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2302章 盛世风月65,上天
    丫鬟说,王爷在花厅会客。

    这可就稀奇了。

    会上门来的客人,一般都是和她关系比较近,几乎没见过谁来找慕容景喝茶,除了百里云澜一个。

    难道真是百里云澜吗?

    苏墨晚奔着外面的大花厅去,还离着一段距离,就听见一个熟悉的说话声。

    啧,猜错了。

    不是百里云澜,是陆遗风!

    他好久没音信,连带着逍遥门也低调了许多,苏墨晚都要怀疑他是不是准备退出江湖隐世。

    听他在花厅里那谈笑风生的语气,看来这些时日过得还挺愉快。

    苏墨晚远远地示意封越别惊动他们。

    封越当然照办。

    等靠近了,苏墨晚猫在外面听墙角。

    “真决定了?”慕容景问。

    决定什么?

    苏墨晚好奇心被高高地勾起,两只耳朵霎时立了起来。

    只听陆遗风潇洒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决定了,老是在帝都活动,朝廷迟早容不下逍遥门,不如远远躲开,天高皇帝远的,也就没那么多顾忌和束缚。”

    “……”

    苏墨晚有点儿无语。这种话冲着慕容景说合适吗?听起来怎么好像怨慕容景不愿以权谋私护着逍遥门一样。

    只听慕容景道:“若朝廷想铲除逍遥门,躲到天边去也一样。”

    霸气!

    苏墨晚不想继续偷听了,现身走进去。

    “陆表兄,许久不见,别来无恙啊。”

    陆遗风像是不认得人一样看着她,又抖落鸡皮疙瘩瞧向慕容景,“怎么喊人喊得这么阴阳怪气,难道是我来得太早,打扰到了?”

    慕容景神色平静:“平时也这样,本王早习惯了。”

    “……哦。”

    陆遗风往后瞅了瞅,眼睛微微一亮,“哟,好久不见,无极无缺都能满地跑了啊。”

    苏墨晚回头往外一看,只见两个小家伙跟屁虫一样过来了,沁如几人在边上小心跟护。

    还离着老远,慕容无缺就扯着嗓子喊妈妈喊爹爹,陆遗风也被这个称呼惊得愣了片刻,不过等外甥跑近,他就忘了问究竟,只顾得上逗两个外甥玩了。

    “让舅父猜猜,这个是无极,这个是无缺,对吧?”

    陆遗风笑着指认。

    哥俩齐齐点头,萌态十足。苏墨晚笑着回:“算你运气好,指对了。”

    “这和运气有什么关系?我可是有情报线索的,虽然人不在帝都,但关心两个小外甥的功夫还是绰绰有余。”

    陆遗风说得有板有眼,十有八九是真的。

    苏墨晚顺着他说:“那谢谢表兄的关心了。”然后招手让哥俩到了跟前,教他俩叫表舅父。

    无极无缺昂着脑袋好奇看人,都没有开口。

    陆遗风啧了声,“什么表舅父,多为难孩子啊,叫舅父不就行了,来,无极无缺,叫一声舅父来听听!”

    无极配合地叫出了口,奶声奶气道:“舅父。”

    陆遗风高兴得不行,“哎呀,无极可真乖,无缺呢?哥哥都叫舅父了,你这小尊口还不舍得开?”

    慕容无缺只是好奇看着他,并没有什么回应。

    陆遗风挑眉,“这个性有点儿像慕容你啊,不是说无极才像你嘛,怎么我看着无缺更像。”

    慕容景道:“都像。”

    “……”

    行吧,你儿子你说了算。

    最后还是苏墨晚说,叫了舅父舅父就会带好吃的来,慕容无缺赶紧开了金口叫人,陆遗风总算是过了一把长辈瘾。

    然后他不经意就感叹出声:“唉,一晃眼,你们孩子都这么大了,我和……我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有孩子。”

    苏墨晚听得精神一震。

    她挤了挤眼真心建议:“想要孩子还不简单吗?成亲啊。”

    陆遗风见慕容景也瞅着他,顿时有些不自在。

    他醒了醒嗓子,含糊道:“当然要成亲,只不过还要过段时日。”

    话说到这里就差不多了,再往下说,免不了会有点尴尬。

    陆遗风和沈慕蕊的事,大家心知肚明,沈慕蕊先前的身份是慕容景的侍妾,就算慕容景不曾上心,也不适合拿她出来过多谈论。

    只要知道,陆遗风很有把握好事将成就足够了,苏墨晚没有继续好奇八卦。

    逍遥门要把总部搬迁到江南,这是个耗费功夫的事,需要时间做准备和善后工作,陆遗风在帝都待了好几天,索性住在了秦王府,天天带两个小外甥遛鹰捉鸟。

    五月初九这天,把孩子交给陆遗风带,苏墨晚和慕容景一起出了门。

    陆遗风一开始只以为两人是出门逛逛街,等从洛管家嘴里知道两人是去玩滑翔大风筝,忙火急火燎带着无极无缺哥俩追了出去。

    为了方便今天的活动,苏墨晚今天穿的是劲装,帅气利落,纤腰长腿,曲线毕现。

    两人去了其衡山。

    其衡山驻扎着十万大军,左将军姚烨以为秦王殿下是来大营巡视,忙带了人迎接。

    谁知秦王殿下说是来爬山。

    只见四五个护卫扛着个像大风筝一样的东西往山上爬,姚烨看不明白,拱手道:“末将随护殿下上山。”

    慕容景拒绝:“不必,不需要任何人跟随,去做你该做的事。”

    姚烨只好带人回营。

    他回去之后还没来得及办正事,就听人来报说逍遥门的陆掌门带着两个小世子来了。

    姚烨赶紧又迎出去。

    两个小世子跟着殿下来大营里不是一次两次了,是特别漂亮,特别惹人喜欢的宝贝金疙瘩。

    一碰面,陆遗风一句话自我介绍完,就不客气地问:“慕容他们在营地里?”

    姚烨头一次听人以慕容两字称呼秦王。

    将心头些微惊愕揭过,他如实道:“殿下和王妃不在营地里,他们上山去了。”

    “上山?”

    陆遗风抬着头就往山头方向望了望,这一望,还真让他开眼了。

    现下是五月,郁郁葱葱的山头幽绿满目,纯色背景里,要是有了别的颜色会非常醒目。

    陆遗风眼睁睁地看着那红白色的‘大风筝’冲出山头,脱离幽绿底色,冲上云霄!

    他视力够好,能看见大风筝上‘挂’着两个人。

    不是慕容那俩还能是谁!

    瞧着那大玩意儿随着风转向飘摇,陆遗风不由为两人捏了把汗,生怕会从天上生生掉下来。

    他知道今天是慕容的生辰,两人想玩点特别的可以理解,但这……玩得也太刺激了吧!

    陆遗风刚感叹完,就听边上小家伙脆生生地喊:“爹爹!妈妈!”

    慕容无缺昂着脑袋看远处天空,亮晶晶的眼眸里全是兴奋。

    陆遗风有点儿惊,习武到达一定境界的人目力会比一般人要好,所以他能看清大玩意儿上载着的是慕容他们。  慕容无缺屁大点的奶娃娃,目力竟然不比他差?!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