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247章 现在要扎根东南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网]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p>

    正阳门上“阉党逆军”的反正,基本上就敲响了“南京阉党反对派”们的丧钟!

    陈一刀指挥的一个火铳协随即就从正阳门攻入了南京内城。

    南京的正阳门和北京的正阳门一样,都正对着皇城的正门。南京皇城的布局和北京皇城差不多,在正阳门和皇城的正门承天门之间,都有一座护卫六部九卿等各个衙署的城门。北京的那座城门叫大明门。而南京皇城外的这座城门更加高大宏伟,称为洪武门。

    洪武门内是一条宽阔的御道,御道两侧就是南京六部九卿的衙门所在。御道的尽头则皇城正门承天门,承天门外也有长安街、金水河(皇城护城河)和东西长安门。而承天门内,就是南京皇城了。

    虽然布局差不多,但是南京这边的皇城和各种衙门都年久失修。特别是那个二百多年没皇上居住,而且在靖难之役中还过了火的南京皇城早就破烂不堪了。

    不过南京皇城再破,在南京城内的官员、百姓们看来,这里仍然是最高权力的象征!

    皇城的得失,也意味着南京城的得失。

    所以当“太祖高皇帝再世”的军旗在洪武门和承天门城楼上升起的时候,南京城内的“阉党逆军”就迎来了总崩溃!

    包括朝阳门瓮城城楼上的那些勋贵、勋臣,也没了抵抗下去的勇气,只得作鸟兽散,各寻生路去了。

    而尚未投降反正的其余十几座城关上的守军,也雪崩一般的或是星散或是投诚。

    大队大队的克难新军骑兵随即冲进了繁华富庶的南京内城!他们以四十骑为一队,或是扑向一座座豪华富丽的宅邸,或是在最繁华的街道上到处巡逻,以维持城市的秩序——在朱大太子的三令五申之下,克难新军上下都已经把南京城当成自己的新家了。

    现在可不能让宵小之辈趁机捣乱,把南京城里最繁华的地段给抢成白地......

    而就在南京内城易主的时候,外城的钟山之上还有一位没有决定要当阉党还是要当东林党的将军——他就是黄得功!

    黄得功郁闷的被马士英的3000贵州兵堵了大半天,也气急败坏找了马士英大半天,就差把灵谷寺掘地三尺了。

    可无论他怎么找,就是找不到马士英......直到当天下午申时前后,马士英才自己出现。

    而且还带来了朱慈烺的令旨!

    朱慈烺要封黄得功当永镇盱眙的“藩伯”,也就是把盱眙洪泽湖边上的盱眙县赐给黄得功当封地。这盱眙可是淮河岸边的一处险要,主要是半岛地形,三面都是洪泽湖水,还管辖着一两个洪泽湖中的岛屿。

    只要黄得功用心思去经营盱眙,绝对可以让盱眙成为一处可以独立坚持的据点——这也是朱慈烺把盱眙封给黄得功的原因。他现在仍然担心历史上清军南下的情况会发生!

    同时,朱慈烺还要黄得功继续担任凤阳镇守总兵。不过整个凤阳府的地盘是不能交给他的。凤阳府可是大明中都,是设有中都留守司的,下辖八卫一所,经营好了可以控制大量的人口土地,自然不能交给黄得功统治。

    不过朱慈烺也不会亏待黄得功的军队,会一次性赏给白银10万两,以后会按月拨付白银5万两,米麦2万石以供军需。而且全都归黄得功一人支配,朱大太子是不会派人查账的!

    “马制军,这是怎么回事?本官到底为太子殿下立了什么功?值得如此重赏?”

    黄得功并不接旨,只是冷冷地发问。

    “哈哈哈,”马士英仰天大笑,“总戎的记性可不怎么样啊,已经忘记和马某联名上奏之事了?”

    “联名上奏......”黄得功已经记起来了,“你写了什么?”

    马士英道:“当然是恭请圣上禅让大位给太子殿下!”

    “什么?马士英你......你怎么能这样!”黄得功差一点就跳起来了。

    这恭请皇帝下台让位的奏章可比劝进太子的奏章还可恶啊!

    劝进太子的奏章是给朱慈烺看的,不少人都写了。而请崇祯让位的奏章是给崇祯皇帝看的!

    马士英和黄得功联名的这一份奏章还是头一份呢!

    马士英哼了一声:“还不是为了救咱俩的性命?太子的克难新军是怎么打仗的你也知道了......对上他们,我的3000贵州兵肯定是一触即溃,你别指望。你的3000家丁能强到哪儿去?能打得过太子的20000大军?他们能一个打十个?”

    黄得功脸色铁青。他是军中宿将,当然知道夜战打得那么凶的军队必然是不得了的精锐!反正他自己的家丁在大晚上的也不可能打得那么主动。

    而且太子的克难新军是从镇江一路赶路而来的,到了南京城不休息直接打夜战,还一打就打到第二天下午。

    起码两天一夜不休息啊!这是什么体力?他们可都是披着盔甲在作战啊!

    这样的体力起码是边军家丁和流寇老营的级别,朱大太子如果有20000这样的“家丁”,东南这边的确能横着走了。

    马士英接着又说:“太子殿下抚军才多久?满打满算差几天才到半年......半年时间拉出这样的精兵五万多人,这带兵的本事远超圣上了!如能假以时日,何愁大明不能复兴?”

    其实朱慈烺没有五万多精兵,真正能打的,满打满算就是一万。包括4个火铳协,2个铁甲骑兵协,还有一个炮营、一些侍卫和夜不收什么的。

    但是凭着这一万精兵,朱慈烺也不是黄得功这样的角色可以拿捏得了!

    现在南京城内的“阉党”已经给收拾得差不多了。如果黄得功还不服,那就下山来比划一下,大不了伤亡个数百,还是能把3000黄家家丁给团灭的!

    黄得功叹口气:“本想当个忠臣,这下要当奸臣了......”

    “怎么会是奸臣呢?”马士英正色道,“黄总戎和本督现在都是东林君子了......那些在南京城螳臂挡车之人,才算阉党奸贼!”

    啥?黄得功愣了又愣:我这就是东林君子了?还有......那些在南京城内勤王的人怎么就成阉党了?

    马士英笑了笑,道:“错不了的......赵之龙、朱国弼、徐永基都承认是阉党了!这一次的南京之变,就是阉党在作乱!”

    黄得功心说:明明是勤王的忠臣,就愣给说成阉党了,这可真是千古奇冤啊!

    ......

    “这些忠臣,可真是冤死了......”

    同一时间,梅家大宅内的崇祯皇帝,也冒出了同样的念头。

    “父皇,南京城内阉党作乱已经被儿臣平定了!”

    一身甲胄的朱慈烺这时正立在崇祯皇帝面前,大声向他报告“喜讯”。

    “父皇!南京阖城,现在都在咱们手中了!”朱慈烺笑得都快合不拢嘴了,“这里可是老祖宗的龙兴之地啊!”

    南京在手其实不是最让朱慈烺高兴的事儿,最让他高兴的是可以接着平定阉党之乱的余威,把东南勋贵、勋臣的势力来一场大扫除。

    把他们扫了,跟着朱慈烺南来的那些克难功臣就能得到土地、宅邸和娘子。

    而朱慈烺自己也能趁机掌握一定数量的土地和人口......现在封建社会,掌握土地、人口的君主才算是真正扎下根了。 <script src="https://www.293870.com/gg.js"></script>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