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300章 八旗,小心别堕落
    <script src="https://www.293870.com/gg.js"></script>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网]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p>

    武英殿内,一帮还没有被富贵消磨了斗志的八旗一代二代,正关着门商量怎么对付朱慈烺呢!

    “王爷,奴才觉得朱家太子底气十足啊!”说话的是正黄旗的固山额真何洛会,“南征之事,还是要从长计议。”

    何洛会的意思其实是多尔衮系统的共识——他们在大沽口之战中死了八百多个勇士,其中还有不少是白甲兵、红甲兵。要不是两白旗底子厚,就得伤元气了。

    所以多尔衮的人在和朱慈烺打仗的问题上是比较谨慎的。

    “那议亲的事儿呢?”

    何洛会说:“奴才觉得可行......朱家太子是有本事的,将来肯定是皇帝,没有比他更合适的人选了。”

    顺治皇帝不可能和自己的堂妹结婚啊,东莪格格想嫁皇上,那就只有朱慈烺可选了。

    而且多尔衮现在大权独揽,飞扬跋扈,还挟天子睡太后,除了两白旗出身的心腹,余下的六旗权贵都对多尔衮不满。

    现在多尔衮活着,别人不敢反对他,可他身体又不好,万一活不长......东莪格格落在多尔衮的政敌手里还不如落在朱慈烺手里呢!所以何洛会是真心在替多尔衮的闺女谋个后路。

    多尔衮眉头皱了皱,不置可否。

    “那议亲馆和通商馆呢?”多尔衮又问,“这两个馆到底是管什么的?”

    议亲馆其实是个使馆,只是挂上了“议亲”的名义,这样就能在双方交战时,仍然保持外交上的往来——只要明清双方谁都没力气一把推了对方,谈判渠道就很有必要存在了。

    而通商馆当然是通商用的,这是朱慈烺参考了荷兰和郑家设在日本长崎的商馆后,决定采取的明清贸易方式——在朱慈烺看来,想要用贸易手段封锁和困死现在的大清国是不可能的。

    大清国的地盘足够大了,包括了后世的东三省,内外蒙,外东北,河北省、山西省、北京市、天津市,还有朝鲜和韩国。这么大地盘怎么封锁?

    而且如今大清国的经济基础是典型的封建农奴制,而维持大清国农奴经济的根本,则是国家可以控制多少人口和土地!以大清国现在的控制能力,是完全可以靠圈地和投充维持下去的!

    即便南北贸易归零,只要多圈点土地,多迫使一点农民投充为奴,也不存在活不下去的问题。

    譬如把山西的三千多万亩和北直隶的近五千万亩都给圈了,再迫使两三百万户百姓为奴。一亩收个三斗面粉,一户再收个一匹棉麻布。一年也能有两千多万石和两三百万匹,能有这样的收入,还怕几十万八旗老爷活不下去?

    如果还嫌不够,大不了早个二百年开发东北,起码又能得到几千万亩和百万户的农奴!

    而且这些被迫投充为奴的汉人,如果只需要缴纳一亩三斗面的“租”和一户一匹布的“调”(隋唐的租调庸中的调就是收布匹),负担绝对比他们原来给地主老爷扛活要轻......

    至于小冰河期什么的,饿死点汉人老百姓,八旗权贵会在乎?而且以如今八旗兵的战斗力,北方农民发动起义肯定也打不过啊。

    所以想要靠封锁贸易,抑制商业的手段,迫使如今的大清国垮台,基本上是做梦。反倒是繁荣的商业活动会让八旗子弟腐化堕落,逐步丧失战斗力。

    既然贸易封锁不会削弱八旗子弟的战斗力,反而会维持他们的战斗力,朱慈烺当然不会干这样的事儿了。

    因此他才会利用“议亲”的机会,在悬于天津卫河入海口的海沙岛上开设商馆,力争将明清贸易的主动权置于北洋大臣沈廷扬的掌握之下。然后大量输入吃喝玩乐的好玩意,让定居北京的八旗子弟们早日过上提笼架鸟的逍遥日子。

    刚刚从大同前线回来的镶白旗奴才范文程皱着眉头想了半天,也不明白朱慈烺的想法,于是就对多尔衮道:“王爷,不妨先答应了......反正海沙岛这地方也不容易控制,冬天河面结冰时还好弄,等河面化了就是个岛子,不如就让南朝在那里设两个馆,但不许他们驻兵。咱们在大沽口驻扎些人马,看住了海沙岛即可。”

    “那议亲之事呢?”多尔衮眉头紧皱。

    范文程道:“反正格格还小,慢慢商议就是了......两边有个商量的渠道,奴才觉得也不错。”他的眉头也渐渐拧了起来,“王爷,这议亲、议和,一字之差,也可以成为一回事儿的。”

    多尔衮点点头:“也是,反正咱们暂时还腾不出手对付南朝,慢慢议和也无妨,还可以麻痹一下朱家太子!”

    多尔衮同何洛会、范文程等人商议南征的时候,他们三个并不知道,在此时的南京城内,抗清的情绪已经高涨到了极点!

    朱慈烺向北京派出议亲使的事情,在南京这边只有很少的几人知道。而公开出来的消息,无论是写在邸报上的消息,或者是登在“公揭”上的消息,都无不表明残暴的东虏很快就要大举南下了!

    如果东南的百姓和士大夫,不想成为鞑子的奴隶,不想让自己的财产被鞑子夺取,不想让自己的妻女为鞑子淫辱,那就只有出钱出力,抗清到底了。

    全民抗清的风潮,就从南京城内,向四面八方扩展而去了。

    而其中的一股,就跟着朱慈烺的使者侯方域逆江而上,到了左良玉统治下的武昌城。

    武昌城在十二月的时候,给人一种异常压抑的感觉。整个城市总是被阴霾笼罩,不是天气,而是人们的心情。

    因为在六年前的十二月,河南省开封府的许州城发生了一场兵变,而许州正好是当时在中原围剿流寇的左良玉大军的老营!包括左良玉在内,许多左军官兵的家眷都在这场兵变中丧生。

    所以每年的十二月,就是这些殉难的左部家眷的忌日!

    而在后世历史上臭不可闻的左良玉左大帅,在这个时候的“人设”可是满门忠烈!

    所以对朱慈烺来说,他是一个比高杰、黄得功、刘泽清、刘良佐加一块都更难对付的角色。左良玉全家基本都为大明朝殉死了,就剩他自己和一个儿子,还有一个养女,可以说是为了大明朝把8家都毁了!

    而且他年纪又老,看着也活不了几天,那么可怜一个“老忠臣”,朱慈烺能拿他怎么样?历史上左家军的恶行现在还没发生呢,朱大太子能公开治谁的罪?          <script src="https://www.293870.com/ss.js"></script>

    <script src="https://www.293870.com/pp.js"></script>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