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490章 长江之都
    <script src="https://www.293870.com/gg.js"></script>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网]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p>

    刘孔昭穿了身水军军官常穿的箭衣,风尘仆仆的样子,不过脸上还挂着笑,不像是打了败仗的模样儿。

    朱慈烺见了他的样子就感到不妙,连忙问道:“可是拿下武昌和汉口了?”

    “回千岁爷,”刘孔昭笑着答道,“臣拿下武昌府城了,汉口却是来不及拿下了。臣的战船抵达的时候,流寇已经先到了,汉口没有城堡可守,贼至即陷。汉口镇内的绅商争先恐后的逃命,都挤在长江码头,哭爹喊娘的,臣见他们可怜,就让战船去抢运,总算把大部分人都抢出来了。”

    “是吗?你救人去了......”朱慈烺点点头,心说:你这个诚意伯怎么那么笨呢?救那些地主奸商干什么呀?他们又不是什么好人,占了那么多良田,一年只给朝廷二百多万石米......湖广足,天下余啊!这些人黑成什么样了?让李自成的兵多杀一点不好吗?

    武昌府可没多少官田、军屯可以分啊!不多杀一点,怎么够分?

    心里这么想着,朱大太子脸上却浮出赞许的表情:“好好,诚意伯,做得好......你真不愧是刘文成的子孙啊!

    那现在武昌府城那边怎么样?本宫的大军能进驻吗?”

    刘孔昭回答道:“武昌府城现在被操江水师所控制,千岁爷的陆师倒是可以走过去。不过武昌府城附近江面狭窄,只要流寇能将红夷大炮运上汉阳龟山,便可封锁江面了,还能轰击武昌府城。所以千岁爷的水师不能入驻武昌。臣的水师战船,现在也退到了黄州府城和小武昌城之间的江面上。

    臣建议千岁爷暂时就将行辕设在小武昌城,只要在樊口修筑炮台,封锁江面,就能万无一失了。”

    小武昌原名鄂州,在明朝时称武昌县,而武昌府城则是江夏县。

    武昌县和黄州府的黄冈县(首县)隔着长江相望,两处都是控扼长江的要冲。而在武昌县城以西不远,还有一处著名的险要,名叫樊口。

    樊口距离长江很近,位于长江的一条支流当中,四面环水,易守难攻。如果在樊口筑起棱堡,并且在棱堡面朝长江的铳台上布设大口径的加农炮,就能封锁长江江面。

    另外,武昌县城和黄冈县城隔江而望。在两城靠近长江的城墙外都有码头可供水师停泊。只要控制樊口险要和武昌县、黄冈县两城,然后在两城之间修一座用于拦阻的浮桥。从下游而来的水师,就能在长江江面上安全停泊了。

    而根据吴三辅和长江水师提督刘崇儒(沈廷扬的船头火铳刘)的建议,朱慈烺的中军大营就应该摆在武昌县城的。

    不过现在武昌府城江夏既然没丢,那朱大太子可就不能在武昌县眯着了,这样显得太没胆量了。

    听完了刘孔昭的报告,朱慈烺又问:“那你见着李自成的水军了吗?他们比你的操江水师如何?”

    “臣没见着李自成的水师。”刘孔昭回答,“不过听从汉口逃出来的士绅说,李逆是水陆并进而来,他的水师沿汉水而来,有战船百数十艘,其中最大的是几艘楼船,形如城垣。”

    “知道了,”朱慈烺想了想,笑着,“诚意伯,本宫想走水路去武昌县,先占据黄冈、小武昌为水师根本,同时在樊口筑垒,布设十二磅红夷大炮。

    而陆师则在武昌县登岸,除两团分守武昌县、黄冈县外,皆进驻武昌府城。你看如何啊?”

