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231章 逆子又在使诈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坐享中文网]

    http://www.zuox.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p>

    啪嗒一声儿,棋子儿轻轻的落在了棋盘上面儿。一副棋局,正杀到难解难分的时候儿。不过下棋的两人,似乎就是一对臭棋篓子。因为他们下子的地方都在中腹,大片黑白色的棋子绞杀在一起,而四下却是落子疏廖,边角的地盘似乎被完全忽视了。

    正在对弈的是父子两人,正是崇祯皇帝和抚军太子朱慈烺。最近两父子的关系有些改善,手头有钱的朱慈烺隔三差五就给崇祯皇帝送礼——都是从四个淮扬盐总家里弄来的好宝贝,有中华自产的,也有西洋舶来的。

    而崇祯皇帝最喜欢的是西洋钟表!这玩意在明末就是黑科技的玩意儿!上等的出自西洋钟表大师之手的东西可昂贵着呢,抠门的崇祯皇帝哪儿舍得置办?而且他也怕人说他玩物丧志,连宫里面收藏的万历、天启时候弄来的西洋钟表,他都不敢去把玩。

    可是万历、天启的钟表哪能和扬州盐商家里的玩意儿相比?根本没得比......

    而且崇祯现在也放纵自我了,不怕人说他丧志丧德了,越丧越安全!

    所以也就无所顾忌,喜欢什么就玩什么了!

    而在慢慢变丧的同时,崇祯皇帝依然没有放弃重新掌权的想法。为了有朝一日能领导大明中兴,崇祯皇帝除了用丧志丧德来保护自己,还在悄悄的学习儿子的治国手段......

    朱慈烺虽然奸诈凶残,但是手段还是非常厉害的!不仅把兵权、财权抓得牢牢的,而且还能把一**臣、贪官、反贼、奸商和居心叵测的军阀都治得服服帖帖!

    虽然他控制的朝廷里面除了被架空的圣上,也就是崇祯本人之外基本没有好人,但是不得不承认,大明在这群坏蛋的治理下,的确有了中兴的苗头......

    难道治国之道就是用坏人?

    就在崇祯皇帝一边和儿子对弈,一边领悟着治国之道的时候。又有一个叫李岩的坏人在封思忠的引领下走了进来,还没来得及行礼,就被朱慈烺看见了。

    “军师来了?不必行礼了,过来说话......庞伴伴,给军师搬个椅子。”

    朱慈烺也不客气,一点都不拿自己当储君,直接替崇祯皇帝做主,而且还指使伺候崇祯皇帝的大珰庞天寿做事儿。

    这庞天寿本是御马监的大珰,北京沦陷前他正在南京办事儿。所以并不是朱慈烺的人。在崇祯和朱慈烺抵达扬州的时候,他就从南京过来投奔。

    朱慈烺倒是心大,也不怀疑他,就让他去替代叫苦连天的曹化淳伺候崇祯了——曹化淳已经享受惯了,不会伺候人了!而且他现在也是克难功臣,封了克难静海伯,还当什么太监?

    李岩也不扭捏,直接一屁股就在庞太监搬来的椅子上坐了个满满当当,看得崇祯皇帝眉头大皱。

    这样一个强盗书生,一点规矩没有,怎么就当了军师了......军师不应该是诸葛亮那样的吗?哪能让个强盗来当?

    “军师,汝宁那边怎么样了?”

    原来朱慈烺从兖州南下的途中,就派红娘子、凤三和陈应元一起去了汝宁府,还带去了2000克难新军、30万两白银,以及招安汝宁府一带流寇残部和大别山贼寇的令旨。

    汝宁府一度也被李自成的人占据过,不过现在李自成正在收缩兵力,准备和清军决战,所以对大顺来说算是边角料的汝宁府就逐步放弃了。

    “千岁爷,”李岩笑道,“淮河以南的流贼走得差不多了,现在固始、光州、商城、光山、罗山和信阳都在咱们手中了!如果唐王可以尽快就藩,汝宁一府很快就能安稳下来!”

    朱慈烺点点头,忽然将目光投向了正低头研究棋局的崇祯皇帝:“父皇,您觉得怎么样?”

