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439章 太勇敢了(第一更,求月票)
    <script src="https://www.293870.com/gg.js"></script>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网]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p>

    “用力推呀!快快快呀......”

    当过朱慈烺领班侍卫,后来又当过孝陵卫新军指挥使,结果在孝陵卫的差事上搞砸了,被降两级变成营长的封思忠,现在光着膀子在推大炮,还一边推一边大声喊着劳动号子。而且整个人又黑又瘦的,看上去可是吃够苦了。

    跟着朱慈烺当官,真他娘的不容易啊!该死的末位裁汰制就像鞭子一样在屁股后面抽打。而前面,偏偏还有各种各样的画饼在吸引你。什么土地啊,银子啊,娘子啊,官职啊,爵位啊......只要你没看破红尘,总有你想要的东西在勾着你的魂!

    封思忠就是个看不穿的主儿,掉了两级后还拼命往上爬!还真给他找到机会爬回了一级。倒不是他把孝陵卫新军调教好了,而是他家祖传的那点算学和营造本事拉了他一把。

    他家是天寿山守备司的人,而且还是有技术的,从老祖宗封王礼开始,就祖祖辈辈替老朱家修陵看坟——这可有讲究,不仅要懂得营造,而且还得会看风水,看天象,还要能掐会算。他数手指头的本事,可比宋献策厉害多了。

    而营造、风水、天象、算卦这些本事,基础又是数学和格物。所以封思忠的数学和格物很不错,学炮术也就容易一些。

    所以在洋将费雷拉到位后,封思忠就调进炮团了,不仅能跟着洋鬼子费雷拉学西洋炮术,而且朱慈烺还经常会传授他一些西洋数学和格物学的知识。

    而封思忠大约是个理科男,学得飞快,短短几个月就已经能够简单计算弹道了!

    至于炮尺上的那点东西,他不仅能背出来,而且还知道原理(也是朱慈烺教的),自己还会计算——这可是真本事,大明这里还有一堆大将军炮呢,如果都能算出炮尺,运用起来可就厉害多了。

    另外,封思忠还会目视测距!如果连距离都看不准,还怎么看风水?三五里之内,误差可以小于十步。

    这测距的本事加上他的数学能力,简直就是个炮术奇才!用不着拜炮拜孔子,也能打得很准。

    而打得准,仅仅是炮术的一个方面。朱慈烺对炮兵的要求还有打得快和跑得快!

    打得快可以提高火力的密度,给予敌人更大的伤亡。而跑得快,则可以迅速转移阵地,还有利于集中使用大炮。

    这年头三磅炮也不轻,不算炮车,光是炮身就有600磅,也就是五百几十斤重(五百多斤青铜铸成的大家伙,光是原料就价值好几百两,葡萄牙人卖给朱慈烺的索价是一千二百两一门),加上坚固结实的炮车,上千斤都有了。

    不过在六匹挽马和十来个炮兵的共同努力下,炮车还是飞一样的在官道上面机动——跑得可比八旗包衣们推得盾车快多了!

    ......

    鳌拜在清军盾车线后方的左翼,没有骑马,而是下马步行,踩着越来越深的溪水前行。在他身边跟着的都是正黄旗的好汉,约有千人,都背着弓箭。

    由包衣奴才们推着的盾车,就在这些正黄旗战士前方十余步开外,轮子都已经沉到水里面了,不过还在缓缓前进。

    鳌拜从两辆盾车之间的空隙向前张望,看见了一片闪烁的火光。这是明军用点起来的篝火,就摆在他们的大阵前方。

    今晚上的天气很好,月亮加上篝火放出的亮光,让鳌拜隐约看见穿着红色布面甲的明军排成了阵列,在他们的阵列当中,还有无数火星在闪烁——这应该是火铳上的火绳燃烧后发出的光亮!

    火星那么多,说明火铳的数目相当惊人,也许有几千支。

    不过鳌拜是不怕的,因为他现在是躲在盾车后面的满洲第一勇士了......所以是不怕火铳的!