    刘孔昭管了多年的操江水师,对长江沿岸的情况非常熟悉,而且又在九江驻扎了不少日子,对武昌府、黄州府段长江沿岸的状况也很熟。

    所以在武昌府、黄州府一带长江沿岸打仗,还得听一听他的意见。

    刘孔昭也以为自己和老祖宗刘伯温一样足智多谋,就为朱慈烺盘算开了:“进据江夏则是主攻,退守樊口则是主守。进退之间,就看千岁爷是想进攻,还是想退守了。”

    朱慈烺点点头:“唔,本宫自是要攻了!诚意伯,你够不够跟本宫一起西进?”

    “如何不敢?”刘孔昭拍着胸脯,“操江水师上下一万两千将士,人人都摩拳擦掌,就想跟着太子殿下讨贼!”

    “水师止步樊口,”朱慈烺道,“你去选操江水师中选三千能陆战的,跟着本宫一起进武昌。到了武昌府城后,你就当......当个江都留守使吧!”

    “江都留守使?”刘孔昭一怔,“哪个江都?”

    扬州府下面有个江都县,刘孔昭心说:朱大太子不会让我去当江都县的县官吧?虽然油水挺足的,可也太小了。

    朱慈烺道:“本宫预备合并武昌、汉阳二府(汉口此时属于汉阳府)设立武汉府,为大明之江都,和应天府并为东西二都,共同控扼长江水道。”

    他这话才说完,刘孔昭还没说话,袁继咸已经开口了,“太子殿下欲以金陵、武昌并为二都,那凤阳如何?北京又如何?会不会让人觉得朝廷无意北伐,而要偏安江南?”

    朱慈烺看了一眼袁继咸,笑了笑道:“本宫观南北朝之史,发现荆州素来是南朝内患。不能控荆州,就不能稳南朝,不能稳南朝,北伐也不会成功。

    而如今朝廷定都金陵,掌控江南、淮扬是没有问题的,但是荆楚湖广终是鞭长难及。因此本宫才想设立江都,以后朝廷可以沿江游走,数月江都,数月南都,两头就都能牢牢掌握了。

    另外,北都燕京早就在上回北伐的时候改为北平府了,将来是北平王的封地。即便北伐成功,朝廷也不会还都了。

    至于中都凤阳,向来名不符实,而且凤阳距离南京才三百多里,根本不难控制。所以本宫早就想好了,等到时机成熟就撤了中都留守司。”

    他看着船舱内的三老,笑着道:“丘世伯(世袭伯爵)和方世伯都是湖广本地人,熟悉情况,又有人望。不仿以一人巡湖北,一个判武汉。至于袁襄赞,你可以文武双全,足以总督湖广、陕西、河南军务。不知三位老先生可愿意为国家承担一份辛苦吗?”

    这下丘瑜和方贡岳二老才算明白,原来朱慈烺早就安排好了——就是要让他们二位以武昌、汉阳为本据,为朝廷看好湖广这一大块宝地。

    而袁继咸的差事则是个拉仇恨的名义,和史可法的七省总督差不多,只是不知道会给派到什么地方去当靶子?

    ......

    “皇爷,可发达了,又是三四百万两啊!只可惜没能夺下武昌,要不然还能再多一倍!”

    站在龟山上遥望武昌城的李闯王听着田见秀的报告,只是笑了笑:“没想到湖广的老财也挺能藏钱的,都到这个份上,还能榨出三四百万两!”

    湖广这些年可是被李自成、张献忠、左良玉轮着蹂躏,妥妥的元气大伤!

    可是只要湖广米还能源源不断运往江南,伤了的元气总能补一点回来。而李自成所采取的计口授田,对于湖广士绅而言,才是真正灭顶的祸事。

    “捉了不少士绅吧?”李自诚笑着问刘宗敏。

    刘宗敏道:“捉了一千多戴方巾穿道袍的,还有万把开买卖的奸商,都拘在汉正街上。”

    “好!”李自成道,“都送去武昌府吧!”

    “送去武昌?”刘宗敏一怔,“这些人可跟咱们不对付啊!不如......”

    他一挥手,做了个杀人的手势。

    李自成笑着摆摆手:“杀他们干什么?送他们过江,都去吃朱慈烺的闲饭!”          <script src="https://www.293870.com/ss.js"></script>

    <script src="https://www.293870.com/pp.js"></script>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