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268章 这才是好君子啊!
    <script src="https://www.293870.com/gg.js"></script>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网]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p>

    这就是状元了......还没考呢!

    罗大公看着黄宗羲那个火大啊!这个状元应该自己来当的,现在被黄宗羲这个阴险小人给抢了!你不是“黄太冲”吗?今儿怎么一点都不冲,反而还替朱大太子出谋划策呢?

    你应该挺身而出,为民请命的!你怎么投靠了......你是个伪君子啊!

    而侯方域、冒襄、张煌言三人则表情复杂的看着黄宗羲和“朱耀飞”,他们现在也大约猜到“朱耀飞”是谁了?

    这位肯定就是大权在握的抚军太子啊!

    对于东南的士绅而言,抚军太子这个外来户就是来抢钱抢人的!

    可太子现在又掌握了朝廷的大权,可以派发状元、进士和官帽子......想要中进士,想要当官,就得和太子殿下合作!

    而只有当了官,才可以贪,才可以保住自家的世代富贵啊!

    现在太子微服而来,和大家一起畅谈国事,这就是礼贤下士啊。在座的几位“士”如果顺着杆子往上爬,荣华富贵就唾手可得了。

    如果不往上爬,而是要选择对抗,那就得掂量一下自己的实力了!

    朱大太子不仅轻而易举就铲掉了南京的勋臣、勋贵,而且抄家还抄出花儿来了——让各家想活命的公子自己去抄!抄得好有奖,抄得不好就得去台湾岛和各种传染病作斗争了......

    这样一来抄家的效率一下提升了不知道多少倍,把东南勋贵、勋臣二百多年辛辛苦苦贪污侵占来的土地都挤出来了,总数有好几千万亩啊!

    也就是说,太子集团将会在很短的时间内牢牢掌握好几千万亩土地和这些土地上面至少70万户的人口。

    虽然这些土地、人口,仅仅占了南直隶、浙江、江西等地实际田土数目的一成多,人口的约一成。

    而且朱大太子还有五万克难新军的陆师——五万新军和七十万户百姓以及三千五百万亩土地一结合可就厉害了,能不能北伐中原不好说,反正东南半壁是稳了。

    既然朝廷在东南的局面稳了,那不投靠还能怎么办?

    “朱公子,在下以为朝廷初到东南,还是应该恩威并施,而施恩之法,又以免赋免积欠为上。”

    失了头筹的罗大公这个时候也开始献计献策了。状元没有了,榜眼和探花还可以争取一下!

    必须得好好表现,可不能让黄宗羲这个伪君子太得意了。

    他说:“东南各州府绅田、隐田极多,税赋摊派都与之无关。而东南又素来重税,南直隶的税粮总额高达600余万石,浙江、江西两省都在二百五六十万石。这还只是正额,如果加上三饷和各种摊派、羡耗,负担就更加沉重。

    而这些税粮、加征、摊派、羡耗,大都被转到了少田或无田的贫户身上,所以东南贫户的负担极重,民怨极大!如果朝廷在东南清田查户,这些怨愤之民就有可能被宵小蛊惑,群起闹事。

    为东南稳定计,不如免民田税赋和加派三年,并豁免之前年度的积欠。人心稳了,朝廷才好清屯检地,把官田、军田、隐田全都收回,收回之后,就能均田了。均田之后不仅可以收租,还可以如隋唐时一样实行府兵之制!”

    朱慈烺笑着点头,心想:南直隶实际上的田土数目可能有1.5亿亩!税粮总额仅仅600余万石,平均一亩连半斗米面都不到......还嚷嚷什么重税,真是可恶!

    不过这个罗大公的办法还是可行的。因为现在最要紧的事情是扎根......克难新军的五个师的分田分地还没有完成。李岩、红娘子他们也还没把汝宁这个兵源地完全搞定。同样的,朱纯臣也才到凤阳,也需要时间掌握凤阳的八卫一所。在这个时候,安抚一下东南的士大夫和刁民,让他们少找点麻烦也是有利的。

    “言之有理,”朱慈烺笑着,“明春的恩科,大公兄一定可以得中一甲的。”

    一甲就三个名额,状元、榜眼、探花。现在两个已经许出去了,还剩下一个名额,就看侯方域和冒襄怎么争了!