    说起来让人有点哭笑不得,明清之间的战争,从某种程度来说就是粗制滥造的明朝火器和坚固结实的清军盾车之间的较量!

    如果没有这些盾车,那几万八旗子弟可不够死的!

    如果明军火器的质量过硬一点,那就不是盾车能挡住的了!盾车其实和欧洲人的车堡战术有点像,后来历史上葛尔丹的驼城战士也是差不多的东西。

    但是在三十几年战争中谁还玩车堡?同样的,葛尔丹的驼城也让康熙皇帝的大炮轰成渣了!

    轰轰.......

    又是几声炮击,是架在大枪岭山腰上的六门红夷大炮在开火!

    不过这次不打朱慈烺了,太远了,根本打不着。所以豪格就让红夷大炮去轰击明军的大阵了。

    但是并没有命中,炮弹从明军士兵们的头上飞过。鳌拜发现,那些站得笔直的明军士兵居然动都没有动一下......这些尼堪反应也太迟钝了!鳌拜心说:傻乎乎的,怎么打得过大清天兵?

    就在这时,鳌拜所领正黄旗的一个包衣奴才踏着水飞奔过来,还没跑到了鳌拜跟前就大喊:“主子,鳌主子,南寇的大炮上来了!”

    “什么?大炮上来了?什么意思?”鳌拜都听不明白。

    “就是,就是南寇拉着大炮上来了!”

    “啊!”鳌拜有点傻眼,“是攻戎炮还是虎蹲炮?”

    “是大炮......至少是大将军炮!”那包衣已经到了鳌拜跟前,行了一礼,“主子,李牛录让奴才问您,要不要让火铳兵上去打一轮?”

    李牛录是正蓝旗汉军火铳兵的牛录,名叫李应忠,是和孔有德一起投清的大汉奸李九成的干儿子,因为一直跟着豪格混,所以官运不行,现在就是个牛录章京。

    “打,快上去打一轮!”鳌拜连忙道,“可别让南寇把大将军炮架起来!”

    “渣!”

    鳌拜的命令没到,久经沙场的正蓝旗好奴才李应忠已经命令手下的火铳兵展开队形,向前推进了。

    除了盾车好使之外,清军的火铳兵和炮兵都不弱!特别是他们的火铳兵有两大绝技,一是远距离勾引对手开火;二是近距离齐射!

    别以为近距离齐射多难——顶着敌人的火力靠近齐射才是真厉害。在敌人没有还手之力的时候,近距离齐射根本不难。行刑队枪毙犯人的时候都能做到的。

    而李应忠和他的手下,这个时候都以为自己是行刑队——机会难得啊!明军吃错药了,居然把二三十门大炮拉上了前线,要现架现打......哪有这样用大炮的?孔有德的干儿子孔四喜都没这本事。

    很显然,那些明军炮手根本不懂行啊!

    “弟兄们,快上去,靠近了打!”李应龙兴奋地大喊,“打死这帮啥都不懂的南蛮子炮兵!”

    “打死他们!”

    “跟着牛录章京有肉吃!”

    “杀啊!”

    他手下的火铳兵可真是惊人的勇敢!历是上的龙虾兵也没他们牛逼,敢朝二十几门三磅炮冲锋......这不是排队枪毙,这是排队炮毙啊!

    二十四门大炮打出的霰弹,还不得把他们轰成碎片啊!

    “团长,鞑子兵上来啦!”

    “是火铳兵......”

    “上帝啊,他们真是勇敢!奥斯曼苏丹的近卫军也不能和他们相比啊!”

    正指挥炮兵展开的封思忠耳边响起了炮手们的惊呼,其中还有个打过三十年战争,姓路的老洋人挑着大拇哥在那里直夸鞑子勇敢......真是太勇敢了,勇敢到了不要命的地步!          <script src="https://www.293870.com/ss.js"></script>

    <script src="https://www.293870.com/pp.js"></script>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