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章节目录 第2301章 盛世风月64,又不是他不行
    ♂nbsp;   墨尧帝心里酸得不行。

    女儿和儿媳妇都与师承郢有来往,而且关系还不错。

    墨尧帝又酸又好奇,终于忍不住道:“千里迢迢传信来,他是有何贵干啊?”

    苏墨晚哪儿能不告诉,当即把短信看完,说给众人听。

    师承郢在信上说,慕容无极和慕容无缺两周岁生辰要到了,这只雪鹰就当作哥俩的生辰贺礼,另外,还说收徒的事他会考虑。

    “收徒?”

    墨尧帝浓黑的眉毛挑得老高,“收什么徒?”

    苏墨晚一看这表情就不敢说实话了,慕容景是完全不看他爹的脸色,“苏墨白他们要把苏楼羽送至天山派习武,无极无缺可以一起去凑个热闹。”

    此言一出,墨尧帝和皇后双双震惊。

    “要把楼羽送去天山习武?”皇后震惊之余,对这个决定十分不解。

    墨尧帝的重点则是:“男儿是该习武,但天底下这么多习武的好去处,做什么非要去天山派!送来秦王府一起养着不好么?让秦王教他们还不够?”

    话里满满的是对慕容景武力值的认可和自豪。

    苏墨晚暗暗觑了慕容景一眼,给他递了个眼神:你爹对你的评价很可以嘛。

    慕容景不动声色,和他爹说,之所以决定送楼羽去天山,不是冲着师承郢去,而是冲着地利。

    楼羽体质特殊,要想习武只能去天山。

    “那也不是非习武不可!”

    墨尧帝还在酸劲上,“楼羽将来是琉夏皇储,还有朕做他外祖父,多得是人保护他,不习也罢!”

    皇后目光里隐隐有两分急切。

    苏楼羽去不去天山,其实对她来说并不在关心范围内,她关心的是两个亲孙子。

    “无极无缺可不能送出去!自己的孩子难道你们还教不好,需要别人来代劳吗?”

    这话,皇后主要是冲着苏墨晚说的,她眼神里明明白白写着‘平时不是挺厉害的,教两个孩子还难倒你了?’

    苏墨晚头疼。

    慕容景缓缓出声:“母后,不是教不好,等过两年只怕没有心力来管教无极无缺,我们正打算给他们添弟弟妹妹。”

    “……”

    皇后神色不自然地咳了咳。

    苏墨晚的脸色也一样,除了有点害羞,更多的是佩服他脸皮。

    真厚啊。

    什么叫‘打算’给无极无缺添弟弟妹妹,他不是已经付诸行动,一直在努力吗,然而并没有什么结果……

    咳。

    苏墨晚突然有点儿想笑。

    墨尧帝则朗声接话:“你们忙你们的!当朕死的不成?孩子拿来宫里朕给你们带!”

    这话要是皇后来说,苏墨晚肯定不敢接嘴。

    墨尧帝跟前,她还是有点胆子的,当即笑道:“父皇,就您这么宠无极无缺的劲儿,要怎么教他们啊,还不得养成无法无天的小霸王。”

    虽然这话没有牵扯皇后,但皇后被结结实实噎到了。

    她宠孙子是事实。

    舍不得孙子受苦也是事实。

    不过她也知道这样对孩子的成长不好,只是要送两个宝贝孙子去外面吃苦,她着实心里难安。

    “你们想怎么教孩子,本宫和皇上不插手,但天山确实太远了,你俩怎么忍心?”

    墨尧帝本来想跟着附和,可是想想这和他的重点不是一个方向,他的想法是,不管孙子还是外孙,女儿还是儿媳,都不想让他们和师承郢扯上关系!

    但楼千雪那里,他是不可能直接出声反对指手画脚的,只好拐个弯,让苏墨晚去说。  于是他道:“你们想让孩子成材,朕理解,天下名师何其多,那天山又不在云墨境内,孩子的安危无法保证,帝都城里多少名师,朕亲自给你们安排便是,你和千雪说

    说,让她和苏墨白再好好考虑考虑。”

    墨尧帝和皇后摆明了是持反对态度的。

    再磕下去只会没完没了。

    苏墨晚只好先答应,“好,有机会我会和千雪说。”

    苏墨晚一答应,墨尧帝就松了气,也不管慕容景到底是什么想法了,反正苏墨晚说了算。

    “时辰不早,朕还有事,就先回宫了。”

    生怕苏墨晚反悔一样,墨尧帝带着皇后匆匆起驾离开。

    无极无缺哥俩围着雪鹰玩得愉快,才一会儿的功夫就熟起来了。

    慕容无缺这小屁孩子,竟然想像放风筝一样放雪鹰,闹着要拿绳子去拴雪鹰的脚。

    苏墨晚只好让人拿了轻细的蚕丝线来给他玩。

    “怎么办?”

    她偏头问慕容景,笑得有点无奈,“看来你想把儿子送走的小心思没法达成。”

    慕容景说无碍,现在还早,等到时候他们都忘了这事儿,再出其不意。

    “……”

    看来就算墨尧帝和皇后那样反对,也动摇不了某人的决心。

    苏墨晚忍不住开他玩笑:“你刚刚和父皇他们说,是因为要准备生弟弟妹妹才没时间管教无极无缺,若是到时候没有弟弟妹妹呢,你还拿什么理由送他们去天山?”

    闻言,慕容景的视线扫到她脸上,透着危险气息。

    苏墨晚伸直脖子,“看什么看,又不是看了就能有!”

    只见慕容景的眉头动了动。

    苏墨晚才不怕,事实摆在面前,他就是不服气也不行啊。

    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苏墨晚仍不怕死地刺激他,“哎,真佩服你这毅力,你就没有觉得气馁的时候?”

    她肚子没动静就气馁?

    这么容易气馁哪儿还担得起秦王的名号,况且,又不是他不行。

    胆敢刺激他,苏墨晚已经做好了明天睡到自然醒的心理准备。

    可惜的是,没能如愿。第二天一大早,慕容无缺就进来掀被子喊人。

    “妈妈!妈妈!鹰……”

    猝不及防被子被掀开,苏墨晚一惊。就在她下意识想把被子扯回来的时候,发现身上好好地穿着里衣。

    只有无缺进来了,并不见无极的身影。她坐起身,伸手揉了揉儿子期待的小脑袋,笑问:“又要去和雪鹰玩吗?让爹爹陪你们去,爹爹呢?”

    慕容无缺伸着肉乎乎的小胖手指了指外面,“爹爹,在说话!”

    在说话?

    可能是在见什么人。  苏墨晚穿衣起身,准备出去看个究竟。
为您推荐