    两个复社公子的也有点急了。侯方域还好一些,他爸爸是侯恂,是当朝的大学士,并不担心自己的前途。而冒襄就不一样了,他虽然出身在扬州名门,仕宦之家,可是他自己却不大会考试,参加了六次南京乡试都考砸了,到现在还是个秀才。

    秀才是不能参加恩科的......现在太子爷正拿着进士功名在大派发,他却没有资格去拿,你说急人不急人啊?

    “朱公子,”今年已经33岁,长得又见老,看着都有40岁的冒襄拈着胡须说,“在下听说鞑子勾结阉党,要破坏曲阜的孔林,到时候一定会有大战。而大战一开,粮饷的消耗必然惊人。朝廷现在又要免赋免积欠,国用军用就怕不足。好在东南这里有许多秀才家道殷实,也愿意为保名教卫孔林而出钱出粮。如果朝廷可以给捐钱纳粮超过一定数目的秀才一个举人功名,让他们参加明年的恩科就更好了。既能得人心,又能得到许多钱粮......”

    朱慈烺眼前一亮,这个办法不错啊!他又瞄了郑森一眼,你好像也没举人功名,要不你也买一个吧。这样你就能参加恩科了,好好考,争取考上进士,让本宫的岳父老泰山也高兴一下。

    而侯方域、张煌言、罗大公和黄宗羲四人,则都用鄙夷的眼神看着冒襄——你个举人都考不上的学渣,现在居然想到了买,太丢人了......

    “朱公子,”之前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张煌言这时终于开口了,“在下听说东虏和流寇都在调兵遣将,准备再决胜负。朝廷难道就这样坐观二贼决出胜负吗?”

    不坐观还能怎么办?要不站着观?朱慈烺轻轻叹了口气,道:“玄著兄可有妙计?”

    “朝廷应该密切注视流寇和鞑子的战事,同时做好两手准备。如果流寇取胜,那么鞑子恐怕会弃京师而奔辽东。这就是朝廷北取京畿的良机,万万不可让流寇二入北京城!

    如果鞑子取胜.......那么朝廷就应该浮海攻辽。可以派出水师运送一支精兵,在靠近金州卫的广鹿岛和大小长山岛登岸,重开东江军镇!”

    唔,英雄所见略同啊!朱慈烺点点头,心道:张煌言居然和自己想一块儿去了,真不愧是历史上的抗清英雄啊!

    “玄著兄果然是文武双全之才!”朱慈烺笑着,“看来这一次恩科,玄著兄也能高中了。”

    朱慈烺又看了一眼侯方域,侯恂的这位公子只是笑而不语,看来是没有什么锦囊妙计了。

    他收回目光,嗯咳了一声,笑道:“明年春天的恩科想必会有许多东林后继汇集南京,对于咱们这些东林后继而言,这可是个召开东林大会,推举新一代东林三君的良机!

    另外,如今天下纷乱,京师之地已经沦陷鞑虏之手,曲阜之孔林也在鞑虏兵锋威胁之下,旦夕不保。衍圣公早就已经登高疾呼,发布了《讨东虏檄》,号召天下读书人为保卫孔林竭尽全力。而我等东林后继,也应该积极响应。

    所以在推举三君的同时,还应该发表我们东林的《讨胡虏檄》,并且将之宣告海内。不知诸位意下如何?”

    还能如何?当然是赞成了!

    现在朱慈烺在东南的局面看着挺稳当的,而东虏和阉党又挂了钩,还被抹黑成了要去曲阜倒斗。东南的东林党人还能不大放嘴炮?嘴炮一放,檄文一写,姓名一署,最好再把孙之獬抓起来公开批斗一下。这帮东林党人就算被朱慈烺的抗清事业给绑架了!          <script src="https://www.293870.com/ss.js"></script>

    <script src="https://www.293870.com/pp.js"></script>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