    “什么?”崇祯一愣,抬头看着儿子。

    朱慈烺笑着,“父皇,您看咱们是不是该让唐王去汝宁就藩?”

    崇祯愣了又愣:朕不是被逆子架空了,怎么还能管唐王就藩的事儿?逆子是在试探朕吗?

    “这事儿不必问朕,”崇祯道,“哥儿做主就是了。”

    崇祯现在也会使诈了,能装出不关心政治的样子了......

    朱慈烺当然明白这个昏君老爹在伪装,笑了笑道:“册封藩王之事非同小可,还是要父皇下圣旨的。况且唐藩这次要去的汝宁,对大明的半壁江山而言无比紧要,几乎和登莱等同了。只要汝宁不失,登莱不亡,江淮之防就固若金汤了!”

    “是吗?”崇祯皇帝不置可否。

    朱慈烺拿起个棋子,轻轻敲了敲眼前的棋盘,道:“这江淮之防,就和眼前的棋局仿佛,凤阳、淮安、徐州、扬州这是中段,看着无比紧要,但是真正决定胜负的地方却是在边角!也就是登莱、襄阳、汝宁。现在登莱牢固安稳,泰沂山上又有鲁藩坐镇,当可无虞。但是襄阳却在流寇之手,暂时也无力恢复。所以汝宁和武昌就成了拱卫江淮侧翼的屏障,一旦有失,北军就将沿江而下,直抵金陵了!”

    “有那么紧要?”崇祯皇帝眉头紧锁。

    他的昏君是“装的”,不能眼睁睁看着江南半壁的藩屏丢失啊!

    “陛下,”一旁的李岩接过了崇祯皇帝的问题,解释道,“汝宁靠大别,依淮水,地形险要,民风素来彪悍。所谓的淮西劲卒,相当部分就出自汝宁一带。如果汝宁在朝廷手中,且有藩王镇守。那么淮西劲卒就能为国家所有,大别群山就能成为国家的壁垒。贼虏即便自襄阳浮汉沿江而下,也会为汝宁之兵所制,放不开手脚。

    而且汝宁之兵不仅可以守,也可以攻!汝宁府属于河南,向北就是开封府界,向西则是南阳府界。如果有两万劲卒虎踞汝宁,那么开封、南阳之敌就将难以安枕!”

    “父皇,只要唐王可以镇住汝宁,江淮的西线就能高枕无忧了!”朱慈烺笑道,“而登莱、泰沂不失,江淮的东线也就能安稳了。东、西两线都安稳了,咱们才能在南京安享太平富贵啊!”

    什么?你这就想要在南京享受了?崇祯真有点小失望,不过他还是点了点头,“既然如此,那朕就下旨吧......”

    他的话说得很慢,还偷眼打量着朱慈烺。

    说真的,他是很想下旨显示存在的!

    崇祯皇帝已经看出朱慈烺不是一般的逆子了,而是李世民这个等级的逆子!如果让他长期把持朝政,不让自己这个明君发声。那么用不了多久,天下的士民就会忘记自己的存在......

    朱慈烺笑着:“唐王就藩还得有勋臣护送才显得隆重!”

    “哦,”崇祯点点头,“哥儿想让谁去?”

    “儿臣想让怀远侯常延龄和诚意伯刘孔昭一同护送唐王就藩。”朱慈烺笑道,“常延龄已经在扬州了,但是刘孔昭还在南京,父皇不如下道旨意,让他来扬州觐见吧。”

    什么?崇祯皇帝心里顿时响起了警钟!逆子原来是想利用唐王就藩,瓦解南京的忠臣啊!

    朱慈烺看着便宜老爹,笑着说:“父皇......您难道真的想看着行朝和南京勋贵兵戎相见?

    咱大明现在是危难之秋,不能再起内讧了!如今行朝明显占优,南京的勋贵、勋臣处在下风。不过儿臣向来宽仁,只要他们肯低低头,儿臣就既往不咎了。”

    原来如此......崇祯皇帝心想:这逆子原来是想不战而屈人之兵啊!不对,这逆子可狡诈了,一定又在骗朕了,南京的那些忠臣凶多吉少了! <script src="https://www.293870.com/gg.js"></script>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