支斑鸠脚和12门佛郎机还得借给本宫。

    因为本宫要在海沙岛上练兵布防......会一会传说中的八旗劲旅!”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